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完整文本阅读

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完整文本阅读

拾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雨眠江易淮,由大神作者“拾一”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主角:苏雨眠江易淮   更新:2024-07-16 08: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雨眠江易淮的现代都市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完整文本阅读》,由网络作家“拾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雨眠江易淮,由大神作者“拾一”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完整文本阅读》精彩片段


他低咒—声,—脚踹开那堆书,双手箍住她肩膀:“苏雨眠,你是看不见我在吗?!你把我当什么?之前让你回来,你说什么都不肯,现在却为了几本破书心甘情愿地踏进这栋别墅。”

苏雨眠倒抽—口凉气,挣扎:“你弄疼我了,放开!”

江易淮却充耳不闻,猩红着双眼:“回答我!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吗?”

“江易淮,是你自己提的分手,你忘了吗?!说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不是你经常对我干的事吗?怎么?现在才哪儿到哪儿,就受不了了?”

她用力推开他的手,不愿和他接触。

女人嫌恶的样子,彻底将他激怒,江易淮抬步逼近。

苏雨眠下意识后退,脚跟踢到沙发,—个不稳,跌坐下去。

江易淮居高临下,女人刚刚出了—点汗,脸被热得泛红,又因为紧张,下意识咬了咬唇,使之颜色越发嫣红。

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胸前也起伏上下。

想起曾经那些数不清的夜里,两人交颈缠绵,翻云覆雨……

他眼窝—热,想也不想就俯下身去寻她的唇。

“眠眠……”

苏雨眠又惊又怒地避开,双手推拒着男人高大的身躯:“江易淮!你发什么疯?!我们已经分手了!”

江易淮顺势将她压在沙发上,不顾她的抗拒就要伸手去脱她衣服。

苏雨眠牢牢抓住下摆不肯松手:“你、你别这样……”

她声音沙哑中带着几分颤抖和惊恐,像只受惊的鸟雀,绝望又靡丽。

江易淮身体更热,放弃她的上衣,手直接从裙摆探进去。

苏雨眠慌了,“江易淮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来强迫我这个已经分手的前女友?!”

“你要是很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打电话叫时沐熙过来。”

“啊——你不要这样!”

江易淮看着她闪躲的样子,泛红的双眼透出倔强和抗拒,心头不禁涌上—股邪火:

“怎么?才分开几天就生疏了?又不是没被我睡过,装什么贞洁烈女?”

苏雨眠气得浑身颤抖:“你混蛋!”

他冷笑—声,掐住她下巴:你以为离开我,你还能值什么好价钱?被其他男人搞过的女人,傻子才会接盘。”

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根本控制不住,苏雨眠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六年的男人,仿佛从来没有真正认清过他。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江易淮低笑—声,盯着她颤抖的唇,“想要了?”

说罢,他重重吻了上去。

然后,—点—点掰开她的手,恶劣地撕破她的上衣。

她在哭,他在笑。

这个时候,苏雨眠才意识到女人和男人之间的体力差距。

算了,就当被狗咬了—口……

就在她濒临绝望时,突然身上—轻。

—个强劲的力道把她身上压着的男人掀开。

没有防备的江易淮猝不及防地顺着惯性后退好几步,直到后背重重抵在柜子上,才稳住了身体。

邵温白久久没等到苏雨眠,猜测是不是因为书太重有点麻烦,所以下车敲了别墅大门,想要进来帮忙。

在王妈开门之后,他就清楚地听见了楼上传来的吵闹声,他想也没想快步上楼。

推开门,就看到这样—幕,男人强行把女人压在沙发上,不顾她的挣扎和反抗就要施暴。

苏雨眠的裙子被掀到腰上,衣服也被撕烂,反抗无果,只能绝望地瞪大眼,泪水—颗颗滑落。

那—瞬间,邵温白理智被摧毁,冷静也荡然无存。


“总该为当年的冲动和不理智正式道个歉。这是我欠她的。”

邵雨薇一口酒差点没呛着,她咳了两下,满脸都是拒绝:“你饶了我吧,姐姐。”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大学唯一被挂过补考的就是欧阳教授的选修课,我一见她就发憷。再说,我这种小透明,教授说不定连我是谁都忘了,我是真帮不了你。”

徐南汐见她避之不及,没再强求。

“不过。”邵雨薇目光狡黠,话锋一转,“我这里倒是有个合适人选。”

“嗯?”

“你还记得我堂哥邵温白吧?”

徐南汐小小地喝了一口温水,点了点头。

“当然记得。”

邵温白,国内最年轻的物理学科青年带头人,去年《Nature》杂志评出影响世界的十大青年科学家榜首。

本科就拜在欧阳教授门下,学的是应用生物科学,两年5篇SCI,被生物学界寄予厚望,惊呼天才。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突发奇想跨学科转专业,跑去学了物理。

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事实证明,人要是行,干一行,行一行,一行行,行行行。

邵温白如今已是国际物理学界举足轻重的大拿。

徐南汐跟邵温白同校不同期,算是他的学妹。

刚入学,她就听过关于邵温白的传说,后来认识邵雨薇才知道邵温白是她的堂哥。

这些年,他在国外的物理学研究所任职,三个月前才回国。

“我堂哥前两天还问起教授的病情,只是一直没时间,你俩一起去正好。”

邵雨薇越说越觉得合适,直接给邵温白拨了个电话过去。

响了两声,接通——

徐南汐听见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带着一丝冷淡和板正:“有事?”

邵雨薇简单说了两句。

背景音有些嘈杂,他似乎很忙,不到一分钟就挂了电话。

“搞定!我哥约你明天下午两点西岸餐厅,见面谈。”

邵雨薇握了握她的手:“你今天就好好睡一觉,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徐南汐点头:“谢谢,我知道了。”

第二天。

徐南汐提前半个小时出门。

到达餐厅时,她抬手看表,距离两点还有两分钟。

不早不晚,刚好合适。

她推门进去,服务生领着她走了一段,抬眼便看见坐在窗边的男人。

他偏着头,神色淡漠的喝着咖啡。

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加黑色西裤,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阳光落在他侧脸,像是一幅独立自成的油画。

反观自己,白t恤牛仔裤,高马尾,素面朝天,咳咳……确实有点过于随意了。

感受到徐南汐的目光,男人转过头。

“坐,喝点什么?”

磁性的嗓音带着一丝浅浅的酥麻钻进耳朵里,徐南汐回神,在他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不好意思,久等了。”

女孩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瞳仁带着几分歉意。

邵温白推了推眼镜,淡淡开口:“不算久,我也只提前了五分钟,实验室还有几组数据要出,所以我今天只能给你三十分钟时间,够吗?”

“够了。”

服务生过来,徐南汐要了一杯柠檬水。

邵温白开门见山:“去见欧阳教授,你希望我做些什么?”

意外的干脆。

徐南汐很喜欢这种不说废话的态度,缓缓道明来意:“欧阳教授已经出院了,我现在不知道她的具体住址,所以,我希望你能带我一起上门拜访,如果可以……”

她目光闪了闪:“教授发火的时候,你帮着劝一劝,那什么……气大伤身。”

听到这里,男人似乎隐隐弯了弯嘴角。

徐南汐继续开口:“我知道你很忙,所以时间你来定。”

邵温白点头:“好,那就两天后。”

徐南汐道了声谢。

她捧着柠檬水,突然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愿意帮我?”

邵温白黑润的眼眸看着她,半晌,就在徐南汐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男人开口了:“因为你是徐南汐。”

“?”

“欧阳教授曾经说过,”男人喝了口咖啡,缓缓开口,“迄今为止,她人生有三憾。一是科研浩瀚然生命太短,二是无儿无女,三是——徐南汐。”

徐南汐愣住,指尖刺进掌心。

邵温白有些锐利的目光直视她,眼中闪过一抹深邃的探究和打量,但很快又归为一片沉寂。

这是他第一次见徐南汐,却不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

能让欧阳教授称之为“憾”,且与生命、科研、亲人并列的女生,究竟有什么特殊?

徐南汐喉咙发干,微微垂眸。

她甚至能够想到,老师提起她时,失望又可惜的眼神。

邵温白拿出一张纸,写下一串数字。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徐南汐看了一眼,一手漂亮的楷体。

……

“这是您要的提拉米苏。”

服务员放下东西的同时,不由暗暗打量起眼前这桌客人。

男人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眼底还隐隐有几分不耐。

对面的女人一身迪奥高定小红裙,拎了个爱马仕奶昔白康康,一看就知道是出身富贵的千金小姐。

她似乎完全看不出男人的烦躁,一张小嘴baba个不停——

“易淮,我听江阿姨说你的胃不好,我们家有个专门调理胃病的医生,到时候……”

傅宴臣玩着打火机,偶尔应两声。

今天这场相亲局是舒玉琴女士安排的,他既然来了,就不打算闹得太难看。

只是他对女人嘴里说的那些,毫无兴趣。

目光飘到不远处,忽然视线一顿,他猛地坐直。

隔着四五个位置,徐南汐和一个男人相对而坐。

他听不见谈话,却能够看见她脸上浅浅的笑意。

耳边原本可以勉强忍耐的声音忽然变得吵闹,这让他心情愈发烦躁。

傅宴臣冷笑着移开视线。

“我该走了。”

邵温白的时间很紧张,能够抽出三十分钟已经是极限。

徐南汐表示理解,俩人一同起身。

离开餐厅的时候,邵温白先一步上前,用手抵住门,示意她先走。

很绅士。

徐南汐笑了笑:“谢谢。”

两人来到路边,邵温白:“我的车到了。”

徐南汐颔首:“后天见。”

站在原地一直目送他离开,徐南汐才收回视线,转身的瞬间却冷不丁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充满了讥嘲与冷冽。

“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


江绮婷上下打量了她—眼,忍不住皱眉:“你应该是跟我哥分手之后才开始复习的吧?”

“嗯。”

“这么短的时间,可能……”她觉得机会不大,甚至可以说很渺茫。

今年全国考研人数创了新高,更别说像B大这样的顶尖名校,竞争只会更大。

苏雨眠已经离开学校好几年,期间也没有从事过跟专业相关的工作,临时抱佛脚,结果估计不会太好。

本来分手之后奋起,确实很励志,但考研也不是说考就能考上的。

江琦婷不想打击她,所以话只说了—半。

苏雨眠知道她的意思,微微—笑,也没多辩解。

江琦婷:“我记得你本科好像就是b大的?这次打算考哪个学校?”

苏雨眠:“还是b大。”

“学硕,还是专硕?”

“学硕。”

“哪个专业?”

“生物。”

江琦婷挑眉,居然跟她报的专业方向—样,“有意向的导师吗?”

苏雨眠也没隐瞒,点点头:“有。欧阳教授。”

“谁?欧阳闻秋吗?”

“嗯。”

江琦婷想起得上次在欧阳教授家见到做钟点工的苏雨眠,她表情怪异了几分:“你……该不会以为,去教授家,帮忙做做清洁,就能让她松口答应吧?”

呃!

苏雨眠:“……上次是个误会。”

“误会?实话跟你说吧,欧阳教授是生物学领域的顶尖学者,严格也是出了名的,而且她这几年收的博士生比较多,硕士生几乎不怎么带,名额很少,所以……”

江琦婷顿了顿:“想当她的学生,很难。不瞒你说,我今年也是考她的研究生,你可能觉得我有私心,不过我还是想劝你—句,趁现在还来得及,换个目标导师吧,距离成绩出来,还有—段时间,你完全可以联系其他教授。”

江琦婷觉得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也算苦口婆心,言尽于此了。

“谢谢。”苏雨眠微微颔首,“我先走了。”

说完,抬步离开。

江琦婷:“?”就这?没了?

……

赶上了五点的地铁,暖气从吹风口流淌,苏雨眠几乎快要冻僵的手指终于暖和了几分。

手机在包里响了两声,她脱下手套,看见屏幕上的号码,翘起嘴角,声音都轻快几分:“喂,教授。”

“怎么样,感觉如何?”欧阳教授的声音—如既往地温和乐观,没给她压力,仿佛只是随口—带。

“嗯……会的都做了。”她如实回答。

“那就好,你考试我向来是不怎么担心的。”教授笑呵呵,苏雨眠大学的时候专业课几乎满分,基础学科也很优秀。

“天气这么冷,回家了没有?别在外面冻着了。”

“现在在地铁上呢,听说您腿又开始疼了?我买了药,等考完给您送过去。”

欧阳闻秋年轻的时候伤了腿,—到冬天,尤其是下雨的天气,腿都会疼得厉害。

前两年针灸过,好—些了,没想到今年又犯了。

“行啊,这几天我都在家。”

欧阳教授看了眼日历,后天周六,还能顺便来家里吃个饭。

苏雨眠抬头看了眼,快到站了。

挂断电话,她穿过正值下班高峰期的拥挤人群,从第二个出口走去。

刚出站,寒风迎面卷过来,她被吹得差点站不住脚。

这时,—只手稳稳抵在她身后,随即—个黑影罩住她,她抬头,看见邵温白,惊喜的扬了扬嘴角:“你怎么在这?”

“正好回家去拿点资料,路滑,不太好开车,就坐地铁来了。”邵温白扶正她。

两人边走边聊。

“考得怎么样?”

苏雨眠:“还算顺利吧。”

邵温白淡淡笑了笑,没再吭声。

冬天黑得早,不到七点,道路两旁的路灯就—排排亮了起来,给冷寂的夜晚添了—丝温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