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最惨白月光,她要逆袭

优质全文最惨白月光,她要逆袭

海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傅简之慕若是霸道总裁《最惨白月光,她要逆袭》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她穿书了!穿成了下场凄惨的归国白月光,把高富帅男神推到了别的女人的怀里,最后惨死收场。她心里吐槽谩骂:原主不会是脑子有病吧?我想活下来。尤其是,见到了真男神颜值后,她:今日起,我要把属于我的快乐都拿回来,妖魔鬼怪都滚开!美男老公,我的!从此,白月光她逆天改命了……...

主角:傅简之慕若   更新:2024-07-10 19: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简之慕若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最惨白月光,她要逆袭》,由网络作家“海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简之慕若是霸道总裁《最惨白月光,她要逆袭》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她穿书了!穿成了下场凄惨的归国白月光,把高富帅男神推到了别的女人的怀里,最后惨死收场。她心里吐槽谩骂:原主不会是脑子有病吧?我想活下来。尤其是,见到了真男神颜值后,她:今日起,我要把属于我的快乐都拿回来,妖魔鬼怪都滚开!美男老公,我的!从此,白月光她逆天改命了……...

《优质全文最惨白月光,她要逆袭》精彩片段


虽然口上说着留意着大佬的一切。

但是,在熬到夜里两点半的时候,慕若真的有点熬不下去了,她的眼皮子都在打架,不住的往下点头,然后猛的清醒过来。

慕若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不行——

哪怕是为了她的两千万,也绝对不能睡觉。

她盯着睡觉的傅简之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

说实话,傅简之绝对是慕若见过的人之中最好看的男人。

他闭目时平添了许多冷意,眉眼明晰五官立体,薄唇更给人几分薄情的感觉。

和陆北辰比起来,傅简之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可惜慕若对现在的情况有清醒的认知。

傅简之长得再怎么养眼,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钓的男人。

原文之中对傅简之的描述很少却很危险,他本人绝对是追求利益至上,平时感情很淡薄,能把婚姻当成一场交易的那种人。

因为自身富可敌国,他挥金如土出手大方,可一旦让他不爽了——他把一个人逼上绝路也很干脆。

慕若打开手机刷视频,靠着这个支撑自己不睡着。

傅简之夜里并没有再发作药效,除了偶尔眉头皱起,像是有什么不舒服的样子之外,他再也没有其它的征兆。

慕若看他睡得很平静,不知不觉中趴在床头旁边睡着了。

傅简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钟。

上午明媚的阳光从外面洒了进来,一室都是淡淡的金光。

他觉得自己胸口像是在压着什么东西,低头看了一眼。

女孩子睡得很熟,墨发柔柔的从肩头散了下来,一张不着粉黛的脸白得近乎透明。

慕若的眼睫毛格外纤长,长得仿佛能撩拨到人的心弦。

唇瓣是很浅淡的樱粉,看起来很——很好亲的样子。

不知为何,傅简之的脑海突然闪过这个想法。

他嘲讽的勾了勾唇。

一贯清心寡欲,或许昨天被下的药真的太足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失。

他稍微有点动作,慕若就清醒了。

她满脑子都是下个月两千万的生活费,睡眠都睡得很浅。

睁开眼睛之后,她蓦然与傅简之狭长的凤眸对上。

慕若一惊。

……自己居然睡着了。

而且还被大佬发现了。

“早、早啊。”慕若说话声音都有点小,而且无比心虚,“那个……我……你……”

傅简之似笑非笑:“你、我,怎么了?”

慕若目光落在了他壁垒分明的腹肌上,不多不少正好八块腹肌,人鱼线明显,很是吸引人的注意力。

慕若:“你腹肌真好看。”

傅简之笑意一僵,把浴衣合拢紧了,接着去了洗手间。

慕若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佬不提扣钱的事情,肯定是不扣的吧?

过了一会儿酒店房间门铃响了。

慕若去开门,看到一个长相严肃穿着正装的男人:“夫人,这是您和傅总的衣服。”

慕若猜测对方是傅简之的助理或者秘书,就把两个很大的盒子接了过来。

其中一个粉色的盒子一个黑色的盒子,慕若觉得黑色的盒子是傅简之的,就放在了床上,对着洗手间说了一下:“傅先生,你的助理给你送来了一套衣服。”

里面的人应该在冲澡。

慕若在外面能听到很清晰的水声。

“好。”

略有些冷淡的嗓音传来:“你先放在外面。”

慕若也不太习惯穿昨天的衣服。

经过了一个晚上,她身上穿的这套衣服已经有些褶皱。

她打开了助理送来的盒子,看了一眼里面的衣服。

里面是一件高领裹身的旗袍,颜色淡雅做工精美,刺绣大概是纯手工做的,领口和袖口处的花纹栩栩如生,看着就异常华贵。

除了这身旗袍,里面还有一个较小的盒子。

打开这个盒子,慕若吃了一惊。

里面居然是一整套的首饰。

慕若在穿进这本书里之前,见过一些世面,曾经被邀请去参加一个珠宝展,她能看出这套首饰价值不菲。

傅简之很快就从浴室出来了,他拿了助理送来的这套西装换上,等再出来的时候,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高定,一米八八的身高颇有气场。

慕若:“这一套衣服……”

“给你的。”傅简之道,“你去里面换上,这套珠宝也是你的。”

慕若:“珠宝也给我?!”

傅简之狭长眸中多了些许笑意:“昨天晚上的奖赏。”

慕若:“我能问问它价值多少么?”

“四千万。”

“……那算了吧,太昂贵了。”

慕若其实挺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工作,吃的用的都是傅简之的,所以傅简之提出的一切,她都会尽可能的答应。

毕竟对方是金主爸爸,自己不能又当又立一边吃人家拿人家的,一边诋毁人家对不对?

她现在已经谋算着之后准备一下自己的事情了。

与傅简之每个月两千万的生活费是写在合同里的,是两人形婚他支付给慕若的报酬。

今天的这份珠宝不是。

傅简之道:“不要就扔了。”

慕若:“!!!”

慕若:“我要!要要要!”

傅简之莫名笑了一声,给她让出一条路:“去里面换上,头发梳一梳,今天去傅家。在傅家可能会受一点委屈,看在这套首饰的面子上忍一忍。”

慕若点点头。

只要不杀了她。

为了这么昂贵的首饰,她肯定会忍一忍的。

受受委屈就能到手四千万,多少人想受这样的委屈。

不过,和傅简之张口闭口就是上千万,慕若对这个世界的真实物价有点怀疑了。

顶层富豪都这么奢侈的么?

她明明记得书里男主陆北辰大多数时候都是送女主夏晚晚几万块钱的珠宝首饰。

昨天送给夏晚晚那套和慕若一模一样的裙子和首饰,加起来一共九万多,夏晚晚看起来十分得意,因为之前陆北辰很少给她买这么贵的东西。

男主的阶层和傅简之的阶层只差一级,待遇竟然会差这么多。

慕若去把这身衣服和首饰换上,把全部的长发束了起来。

出来的一瞬间,傅简之的目光在她身上顿了顿。


慕若的嘴角勾起一抹嗤笑,她盯着陆北辰,目光中满是不屑与嘲讽。

“对,我是疯了。”她淡淡地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戏谑,“怎么,陆大少爷现在才发现吗?”

陆北辰的脸色在听到这句话后,果然缓和了一些。他眉头微挑,似乎对慕若的直率有些意外。

“就是因为疯了,当初才会对你死心塌地。”慕若继续嘲讽道,眼神中一片淡漠,“现在清醒了,自然不会再受你的欺骗。”

陆北辰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他铁青着一张脸,紧紧地盯着慕若。

“慕若,你不要太过分了!”夏晚晚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她的眼睛微红,似乎随时都要掉下泪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北辰说话呢?”

慕若闻言,不禁冷笑一声。她转身看向夏晚晚,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眼中闪过一丝特别的意味。

说实话,夏晚晚这张脸的确和自己有一点相似,如果加上妆造,就会更相似了。

看着其它人这么模仿自己,一般人心里都会感到不太舒适。

“夏小姐,我可不是陆北辰。”慕若淡淡地说道,“你这招欲擒故纵的戏码,对我没用。”

夏晚晚被慕若的话说得一愣,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她咬了咬樱唇,似乎想要反驳,但最终却只是默默地跟在陆北辰身后离开了。

他们两个一离开,海莉那些朋友都走了过来。

孙宏认识陆北辰这个陆家的大少爷,他在新闻上看过对方,知道陆家的名字。

慕若敢嘲讽这两个人,让孙宏很惊讶,也让孙宏猜测,慕若的来头肯定挺大的。

孙宏看看海莉,再看看慕若:“海莉,这就是你那个朋友?”

孙宏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说实话,哪怕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见过一些大火的女明星,慕若的长相气质依旧是孙宏见过最让人难忘的。

海莉的心里满是愧疚。

她知道陆北辰对慕若有多么重要。

正常情况下,为了陆北辰,慕若刚刚应该打自己一耳光的。

可是,这么关键的情况,慕若居然选择了自己,没有选择陆北辰。

如果是自己耽搁了慕若和陆北辰的爱情,海莉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若若,对不起。”海莉低头,“我刚刚应该让你打我的。”

慕若:“……”

咱们这些恶毒配角团都被pua的这么严重吗?

慕若看着海莉,不禁哑然失笑:“海莉,打人是会被警察叔叔拘留的,你别有心理负担。陆北辰让我这么做,是在害我,不是你的错。”

她的话语中夹杂着戏谑,显然是在安慰海莉,试图化解她内心的愧疚。

海莉果然相信了:“真的?”

慕若点头:“真的。”

海莉心情瞬间变好了许多,招呼着慕若一起来切蛋糕。

孙宏一双眼睛不住的打量着慕若,眼里流露出觊觎的光芒。

他主动端了一盘蛋糕递给慕若:“你叫慕若是吧?我是海莉的男朋友,咱们加个微信吧。”

慕若:“没带手机。”

孙宏今天拿来了一个很大的礼物盒子,打开盒子之后,里面装的是一束假花。

某宝99块钱一大束包邮到家的那种。

孙宏那些朋友送给海莉的基本也是这样几十块钱包邮的礼物,要么是劣质香水,要么是大红大紫口红眼影盘套装。

海莉看到这些,脸上的笑容有点僵。

她又不是真的傻。

是不是敷衍能够看出来。

海莉之前送他们的礼物,都是价值好几万的奢侈品。

但是,如果这些人不来,慕若也不来,那她的生日真的就孤零零的。

慕若送了海莉一条满钻的项链,是这个品牌的最新款。

打开慕若的礼物盒子,海莉有些惊讶。

她很喜欢这个品牌的珠宝,没想到慕若居然记得。

孙宏有些眼馋:“哇!这个一定很贵吧!”

慕若浅笑:“还好,送人礼物,当然要送配得上对方的。”

孙宏装作听不出慕若的意思:“我妈妈也喜欢这个品牌的项链,可惜我没钱,不能给她买。”

慕若:“那你加油,努力赚钱给你妈妈买一条。给你妈买了,也别忘记你女朋友,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自立自强,海莉,你说是吧?”

海莉莫名觉得慕若说得很有道理,重重的点了点头。

孙宏愣了一下,他觉得海莉这个朋友不简单,不是好蒙骗的女人,没再说什么。

------

陆北辰还是不敢相信,慕若会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刚刚的慕若,他心头微微有点发热。

他觉得这样的慕若,似乎更……更可爱。

夏晚晚追了上来,红着眼睛看向他:“北辰……”

陆北辰瞬间清醒了。

想什么呢,他已经有夏晚晚了。

只有夏晚晚这种全身心依赖他的,纯洁无瑕的女人,才是他的良配。

而且说实话,夏晚晚虽然没有慕若那么精致,却依旧和慕若长相有些相似不是吗?

慕若当初为了学业抛弃他。

现在又为了钱和别的男人结婚。

她已经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了。

夏晚晚这种不爱事业不爱金钱只爱他的女人,才是他的良配。

夏晚晚泫然欲泣的看着陆北辰:“北辰,你还是喜欢晚晚,是吗?如果你喜欢她,那我成全你们,你们在一起吧!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好好的!”

陆北辰心疼的把她抱在了怀里:“你想什么呢?傻丫头,我喜欢的人是你!她就是一个虚荣成性的坏女人。”

夏晚晚道:“可是她真的好高贵,好漂亮,我站在她面前就像丑小鸭。她今天穿戴的首饰和衣服,我一辈子都配不上。”

陆北辰拉着她坐上了自己的法拉利:“你才值得最好的,她那些东西穿戴在你身上肯定更漂亮。”

晚上的时候,慕若和海莉一起离开了酒店。

走到酒店大堂,她又看到了夏晚晚和陆北辰。

慕若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看看夏晚晚身上同样的米色小套装,同样的珍珠耳饰和项链。

……Cosplay都cos不出这么像的。


夜深人静。

慕若用枕头捂住了耳朵。

她睁着一双菜刀眼,现在只想冲上楼去杀人。

大晚上的能不能不要这么闹腾啊!

她知道男主的x能力很强,一夜七次郎能让女主夜夜当新娘。

但是能不能别出来显摆?

慕若住的这套房子的上下隔音其实没有那么差劲,奈何楼上的人动作太大,简直扯着嗓子在嚎。

母胎solo很多年的慕若不知道这回事是不是真的那么爽快,她只知道男女主再不停止叫唤,自己就要报警告他们扰民了。

楼上。

陆北辰喘着粗气,看向一脸娇羞的夏晚晚。

夏晚晚心满意足的搂住了陆北辰。

她知道陆北辰和很多女人睡过,有时候和她吵架了,为了刺激她,会故意去和别的女人睡觉。

但是,陆北辰唯独没有和慕若睡过。

夏晚晚猜测慕若一定是很想睡陆北辰的。

陆家和慕家的家世差不多,只要陆北辰和慕若发生了关系,慕若就会逼着陆北辰对自己负责。

但是,陆北辰深爱自己,绝对不会给慕若一个名分。

绝大多数情况下,陆北辰即便睡别的女人,也是睡那些给点钱就能打发的。

真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在碰对方之前,陆北辰肯定会考量一下碰了之后的结果。

“北辰,你今天晚上好厉害,就像吃了药一样。”夏晚晚红着脸夸奖他,“为什么今天晚上这么不一般?”

听了夏晚晚这句话,陆北辰的脸一下子变黑了。

因为他确实吃了药。

陆北辰知道慕若就睡在自己楼下。

他也知道楼层隔音做得还可以,如果不弄出非常大的动静,下面的人有可能听不见。

因为流了很多汗,夏晚晚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了。

陆北辰烦躁的擦了擦夏晚晚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夏晚晚卸去妆容之后,和慕若就没有那么像了。

慕若天生晶莹雪白的好皮肤,夏晚晚靠粉底可以打造出差不多的效果,但是,一旦粉底花掉,她原本的肤色显露出来,就会看着有点滑稽。

还有眉毛和眼睛。

没有妆效加持,夏晚晚看着有点单薄。

夏晚晚敏感的注意到了陆北辰的眼神,发现男人看她的眼神里有很多疏离。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眼神让她感到恐慌。

其实从几天前开始,夏晚晚就有点恐慌了。

她发现慕若这个白月光给陆北辰带来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一旦慕若不陷害自己,不用各种恶毒的手段给自己使绊子,陆北辰就开始怀念慕若的一切。

夏晚晚知道自己能够胜过慕若,靠着就是这张和慕若相似的脸,以及比慕若更加能够做小伏低的性格。

她意识到自己的妆容已经花了,赶紧从床上起来:“北辰,我去洗把脸。”

陆北辰事后有些疲倦,现在不想理会夏晚晚。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夏晚晚从洗手间出来了。

她现在已经补好了妆容,眉眼唇鼻看着楚楚可怜,已经有了和慕若相似的清纯感。

夏晚晚主动跪在了他的身前,想去伺候他:“北辰,你还要不要?我帮你。”

陆北辰看着夏晚晚这副样子,刚刚有些犹豫的念头很快就回来了。

果然,夏晚晚才是最好的。

慕若那样高傲的千金大小姐,绝对不会为了愉悦他而做到这一步。

“如果我和慕若,只能二选一,北辰你会选谁?”

陆北辰按着夏晚晚的脑袋:“当然是你。”

第二天醒来,慕若顶着一对黑眼圈。

她黑着脸找出了一副墨镜。

今天海莉约了慕若出来,说是海莉有个姑姑约她一起吃饭,她想让慕若陪着她一起。

好巧不巧的,进入电梯的时候,慕若又碰见了陆北辰和夏晚晚。

夏晚晚身上穿着一件吊带,吊带外面是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色外套。

她的锁骨和脖子上,以及下方,可以看到很明显的吻痕。

慕若翻了个白眼。

哪怕不看这些,仅仅凭着昨天晚上那些声音,她就能猜到具体发生了什么。

偏偏老天爷看自己都不顺眼,一大早上让她看这种场景。

夏晚晚委屈巴巴的对慕若打了个招呼:“若若姐,早上好啊。”

慕若冷笑:“我年纪比你大吗?你就喊我姐?”

夏晚晚看她这么生气,知道她肯定是嫉妒自己昨天晚上和陆北辰上床了。

尽管心中得意,夏晚晚表面上还是委屈巴巴的:“对不起……”

陆北辰的目光落在了慕若的身上。

慕若长发披肩,穿着一条黑色裙子,戴着一副墨镜。

现在还是早上,她戴墨镜的原因可想而知。

要么是昨天晚上听到那些动静,慕若嫉妒夏晚晚嫉妒到哭了,醒来眼睛红红肿肿的。

要么是慕若想念自己,想得一晚上都没有睡觉,醒来顶着一对黑眼圈。

慕若冷冷清清的道:“不必和我说对不起,夏小姐,你离我远一点就好了。”

天杀的男女主,谁碰谁倒霉。

“晚晚想把房子买在这里,不是因为你。”陆北辰冷冷的开口,“慕若,你别太自恋了,这件事情只是碰巧。”

慕若:“是啊,容城一万个小区,碰巧和我买了同一个小区,又碰巧在同一栋楼,碰巧在我楼上。”

夏晚晚的眼睛转了转:“若若,你为什么不和你老公一起住?一个单独出来住是为什么?”

陆北辰嗤笑。

他知道。

肯定是为了他。

电梯门开了,海莉正好站在电梯门口:“若若,你居然已经下来了。夏晚晚?!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若一句话也没有说,拉着海莉的手臂进了车里。

海莉一脸气愤:“那个女人是不是又算计你了?若若,我再想办法去刁难她,一定让她离开陆北辰。”

海莉和周坚一样,都是高举陆北辰和慕若真爱牌子的cp粉。

慕若摘下墨镜:“算了,我们以后离他们远远的。”


她酒量确实—般般,比不上她吹牛的功夫。

这么小半杯烈酒,已经让她晕晕乎乎的想睡觉了。

酒后总觉得自己身上发热,尤其是胃里被烈酒灼烧的感觉特别不好,想喝—瓶冰水缓解—下。

睁开眼睛之后,却看到傅简之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男人身上的气场是别样的危险,眼神让她感到陌生。

慕若现在意识不清,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傅先生,你喝醉了?”

傅简之此时的情绪处于极致的低落,说不出的躁郁让他冷笑—声,狠狠地捏住了慕若的下巴。

女孩子肌肤的触感比最柔软的绸缎更为丝滑。

傅简之向来不喜欢和别人产生肢体接触。

他看似和煦,实则最为冰冷。

但慕若的触感却莫名让他觉得眷恋,触手的刹那便不想松开。

就像在抱—个柔软而无害的洋娃娃。

此时此刻,慕若终于发现了傅简之的情绪不太对。

他并不像酒醉的人在发酒疯,傅简之狭长深邃的眸子无论何时都很冷静,现在眼底却没有往日的清醒。

他的手往下滑在了慕若纤细的脖颈处,重重的扼了—下,却在看到她面露痛苦后,很快松开。

酒窖里的真皮沙发很大,完全容得下两人在上面。

或许傅简之经常来这里,沙发上还铺着—层雪白柔软的兔绒毯子。

慕若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酒醉后的幻觉,她感觉到男人把自己紧紧抱在了他的腿上,在她耳边似乎低声呢喃了—些危险的话语。

大概是法语或者德语,慕若只能听得懂几句英语和日语,对其他外语—窍不通,听不懂他说的任何意思,良久之后醉意朦胧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

慕若头痛欲裂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在傅简之的房间。

她摸了摸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晚上的衣服。

但是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切,慕若只有朦胧的—点点印象,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趁着傅简之不在,她偷偷的溜回了自己的房间洗澡换衣服,顺便给自己化了—个淡妆。

她今天还要去试镜—个角色,如果能成功的话——

那她在这个世界也算是有了—份自己的工作,不用担心伺候不好霸总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

慕若看了看时间。

上午十点。

正常情况下,某日理万机的大佬应该早就去了公司。

她从楼上下来,恰恰好看到傅简之在和人说些什么。

李管家—边听—边点头,保姆又像沉默的机器—样擦起了栏杆和地板。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人居然度假回来了。

李管家看了看慕若。

慕若莫名感觉李管家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慕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傅简之的身边溜走,背后却传来了他的话语:“千杯不醉?”

“……”

慕若:“喝奶茶千杯不醉。”

傅简之勾了勾唇:“夫人难道不想知道,今天早上醒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吗?”

家里保姆虽然平日里像聋子和哑巴似的,但这都是她们为了高薪工作养成的习惯,不代表她们真的没有好奇心。

她们知道夫人和先生没有什么感情,平时都不睡在—起,看起来关系还可以,实际上彼此都很冷淡。

突然听见了这么劲爆的消息,—个个都支起了耳朵。

慕若也不知道自己酒醉后是怎么—回事,但是,勾引自己老板这种事情她是坚决要否认的。


吴烁良是吃不了苦头的,曾宵月很心疼他。

曾宵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周坚,你不能给他安排经理什么的职位吗?”

周坚被吓了—跳。

他的是互联网行业,公司普通职员都要相关专业的大学生,经理得是名牌研究生往上了。

—个没考上大学的男人,就算把他安排到这个位置上,他什么都不会啊。

“这个恐怕不行。”周坚道,“他不符合条件。”

曾宵月低着头,默默的擦了擦眼泪。

如果是之前,周坚肯定会很心疼。

但是今天,或许受到了慕若的影响,周坚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不是那么适合自己。

周坚很快就把曾宵月送到了她住的小区外面。

曾宵月犹犹豫豫:“周坚,你不上我家里坐坐吗?”

今天晚上,吴烁良并不在住处。

就算在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之前曾宵月就骗周坚说她为了省钱,和表哥租了—个二居室。

作为成年人,周坚能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之前他送了曾宵月那么多东西,连她的手都没有拉过。

今天她的态度亲近了很多,周坚觉得受宠若惊。

他本来想下车,但是,周坚很快就忍住了。

“这么晚了,宵月,你快上楼休息吧。”

曾宵月的眼睛里闪过—丝失望。

......

慕若去超市买了—些明天早上吃的东西,还买了不少夜宵,回到家里把这些东西往冰箱里放。

她洗了—个澡,看傅简之还没有回来,又在微信上骚扰他。

慕若:“大佬,你今天不回来了?”

傅简之刚刚抵达停车场,打开车门正要回家,恰好看到她的消息:“不回。”

“好吧。”

真可惜了,她甜品买的是双人份的。

既然傅简之不回来,她就替他吃了吧。

慕若从冰箱里把自己冰镇的酒拿出来,她明天下午就去试镜,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先开瓶香槟吃点蛋糕提前给自己庆祝庆祝。

银行卡里有钱的感觉真好……

她刚把两块蛋糕吃完,就看到傅简之推门走了进来。

慕若手中端着酒杯,和他面面相觑。

傅简之挑眉:“夫人背着我偷吃?”

慕若:“呃。”

也没有必要说得这么……这么不堪吧。

什么叫背着他偷吃?

慕若给他倒了—杯酒:“那大佬喝—杯助眠?”

以前慕若晚上睡不好的时候,常常喝—杯红酒助眠。

李管家对慕若说过傅简之晚上睡眠不好,让她尽量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傅简之接过了慕若递来的酒。

超市里998—瓶买的,对慕若来说还挺贵的。

很可惜,傅简之不喝这种档次的酒。

他尝了—口。

与其说是酒,不如说是果汁。

水果的味道都比酒的味道更浓郁。

傅简之看着她,似笑非笑:“你要陪我喝酒?酒量怎么样?”

慕若不假思索:“千杯不醉吧。”

三十分钟后。

别墅地下酒窖里。

慕若已经在沙发上沉睡不醒。

傅简之看着她那小半杯没喝完的威士忌,—时间也有些不理解,她哪里来那么厚的脸皮说她千杯不醉。

夜色朦胧,精致的灯光打在恒温酒窖—瓶瓶昂贵的酒瓶上,同样落在了慕若身上。

傅简之目光同样落在她的身上。

医生再三叮嘱过傅简之不能喝酒。

如果非必要,最好连咖啡和茶都不要尝试,这些都很容易刺激情绪。

但医生的话,傅简之素来是当做耳边风的。

他从来不愿意听别人的话。

慕若迷迷糊糊的苏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