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全文阅读

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全文阅读

人间执念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非常感兴趣,作者“人间执念”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楚辞沧海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一朝穿越,他竟成了一个世家纨绔子弟,还玷污了远道而来的公主?这这这,这怕不是要掉脑袋了,这锅他不背行不行!答案自然是,不行。不仅要背锅,还要将锅背到底,皇子怎么了,皇子也不能肆意妄为!不过还好他爹不是寻常爹,让他免于一死,被遣往无人之地流放。那是一处苦寒之地,狼群围绕,不过没关系……且看他如何平地四起,风云而行,踏着滚滚洪流,护所爱之人一世周全!——自古英雄不问出处,不问过去,只见未来!...

主角:楚辞沧海   更新:2024-07-10 19: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辞沧海的现代都市小说《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人间执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非常感兴趣,作者“人间执念”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楚辞沧海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一朝穿越,他竟成了一个世家纨绔子弟,还玷污了远道而来的公主?这这这,这怕不是要掉脑袋了,这锅他不背行不行!答案自然是,不行。不仅要背锅,还要将锅背到底,皇子怎么了,皇子也不能肆意妄为!不过还好他爹不是寻常爹,让他免于一死,被遣往无人之地流放。那是一处苦寒之地,狼群围绕,不过没关系……且看他如何平地四起,风云而行,踏着滚滚洪流,护所爱之人一世周全!——自古英雄不问出处,不问过去,只见未来!...

《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楚辞有些无语,他也知道,自己能在其他府为所欲为,那也是建立在对方不想与自己鱼死网破的份上。

而且,自己处于弱势,舆论导向始终是在自己这边,自己就会拥有更有话语权。

而夏初府,这里可是镇北军的大本营,是抵御外敌的门户,是百战之地,舆论导向自然偏向于千万守关将士。

加上夏初府背后的势力,话语权基本全在对方身上,所以,稍有不慎,恐怕自己就得被冠上通敌的罪名,身败名裂。

夏初府主应该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才敢对自己如此嚣张跋扈。

但是自己真的就该在这里认怂吗?显然,这不是楚辞的风格。

自己拥有的,可不只是一个皇子身份,自己还拥有华夏五千年的智慧,现代人的知识及思维方式。这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完全就是降维打击嘛!

跟自己搞舆论战,呵呵……

“无妨,飘渺宫再强,那也只是外臣,镇北军再怎么厉害,那也只是帝国的军队,至于二皇兄的母妃那边,除非脑袋秀逗了,不然,谅她也不敢出来站队!”

“徐勇,命隐龙卫放出消息,就说本宫前往北冥封王,从今以后,本宫所在之地,将是帝国的第一道屏障,除非本宫身死,不然,任何人休想靠近北仑。”

额,众人一愣,纷纷看向楚辞,有些不明所以。

“是,殿下!”

徐勇离开后,众人又把目光看向一旁的李子归。

“好好好,哈哈哈,殿下果然睿智,好一个釜底抽薪,如果消息一旦传开,那夏初府的一切优势就将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李子归第一个明白楚辞的用意,不由得拍手叫绝,如此一来,楚辞的北冥就成了抵御外族的门户,而相对而言,北仑的地位就会大打折扣,舆论导向自然就会偏向楚辞,一旦掌握了话语权,那夏初府还不是和长流宁川一样,随他们拿捏?

“呵呵,走吧!随我进城,让我看看夏初府主是否有三头六臂。”

夏初府府邸,一名鹰钩鼻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一名瘦弱文士身旁,听着手下人的报告。

“府主,玉明先生,五皇子已经进城,随行人员不到十人,我们要不要……”

瘦弱文士摇了摇头,起身来到窗边,看向远处的雕像道:

“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倒是没什么,不过他身边可有能人,吴家邢家之所以吃亏,就是因为他们太过轻示对方。”

瘦弱文士转身看向两人继续道:“如果我们贸然行动,恐怕会落入后尘。”

“那依先生的意思是?”

鹰钩鼻男子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不满。

“呵呵,府主不必着急,以不变应万变,这里可是夏初府,只要我们安安心心的呆在府里,谅他们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

瘦弱文士重新走回了座位,老神在在的坐了下来。

“这样会不会显示我们太过柔软?”

鹰钩鼻男子想了一会,倒也觉得文士所说有几分道理。

“哈哈哈,府主大可放心,如果能让一个皇子吃弊,那可不是柔软,而是睿智。”

瘦弱文士听了鹰钩鼻男子的话,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鹰钩鼻男子一愣,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道:“先生果然高人,如此一来,不但夏初府没什么损失,还让对方有力气没地方使,憋屈,憋屈得很啊!哈哈哈……”

鹰钩鼻男子也大笑了起来。

楚辞一行人进城后,并没有去城主府,而是找了一家安静的客栈住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说,他的目的是……”

楚南天终于想起了什么,震惊的看向素衣老者道。

素衣老者微微点了点头。

“如果是殿下一人,倒不会有如此心机,但是有百算军师之称的李子归,完全就有可能了。”

楚南天摇了摇头,如果真如此,恐怕邢老爷子会跳脚。

“先生觉得他们有几分把握?”

素衣老者停下身形,看着已经开始挂果的果树道:“陛下,这满树的果子,等到夏天成熟的时候,可能就只剩下一半左右,陛下觉得是可惜呢还是觉得理应如此?”

楚南天看向果树,思考良久,对着素衣老者行了一礼。

“多谢先生解惑,受教了!”

“哈哈哈,陛下不必如此,等到果子成熟,草民可得向陛下讨要一二。”

“哈哈哈……”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让远远跟着的宫女太监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来到邢府,楚辞并没有感到多少惊艳,虽然到处古色古香,充满贵气,但是眼界很高的他倒是觉得理所当然。

“殿下请!”

楚辞在白发老者的招呼下坐在了首位,李子归和白发老者分别坐在了他的下手两边。

在三人坐定后,众人才纷纷落席。

就在众人坐下后不久,一道美妙的琴声悠悠传来,紧接着,一群妙龄女子踏着美妙的舞步来到大厅,在楚辞他们面前开始翩翩起舞。

“好美!”

楚辞由衷感叹!不光舞蹈美,跳舞的人儿更美,每个舞者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没有浓妆艳裹,有的只是青春,靓丽,充满朝气。

“殿下如果喜欢,就带上她们一起前往封地,闲时也好为殿下解解乏。”

白发老者看着楚辞一直在盯着跳舞的众女,脸上似笑非笑的看向他道。

“哈哈哈,老太爷说笑了,君子不夺他人所好。更何况此去北冥,前途未卜,怎能贪图享乐。”

楚辞摆了摆手,收回视线,看向白发老者道。

“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况且有如此多勇士跟随,就算是五王,想来也得掂量掂量才有。”

楚辞翻了翻白眼,北冥五王,按照邢卜行的说法,至少几十万大军,就算自己这边五千人,个个都骁勇善战,人家也根本不可能把自己放在眼里。

而作为帝国的皇子,他相信,自己对于五王来说,吸引力绝对是空前的。

楚辞也比较纠结,按理说,此时前往北冥,那就是羊入虎口,北冥五王绝对会拿他这个帝国皇子做文章。

然而不去北冥,自己又能去哪里呢?而且帝国绝对不允许皇子如此胆怯,连自己的封地都不敢前往,要是自己真的退缩了,恐怕等待自己的将是狂风暴雨。

楚辞不由得把目光看向了下首谈笑风生的李子归,也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呢!

优雅的琴声还在继续,众人也在美味佳肴的碰撞声中渐渐沉迷。

突然,一阵狂风暴雨,琴声开始变得高亢起来,不知不觉,美丽的舞者已经下场,接踵而来是一群少年。

楚辞打量着这群锦衣少年,年纪和自己不相上下,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只见他们手拿长剑,翩翩起舞,细长的剑身在空气中刷刷作响。

楚辞暗自点了点头,如此剑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柔中带刚,刚中带烈,异常精彩。

特别是哪位处在C位的白衣少年,他舞剑速度其快,时而狂风暴雨,时而惊涛骇浪,再配合刚柔并济的众人,简直是恰到好处。


众人心里一紧,楚辞说的没错,他们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却意志消沉,畏首畏尾起来。

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之大,哪还有他们的容身之所?

如果殿下所言非虚,我杨云志,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人群中,一名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步伐沉稳的走出人群,来到楚辞面前,躬身行了一礼。

他现在已经别无所求,能活着,就是最大的恩惠,至于跟着楚辞做什么,那重要吗?

“本皇子从不亏待自己人。”

楚辞点了点头,任何糖衣炮弹,都抵不住一句能活着!

“只要有酒,有肉,俺铁塔也跟了你。”

胖子看见有人站出来,也挤开人群,瓮声瓮气的来到楚辞面前。

“跟了本皇子,酒肉管饱!”

看着胖子那魁梧的身材,还有那提着的两个大铁球,楚辞心里不由得一喜,主要是这家伙回头率高啊,要是出门带着这家伙,那肯定长脸。

“我,左清风也愿意为殿下效力。”

“古月愿为殿下马首是瞻。”

装逼男和白衣男子也陆续表明态度。

楚辞欣喜若狂,这两个人可是他看重的,就凭感觉,他都能知道两人的强大。

剩下的十几号人也各自看了看,一起朝楚辞行礼,“我等愿为殿下效死命!”

“嗯,很好,从今以后,本皇子绝不负尔等!”

楚辞大喜,他也感觉出来,这群人并非常人,不能以常人待之,能实实在在的收服他们,这是天大的幸事。

“来吧!啥也别说,吃肉喝酒,干就完事儿!”

众人一愣,良久才反应过来,然后纷纷抬起酒碗,大快朵颐起来。

徐福在一旁看到这个结果,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他可是见多识广的人,能这么轻松就降服这群妖魔鬼怪,殿下的本事似乎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徐福也坐了下来,很快和众人打成一片,他跟了楚辞几日,楚辞的不拘一格,让他很是意外。

如果说什么才能快速的拉近双方的关系,那一定是酒桌上拼酒。

楚辞和众人一起狂吃海饮,毫无违和感,让众人都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你们知道吗?本宫是帝国皇子,高高在上的五皇子殿下……”

正在狂吃海饮的众人一听楚辞的话语,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空气中充满了别样氛围,时而杀气凌人,时而冰冷至极,时而失望透顶,时而……

“但是那又怎样?荣华富贵,功名权利就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老实告诉你们,本宫只想好好的生活,做一个普通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部分人听不懂楚辞的说辞,但是也能感受到楚辞那种无奈的意境。

“去他妈的皇子,去他妈的权利,老子不稀罕,老子要……”

福伯赶紧上前,打断了楚辞的话。

“殿下,您喝醉了,我扶您去房间休息。”

“本宫没醉,本宫要与你们一醉方休……”

楚辞确实喝醉了,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世界,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一切都要靠自己,虽然贵为皇子,但是等待他的却不是什么康平大道,而是毫无方向的荆棘之路。

他从穿越到现在,每日都如履薄冰,每一步都在冒险,也许,自己的生死就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远赴北冥,他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

所以,楚辞才决定,在前往北冥的途中,利用帝都那位可能灵光一闪的纵容,疯狂的搜刮财富,壮大自己的实力。

哪怕永世不得入关,只要有自保的资本,他也不在乎。

第二日,楚辞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现在是春末,房间里不冷不热,温度适宜。

“殿下,您醒了!”

徐福看见楚辞醒来,在桌上倒了一杯温水,抬到了楚辞床边。

“谢谢!”

楚辞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对着徐福道:“福伯,昨晚……”

“殿下,您太折煞小人了!”徐福听见楚辞道谢,急忙躬身。

“至于昨晚,大家都非常尽兴,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您就放心吧!”

“嗯!”

徐福做事,楚辞是非常放心的,由于身份转变太快,一些礼节上的小事老是忽视,搞得福伯每次都特别紧张。

“有你打理,我很放心。”

楚辞起身下床,走到窗边,打量着远方的风景。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又是一年春耕的时候,真希望到了秋日,人们能收获丰富的希望。”

听见楚辞的自语,徐福心里有些触动,“如此心系于民的皇子,帝国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哎!真是……”

一晃过去了十来日,这段时间,楚辞对左清风等十八人也有了充分的了解。

左清风,百里洲江北人,从小跟随师傅进山学艺,一把快剑独步天下,十步以内杀人于无形。

后因行侠仗义而得罪权贵,全家被杀,从而怒杀权贵一家上百人,后逃至江阴,被追捕而来的同门师兄以师傅性命相要挟,自愿被捕。

古月,超级杀手,据说他所杀之人,都是一方强者,身份来历不明。

铁塔,徐州绕城人,贱民出身,从小天生神力,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两人从小相依为命。

有一次铁塔进山狩猎,独自留下妹妹在家中,被路过的城主二公子凌z辱至死。

知道妹妹的悲惨遭遇后,悲愤欲绝的铁塔跑到城主府大开杀戒,一直杀到力竭,才被赶的城卫军所擒。

杨云志,大川漠北人,从小随父投身军旅,杀敌无数,功勋卓越,后被封为奋威将军,官居四品。

在回家探亲的时候,正好遇见小吏调戏妻子,怒而杀之,然却不知小吏家族背景雄厚,不但自己被判秋后问斩,还连累家人流放关外。

所以他也是最不抗拒楚辞的人,如果能不死,他愿意苟活,只因自己的妻儿老小还在关外受苦。

其他人也和楚辞猜想的差不多,都是被这个腐朽不堪的帝国残害而愤起反抗,最后不但连累家人,自己也落得个秋后问斩。

楚辞也很感叹!一个偌大的帝国,权力都掌握在那些世家大族手里,何来公平可言!

但是他也无能为力,不要说自己只是一个被边缘化的皇子,就算自己是楚帝,想要改变帝国的现状,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殿下,府主求见。”

楚辞正在研究北上第二站的时候,福伯从门外走了进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