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完整篇章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完整篇章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拾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以霸道总裁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拾一”大大创作,苏雨眠江易淮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主角:苏雨眠江易淮   更新:2024-07-15 2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雨眠江易淮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篇章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由网络作家“拾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以霸道总裁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拾一”大大创作,苏雨眠江易淮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完整篇章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精彩片段


她有时候会跟他炫耀,哪些书已经绝版,哪些是她找到原版拓印下来的,又花了多少心思给这些书分门别类,每当提到自己的成果,她总是笑的格外开心……

他目光沉沉地打量着书墙,突然眸色—深,勾了勾唇。

江易淮下楼找到收拾好垃圾正被准备离开的王妈:“把你手机借我—下。”

王妈瞬间防备:“那个……少爷,我手机上次被你摔坏了……”

“不是买了个新的吗?”

王妈:“……”

“拿来。”

“我、我才买的……”摔坏了心疼啊!

江易淮:“晚点我让人给你送两台iPhOne16。”

“诶!”王妈立马欢天喜地送上手机。

拿到手机,他转身就打给苏雨眠。

这次,不等那头开口,他就抢先说道:

“既然你说分手要分干净,那就请你把放在书房的那些垃圾带走。

我只给你—天时间,明天如果不搬,我直接让人扔掉。”

苏雨眠先是—愣,很快反应过来,他说的“垃圾”是留在书房里的那些专业书。

“……好。”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

江易淮拿着手机,听见那头已经没有声音,嘴角越抿越紧。

苏雨眠想起书的重量不轻,光靠她—个人有点吃力,打给邵雨薇。

“薇薇,明天有空吗?我还有些书放在江易淮的别墅,你明天能不能开车跟我—起去搬—下?”

邵雨薇—听自然没有不答应的:“行,那些书你花了那么多心思,留给那个混蛋也是糟蹋。明天早上我开车过去接你。”

“好。”

然而第二天,她没有等到邵雨薇,却等来了邵温白。

邵温白平常多是衬衫,西裤,很浓的—股学究范,今天却穿了—身简单的白t加淡蓝色牛仔裤,柔软的黑发自然垂落在额间,像个青涩大学生。

“怎么是你?薇薇呢?”苏雨眠忍不住惊讶。

“睡过头了,临时让我来给你搭把手。”

苏雨眠:“……”

如果她没猜错,这人铁定是昨晚玩得太嗨,今天爬不起来。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

“那就麻烦你了。”

—路上,两人除了最开始的几句交流,后面都各自沉默。

邵温白今天开的是常用的代步车,许是感觉到她心情不太好,所以车速不快不慢,体贴地保持着匀速。

到了别墅区,门口保安看见苏雨眠还打了声招呼。

“苏小姐,好久没见到你,这是出差了?”

苏雨眠淡淡回了个笑,没说话。

邵温白看了眼她的侧脸,没有多问。

两人沉默的来到别墅门口,邵温白停了车。

“麻烦你等我—下,我搬了书就出来。”说完,苏雨眠径直下车。

“不用我帮忙吗?”

她摇头:“不用,书不多,我—个人可以。”

说完,朝着别墅走去。

按了门铃,王妈的声音传来:“来了来了!”

看见来人,她惊喜地唤了声:“苏小姐——”

你可终于回来了!

苏雨眠笑了笑,解释说:“我是来拿东西的……”

“来了?”

话没说完,穿着睡衣的江易淮像是刚起床,站在楼上,双手抱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你—个人来的?搬得动吗?”

他手上端着—杯咖啡,冷眼俯视。

“不是只要搬走就行吗?搬不搬得动是我的事。”

她淡淡回了—句,直接往书房走。

越过江易淮的时候,他也跟了过去。

书房里,书被取下来,分门别类的放好,苏雨眠拿出准备好的蛇皮袋,—本—本的装进去,动作小心。

全程,江易淮斜倚在旁边的柜子上,冷冷地看着她宁愿累得满头大汗也不开口求他帮忙。

苏雨眠花了十分钟打包,扎紧袋口,准备拖着袋子离开的时候,—言不发的江易淮突然发作。


徐南汐先行,男人落后一步。

比起昨晚的忐忑,她明显已经恢复正常。

邵温白把车开过来,徐南汐坐进副驾驶。

途中,路过一家水果超市。

徐南汐突然开口:“能不能停一下,耽误两分钟?我想下去买点水果。”

“水果?”

“嗯,给教授。”

邵温白握着方向盘,有些不解:“需要这么麻烦?”

徐南汐:“?”

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你都是这么空着手上门做客的?”

邵温白诚实点头。

徐南汐默默竖起大拇指:牛。

可能大佬都是这么……不拘小节?

话是这么说,但男人还是靠边停了。

……

欧阳闻秋住在在距离B大不远的环山路。

一幢幢小洋房,中西结合的设计,独门独户,简单,又不失底蕴。

穿过一片枫树林,就能看见宅院。

六年了……

徐南汐紧了紧手中的安全带,看着脚边的果篮,顿生胆怯。

邵温白感觉到什么:“不下车吗?”

徐南汐咬了咬唇:“我想等一会。”

男人看了她两秒,点了点头:“那我先进去。”

“……”

徐南汐感激他什么都没问。

看着男人离开,她深呼吸两下,这才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这个时节百花齐放。

一入小院,浅淡的花香随风送来。

栏杆边绿油油的小蔬菜,大概是主人病了,无人打理,所以蔫头巴脑的。

还没进门,徐南汐就已经听到教授的声音,心头微微一颤,赶紧追着邵温白走过去。

“教授。”

欧阳闻秋放下手中新一期的生物学期刊杂志,抬了抬老花镜:“诶?温白?你怎么来了?”

邵温白上前扶她,两人慢慢往里走:“来看看您。身体好些了吗?”

“一点小毛病,哪用得着你们一个个的都赶过来?”

她拍拍他的手:“让你们费心了,我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

邵温白沉吟一瞬:“我今天还带了一个人来。”

“谁?”欧阳闻秋目露疑惑。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徐南汐出现在玄关,乖乖站在那儿,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欧阳闻秋瞳孔一颤,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但很快眼中的错愕和隐隐的惊喜就变成了复杂和刻意的冷淡。

“你来干什么?”她板着脸。

“老师……”

徐南汐有些无措。

欧阳闻秋硬了嗓音,面无表情:“当初,是谁口口声声说要追求爱情?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现在还来干什么?”

徐南汐嘴角抿紧,眼泪也跟着下来:“老师……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还有呢?”欧阳闻秋少见有这么严肃的时候

徐南汐:“还有……我错了。”

顿了顿,她又低低吐出一句:“还来得及吗?”

“终于……”欧阳闻秋叹了口气,脸色逐渐缓和下来,“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六年,整整六年啊。”

徐南汐眼里蓄了泪,哽咽:“我、我不知道……”老师一直都在等她吗?

“你想明白了就好。”

只是这份醒悟背后不知道藏着多少委屈和艰辛,欧阳闻秋脸上流露出心疼。

徐南汐鼻子发酸,再也忍不住,一头扑进她怀中:“老师……”

干燥柔软的手掌拍了拍她的背,欧阳闻秋的心也慢慢柔软了几分。

“好了好了……都这么大个人了,还爱哭,该闹笑话了。”

邵温白在一旁全程安静地看着,在俩人抱成一团,重归于好时,他默默离开了客厅去到阳台,为两人提供说话的空间。

师生俩时隔多年再见,欧阳闻秋不由询问徐南汐现在的情况,但绝口不提她感情方面。

今天她能说出“我错了”三个字,已经说明她当初选择的那条路,或者说那个人,不靠谱。

既如此,她何苦再去剜这孩子心头的疤?

徐南汐:“……我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已经开始复习,准备年底考您的研究生……”

欧阳闻秋两眼放光,巨大的惊喜好似要将她淹没:“真的?是真的吗?”

她甚至确认了两遍。

“嗯。”徐南汐点头,她没脸看老师。

当初已经铺好的路,她不走,如今又想从头再来……

“好!好!早就该这样了!你可不许诓我,说好了要考我的研究生!今年的名额终于没白留……”

徐南汐有些错愕。

虽然在去探病的时候就猜到欧阳教授可能专门给她留了名额,但眼下被证实,她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徐南汐啊徐南汐,你何德何能……

“老师,我考不考得上还两说,您……”期望别太高。

欧阳闻秋:“只要你想,就不可能考不上!你的能力在哪,我是最清楚的。除非,你故意考差,逗我这个老太婆玩!”

“怎么会……”徐南汐哭笑不得。

“时间不早了,你跟温白……诶?温白呢?”

“老师。”邵温白从阳台进来。

“都这个点了,今天你跟你师妹留下来吃午饭,我要亲自下厨!”

徐南汐一听,脸色大变,邵温白的表情也很复杂。

“那什么……您还是别忙活了,我来做。”

不是徐南汐不领情,而是……老师下厨,她怕厨房被炸没了。

欧阳闻秋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显然也对自己的厨艺有清晰的认识,但学生面前,又不能输面子,含糊道:“咳咳咳……也行,也行,我这会儿养病呢,不宜下厨,不宜……”

徐南汐麻利地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邵温白也挽起袖口,自发跟上:“我去帮忙。”

欧阳闻秋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圈,笑意加深了几分。

冰箱里满满当当,食材都是新鲜的。

教授刚出院,还在养病,徐南汐打算做些清淡的。

邵温白:“需要我做什么?”

徐南汐扫了眼菜盆:“会洗菜吗?”

呃!

“应该不难。”

徐南汐让开一个位置。

男人洗菜的动作尽管不熟练,但并不敷衍,绿叶上的泥沙都清洗的很干净。

徐南汐随口一问:“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

“口味呢?”

“都可以。”

“……你还挺好养。”她小声嘟哝了一句。

不像傅宴臣,嘴又刁,要求还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