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政哥,他在CPU你

全集小说政哥,他在CPU你

生产队的驴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政哥,他在CPU你》,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寡人做的不对?想替胡亥求情?”“小人绝无此意。”赵高慌慌张张的跪在地上。他死活想不明白,大清早的皇帝怎么突然就跟他过不去了。“还有没有其他事了?”嬴政喜怒无常,刚才好像要杀人一样,现在语气又温和了许多。赵高战战兢兢,犹豫良久之后,小声回道:“宫内倒是一切如常,只不过……咸阳城中的百姓似乎流传着什么神人降......

主角:陈庆赵崇   更新:2024-02-23 20: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庆赵崇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政哥,他在CPU你》,由网络作家“生产队的驴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政哥,他在CPU你》,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寡人做的不对?想替胡亥求情?”“小人绝无此意。”赵高慌慌张张的跪在地上。他死活想不明白,大清早的皇帝怎么突然就跟他过不去了。“还有没有其他事了?”嬴政喜怒无常,刚才好像要杀人一样,现在语气又温和了许多。赵高战战兢兢,犹豫良久之后,小声回道:“宫内倒是一切如常,只不过……咸阳城中的百姓似乎流传着什么神人降......

《全集小说政哥,他在CPU你》精彩片段


赵高小心地回答道。

嬴政的脸色立刻冷了几分:“你可是觉得寡人做的不对?想替胡亥求情?”

“小人绝无此意。”

赵高慌慌张张的跪在地上。

他死活想不明白,大清早的皇帝怎么突然就跟他过不去了。

“还有没有其他事了?”

嬴政喜怒无常,刚才好像要杀人一样,现在语气又温和了许多。

赵高战战兢兢,犹豫良久之后,小声回道:“宫内倒是一切如常,只不过……咸阳城中的百姓似乎流传着什么神人降世的说法。”

“其言语多有冒犯圣聪,小人不知该不该说……”

嬴政一听就知道,这所谓的神人定是陈庆无疑。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始皇帝放肆又嚣张的大笑起来,宫娥们脸色骇然,噗通噗通跪了一地。

赵高更是豆大的冷汗噼里啪啦往下掉,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起驾,上朝。”

“赵高你不必跟来了。”

嬴政平淡的语气,却仿佛给了赵高致命一击。

直到脚步声从寝宫中消失,他才缓缓的抬起头。

自从当上中车府令之后,一直是他陪伴始皇帝上朝。

而今……

赵高脸色晦暗,浑身像是被浸入了冰水之中,凉得透彻心扉。

失去了始皇帝的宠信,他的地位必将一落千丈。

哪天触怒了宫中的贵人,落得个尸首异处的下场也不足为奇。

赵高越想越觉得皇帝的态度实在太过古怪,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人的名字。

“陈庆!”

晨光微熹。

始皇帝昂首阔步,穿过园林回廊。

侍者小跑着才能跟的上他,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嬴政刚才几次动了杀心,心中像是点燃了一团火。

蒙家满门被杀,竟是赵高所为!

他何德何能,敢如此对待大秦的三代重臣!

按照嬴政以往的行事风格,早就把赵高拉出去或烹(活活煮死)或车裂。

可最后关头,他还是忍住了。

天地如棋盘。

赵高、李斯都不过是其中小小的棋子。

嬴政却不想当这枚棋子!

他是功盖三皇五帝,一统九州山河的始皇帝!

天地要寡人覆亡,寡人也要跟你们好好斗一斗!

自从统一天下后,嬴政重新燃起了熊熊斗志。

只要他在,无论李斯或者赵高,绝对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就让你们当个见证者,看着寡人逆改天命。

突然,嬴政停下脚步。

“赵崇!”

“小人在。”

嬴政挥退了侍者。

两人站在幽深的回廊中间,四下无人。

“寡人给你一道密令。”

“若是有一天寡人遭逢不测,你立刻率黑冰台的人,先杀李斯,再诛赵高。”

“记得要干净利落!”

秦始皇狠狠的一挥手,眼中凶光四射。

赵崇心中惴惴。

这分明是要灭他们满门的意思!

“小人明白了。”

嬴政点点头,还是觉得不放心:“回头寡人写一道密旨留给你。”

赵崇低着头不敢言语。

陈庆害人呀!

陛下想杀李斯和赵高的念头相当坚决,恐怕这两人活不长了。

真怕哪天陈庆突然嘴巴一秃噜,说点什么关于他的事情。

赵崇想到那可怕的后果,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

麒麟殿。

满朝文武大臣早早恭候于此,等待始皇帝驾临。

不同的是,今天殿内多了一个人。

扶苏坐在王翦的身旁,小声陪着这位岳祖父说话。

除此之外,他还不忘时时和身旁的蒙毅聊上几句,言语间颇多关慰和亲近之情。

这可把蒙毅给高兴坏了,两条眉毛一跳一跳的,喜色不由浮现在脸上。


“李相,陈庆此獠包藏祸心,谋反在先,蛊惑陛下劳民伤财在后。若不尽早除去,将来必成大患!”

“我等不能坐视不理呀!”

又一日,大朝会之后,几名御史大夫找上了李斯,痛心疾首的说道。

“不可妄言。”

“陛下明察秋毫,岂会被奸人蒙蔽。”

李斯板着脸打断了对方的话。

“李相……”

几人又气又急。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御史大夫的本职工作就是弹劾、监察百官,处理各地官员上奏的文书。

陈庆谋反一事,铁证如山。

然而始皇帝居然不杀他,还放任他在咸阳城到处蹦跶。

如今更是渐有风生水起的架势,他们不着急才怪了。

“老夫听闻,陈庆曾夸下海口……”

李斯压低了声音:“咸阳城最近有人流传,城外的水车一旦建成,可抵千万民夫,往后大秦或许会废除徭役,百姓甚是欢喜。”

“这怎么可能!”

“愚夫愚妇,他们是在痴心妄想!”

“陛下怎么会信那陈庆的妖言蛊惑!不行,我现在就要进宫,请陛下斩了此獠。陈庆不除,我就……辞官罢职!”

“对,陈庆不除,我等辞官罢职!”

御史大夫们群情激奋,恨不得立刻冲到城外,对陈庆饱以老拳。

“诸位稍安勿躁。”

李斯这才慢悠悠的说:“据我所知,那水车至多相当于十头骡马。但开工至今,陈庆消耗了多少民力物力?”

“若是它真把水车修到抵得千万民夫那般地步,恐怕把整个大秦全部掏空都不够!”

御史大夫们更加气愤。

“李相,你说怎么办?”

“我们都听你的。”

“要不然……我等召集家丁,今日就除了他!”

一人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

“对,对!”

“我等为朝廷锄奸,陛下应该不会不至于怪罪。就算真要罚下来,我等一力承担!”

“李相,你说句话吧。”

李斯见到此情此景,心中大为满意。

人心可用也!

“此事不急于一时。”

李斯招招手:“等那水车完工之日,就是我等发难之时,到时候……”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暗道宰相高明。

御史大夫们走后,李斯嘴角含笑。

你不是自吹自擂,夸下海口‘功莫大焉’吗?

我就帮你加一把火,再替你吹吹风。

看看到时候你如何收场!

“哼!”

“奸佞在侧?我看你就是最大的奸佞!”

李斯眸子中闪过一道厉色,挥袖而去。

——

渭河水边。

原本普普通通的石滩野地,已经成了一处热闹喧嚣的所在。

上千名工匠和民夫忙得热火朝天,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同样不少。

一块块长达五米多的三角形木架,被四名民夫抬着,小心地从陡峭的石滩绕过去,然后放在已经排光河水的沟渠里。

挖掘河道的工作最繁重,同时也是最简单的。

靠着不断增加民夫,最先完成。

水车的制造紧随其后。

在陈庆的指挥下,高达五丈的水车被均匀的分成了十六块。

先运输到沟渠中,然后工匠再将其一块块拼接安装起来,组成最后的成品。

“嘿吼!”

“嘿吼!”

“嘿吼!”

一群精壮的民夫如蚂蚁般,分列在一根巨大的圆木左右两侧。

它就是水力磨坊最重要的部件之一,转轴。

“此乃紫衫,皇家专用之物。”

“它纹理通直,柔韧有力,且不易腐朽,不易开裂起翘,能满足你的要求吧?”

赵崇站在陈庆的身边,有些心疼的说道。

这一根大料价值上万钱,可够上千户人家一年所需。

它只生长在深山老林中,光是砍伐下来运输到咸阳,就要消耗不知道多少人力。

连内库中的储存也不算太多。

“紫衫?”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

陈庆面露疑惑之色。

“它生长在高山悬崖之上……所结果实如红豆,可入药。”

赵崇洋洋洒洒的介绍道。

“红豆杉?!”

陈庆听到这里,终于知道了它的真名。

“你先说到底行不行?”

赵崇面色不虞的说:“要是不行,我再换其他木料。”

他对始皇帝忠心耿耿,实在不舍得如此浪费。

“刑!”

“我看刑,非常刑。”

“今天在场的一个都跑不掉。”

红豆杉那是妥妥的国一呀!

别说砍下来,你就是折下条枝,也够拘留几天的了。

陈庆没想到水力磨坊居然用上了如此贵重的木材。要是在后世,他这个主事者起码十年起步。

“你到底什么意思?”

赵崇莫名所以的看向他。

“你先盯着,我去看看齿轮准备的怎么样了。”

陈庆摆摆手,朝着锻打棚那边走去。

“东家。”

“您过来掌掌眼。”

“小的们心里慌得很。”

两个一大一小,重达数百斤的青铜齿轮被摆放在空地上,工匠们正在用砺石和扁铲对其进行最后的打磨修整。

“慌什么!”

“齿数点过了没有?对得上吧?”

陈庆打量了一会儿,默默点头。

起码从外观上来看,没有任何问题。

秦朝的青铜器水平极为高超,从兵马俑出土的青铜剑就可见一斑。

“齿数对得上,就是……它不转起来,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

工匠心怀忐忑地回答道。

“明天就能见分晓了。”

“今晚再杀几头羊,大家都吃顿好饭。”

“要是事有不成,也不算我亏待了大伙。”

陈庆洒脱地说道。

“东家……”

有人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不就是断头饭嘛!

“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

“你们在咸阳大狱中,是谁来救的你们?”

“有我在,都把心放回肚子里。”

陈庆安慰了一句,转头看向李乙。

“李乙,你小子琢磨什么呢?”

“是不是又要检举老子?”

越是临门一脚的时候,所有人心里的压力就越大。

陈庆的脾气也暴躁了许多。

“冤枉啊东家,小人绝对没有!”

李乙激动地哭天喊地:“您不是说还没想到该怎么用水力来锻打铜铁吗?小人方才有了点主意。”

“哦?”

“你说。”

陈庆招呼对方站起来。

“东家您看那根转轴。”

李乙指着那根价值万钱的红豆杉,“小人想着,要是它真的能转起来,在上面绑个大铁锤,岂不是就抡起来了?”

“咱们只需……”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

“嘿嘿。”

一名老匠工笑道:“然后你刚凑过去,就被一锤砸烂了脑袋。”

“哈哈哈!”

“李乙你真是异想天开。”

“要是按你这般来,不到半天我们全都得被砸死。”

众人哄堂大笑,臊得李乙满脸通红。

他知道自己出了个馊主意。

那铁锤抡起来力道该有多大,要是被炉台挡住,锤柄势必折断。

可没有打铁的炉台,怎么才能让锤子敲击在铜铁料上呢?

“东家,小的倒是有个主意。”

一名稍显瘦弱的工匠突然开口。

“小的看那木工所用滑轨,甚是省力。”

“若是咱们在炉台下面加个滑轨,铁锤抡过来的时候,就把炉台推上去,打一下再拉回来。”

“如此往复,它不就可以打铁了吗?”

众多工匠们纷纷思考起来。

此计……好像可行。

但是炉台笨重,要是这样一推一拉,岂不是比锻打还要费力?

那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嘛!

“我想到了!”

“我终于想起来了!”

“只要加个杠杆不就行了嘛!”

陈庆忽然高兴地呼喊。

穿越者没有金手指真是寸步难行。

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还要靠手下提醒才能解决。

只要在李乙所说的大锤前面加一个跷跷板。

铁锤落下,跷跷板自然会坠地。

另一端它不就高高举起了嘛。

等跷跷板落到底,铁锤顺势滑落……

咚!

只要在另一端加上锻锤,水力锻打设备就造成了!

“李乙,你去领一头羊。”

“还有你,也去领一头。”

“这是赏你们的。”

陈庆立刻下令。

“东家……”

李乙已经对羊这种动物有了心理阴影,显得犹豫不决。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怕这怕那。”

“你不要我都吃了。”

陈庆不耐烦地说。

“是,那就谢过东家了。”

“谢东家。”

两人这才开心的行礼致谢。

其余的人不由投来羡慕的目光。

他们足有一百个人,哪怕陈庆已经尽量照顾,也不可能羊肉敞开了吃。

再说石匠明日就可打造好石磨和磨盘,要是水车造不成,还不知道有没有下顿了。

陈庆兴高采烈,就要去鼓捣锻打设备的模型。

赵崇若有所思,跟在后头忍不住问道:“我听那两名匠工所言,均是无稽之谈。你为何还要赏赐他们呢?”

“赵统领。”

陈庆回过身来,重重地拍着他的肩膀。

硬邦邦的,极为坚实,不愧是习武之人。

“后世有一位伟人说过,劳动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你要相信群众,依赖群众。”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我先去忙。”

陈庆走后,赵崇一直站在原地皱着眉头。

劳动人民,力量是无穷的……

天大地大,皇帝最大。

王侯将相,哪个不比‘民’贵重?

“此为大不敬之语!”

他连忙掏出小本本,再次把陈庆的狂悖之言给记上。


从秦孝公即位开始,深感‘诸侯卑秦,丑莫大焉’。

为了争一口气,老秦人励精图治,靠着坚韧不屈的精神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不断发展壮大。

到了嬴政加冕为王,奋六世之余烈,横扫六国,一统天下。

东至朝鲜、南据岭南、北达阴山、西抵高原。

除了没有开垦价值的不毛之地,整个天下已经尽归大秦!

陈庆居然说不是要造大秦的反,不是要造嬴政的反?

那只有一种可能……

大秦亡了!

想明白这一点,众臣的脸色不由变得古怪起来。

一来大家都想到了这个答案。

二来则是不敢相信陈庆居然敢如此狂悖!

昔年赵强秦弱,秦孝文王之庶子嬴异人被迫去赵国为质。

在那里,他遇到了野心勃勃的吕不韦,讨来美妾赵姬并生下了一个孩子,名为嬴政!

而后秦国攻赵,赵王雷霆大怒。

嬴异人在吕不韦的帮助下,逃回秦国,却把妻儿留在了赵国。

嬴政的童年十分悲惨。

人在异乡,举目无亲。

孤儿寡母,备受欺凌。

等嬴政回国掌权后,第一个攻打的就是赵国。

秦军攻破邯郸后,嬴政亲自驾临。

故地重游,将年少时所有仇人全部坑杀!一个不留!

赵幽缪王被流放深山,活活饿死!

吕不韦权倾天下,骄狂自大,被流放蜀郡。

他深知嬴政绝不会放过自己,途中饮鸩自尽。

燕太子丹招募勇士荆轲刺秦,后秦攻破燕国首都蓟城。

燕王为了保住国家,被逼弑子,将太子丹的首级主动奉上。

……

一桩桩一件件的陈年往事,无不说明嬴政绝对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

你敢在我头上动土,我就让你物理入土!

毫无疑问,陈庆已经上了嬴政的必杀名单。

大殿之内落针可闻。

凝重的气氛,仿佛连空气都有了重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透着玩味,想要知道陈庆等会儿会不会如秦舞阳那般,吓得屎尿齐流,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穿越不念诗,思想不合格。

在众人的注视下,陈庆昂首挺胸,朗声开口:“大秦军威赫赫,所向无敌。

陛下振长策而于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

“四海景仰,万民皆从。”

他想做个拱手的动作,才发现忘记自己被捆缚着双手,只能颔首示意。

一记马屁拍上去,嬴政的脸色终于多云转晴。

不过眼眸深处的杀意并没有消失。

就凭他预谋造反的举动,就该死!

赵高露出讥讽的笑容,现在说这些,不嫌晚了吗?

“大秦江山皆系于陛下一人。”

“陛下在,则四海升平,国泰民安。”

“但是假若陛下有一天不在了……天下必反!”

陈庆掷地有声的话语,犹如一道惊雷炸响。

嬴政的脸色极为难看,蹭的拔出了太阿剑。

寒光湛湛,肃杀的气息弥漫。

“果然好胆!”

“寡人看错了你。”

嬴政提着太阿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王翦怒道:“陛下,何劳您亲自动手,老臣这就毙了这个狂徒!”

蒙毅同样义愤填膺:“大不敬!贼子寻死!”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在紧张肃杀的气氛中,陈庆突然仰天大笑,猖狂至极。

“史记: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

“至平原津而病,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

陈庆目光平静:“陛下,您的一生都写在历史书上,我怎么会记错?”

“非小民之言,而是史学家如此记载。”

“何来小民狂悖之说?”

感谢司马迁,感谢大秦粉,感谢网上的喷子。

在某个关公战秦琼的朝代实力大比拼帖子下,陈庆跟别人喷了一百多楼。

这段资料还是那时候查阅的,并且因为不方便复制,深深地记在脑海里。

“你说什么?”

嬴政停住脚步,心神俱震。

始皇崩于沙丘平台……

这句话仿佛当头一棒,砸得他头晕目眩。

寡人怎么会死呢?

难道那些方士一个都没找到仙药?

三十七年十月出游,次年七月……

那不是只剩下短短五年!

嬴政倒吸一口凉气,眼前阵阵发黑。

这怎么可能!

“妖言惑众,逆贼受死!”

王翦就像个点着了的炮仗,上去一把揪住陈庆的胳膊,提起砂钵大的拳头抬手欲打。

赵崇身为亲卫,已经拔出了宝剑。

眼看着粗糙的拳头即将落在自己脸上,陈庆暗道一生:糟糕,玩脱了!

“武成侯住手!”

幸亏,关键时刻嬴政一声喝令,让陈庆免遭厄运。

王翦火爆的脾气上来,连皇帝的话都不想听:“陛下,不杀此獠,老夫誓不为人!”

嬴政目光凌厉:“你先放开他。”

“诺。”

王翦狠狠地瞪了陈庆一眼,含怒将其推开。

蹬蹬蹬。

陈庆连退好几个步,打了个趔趄,差点扭到脚腕。

“嘶~”

他深吸了口气,目光幽怨地盯着头发花白的王翦。

武成侯王翦?

这笔账我记下了!

敢打老子?

将来有你求着我的时候。

王翦没想到陈庆居然还敢不服气的瞪着自己,顿时勃然大怒,差点就忍不住违抗皇命,将陈庆格杀当场。

行行行,你眼珠子大,我瞪不过你。

陈庆感受到这位沙场老将身上如实质般的杀气,无奈地偏过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听说你有个漂亮孙女来着……

陈庆不由阴暗的在心里想着。

“陛下。”

赵崇见嬴政向陈庆走去,一个箭步挡在前面。

“无碍。”

短短时间内,嬴政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咦?”

陈庆大感震惊。

任谁听说了自己未来将死于何时何日,都不免心神动摇。

若是胆小的,怕是已经惶惶不可终日。

“嗤。”

嬴政见他惊诧的样子,不由发笑。

“陛下不愧是千古一帝,这般心性,亿万中无一。”

陈庆心悦诚服的说道。

“你说寡人五年后会薨于沙丘?”

嬴政淡淡的开口。

“然也。”

“史书确实如此记载。”

陈庆恭敬地回答。

“哈哈。”

秦始皇的神色说不出的淡定从容,好像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他负着手,一边踱步一边感慨地说:“寡人生于赵国,彼时秦赵两国互相攻伐,赵人无不视我为仇寇,恨不得我死。”

“少年时,吕相欺寡人年少,把持朝政。”

“母后与其沆瀣一气,密谋篡位。”

“他们也巴不得寡人去死。”

群臣勃然作色,战战兢兢低下头去,不敢做声。

这段往事在秦国无人敢提起,谁提谁死!

“韩、赵、魏、楚、燕、齐,六国之君,哪一个不想寡人死?”

“但寡人还在!”

“他们哪一个得偿所愿了?”

“就说这天下!”

“盼着寡人驾崩的六国遗民百万千万,不差你一个!”

嬴政猛地转过头来:“寡人跟你赌……”

“赌五年之后,寡人还在这里。”

陈庆在他强大的气势压迫下,脸色微微发白。

卧了个大槽!

这就是千古一帝气场全开的样子吗?

原来王霸之气真的存在!

“陛下,小民从未盼着您驾崩,乃史书所载。”

陈庆替自己澄清了一遍。

嬴政不耐烦的转身离去:“把他带下去,关起来。”

“哼!”

“就算寡人真的不在,还有我儿扶苏!”

“还有大秦百万雄兵,忠臣良将!”

“这天下,还是我大秦的江山!”

嬴政的性格和大多数老秦人一样,坚韧不拔,不肯服输。

他如果那么容易屈服,恐怕早就在一次次的挫折中郁郁而终了,不可能取得如今的成就。

赵崇上前按住陈庆的肩膀,怒喝道:“跟我走!”

“且慢。”

“陛下,请再听我一言。”

陈庆在路上想过无数种可能,万万没想到秦始皇竟然是这种死犟的性子。

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

嬴政果然停下了脚步。

“陛下,要是扶苏殿下在就好了呀……”

一声长长的叹息,却让嬴政如同五雷轰顶。

他的牙关咬的咯咯作响,从齿缝里吐出一句:“你说什么……”


“始皇帝驾到——”

赵高拖着长长的尾音,中气十足的喊道。

“罪民参见陛下!”

“小人参见陛下!”

河岸边的石滩上哗啦啦跪倒了一大片。

工匠和民夫顿首于地,大气都不敢出。

赵崇以及士兵都有爵位在身,是不需要行跪拜礼的,只需作揖即可。

陈庆来自后世,可没什么动不动跪别人的习惯,即便对方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他和赵崇一样,作揖行礼。

反正我都谋逆了,还差这个?

“陛下。”

赵崇疾步上前,心中疑惑不已。

按照时间来算,现在应该是大朝会的时间。

怎么始皇帝带着满朝文武大臣来了这里?

嬴政没有开口,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来到李乙身边,用脚尖轻轻碰了下沾满黄泥的羊骨。

“这是什么?”

噗通。

李乙面无人色,呈大字型瘫在地上,冷汗涔涔而下。

他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仿佛被一座大山死死压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吾命休矣!

嬴政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往赵崇看去。

刷!

赵崇的脸色先红后白,缓缓低下头去。

其余的铁鹰剑士用最快的速度或蹭或抹,把嘴角的油光揩去。

“赵崇,这羊是谁吃的呀?”

嬴政淡淡地问道。

“回陛下……”

赵崇嗫嚅着不敢开口。

李斯和一干御史大夫气势汹汹来此,准没有好事。

他要是敢认,哪怕始皇帝回护他,也免不了要惩戒一番。

“陛下,是小民吃的。”

陈庆站出来,朗声开口。

众多铁鹰剑士如逢大赦,同时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庆,神色十分复杂。

李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瞬间精神百倍。

“赵府令,大秦律对百姓食肉如何规定?”

赵高趾高气扬的喝道:“大秦律:诸侯无故不得杀牛,大夫无故不得杀羊,士无故不得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

“若有犯者,庶人食珍笞十,杀犬豕罪加一等,杀羊再加一等。”

“当判劓(yì)刑(削鼻子)。”

大秦律法严苛,平民百姓吃肉,要打十板子。

看过古装剧的都知道,衙役的水火棍别说十板,要是手重了几棍子下去就能打死人。

陈庆杀羊,罪责直接来了个两级跳,越过流放刑,到了肉刑的阶段。

李乙骇得肝胆俱裂,裤裆里不知不觉就湿湿热热的一大片。

此刻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东家为何不叫别人去杀羊,偏偏寻了我?

削了鼻子,人还能活嘛!

李斯用幸灾乐祸的口吻问:“陈庆,你可有爵位在身?”

“小民并无爵位。”

陈庆干脆的回答。

“那你可有一官半职?”

“也没有。”

李斯顿时露出胜券在握的眼神,“陛下,微臣请按大秦律惩处此獠。”

“不如此,不足以服众。”

“不如此,秦法必坏,天下乱矣。”

御史大夫们群情汹汹。

“臣附议。”

“臣附议!”

“大秦以法治天下,请陛下按律问罪。”

陈庆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好家伙!

李斯你这个奸相,故意针对我是吧?

就你后面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凡拿出一件来,都够秦始皇杀你十遍八遍了。

无非是现在不到时候,我还要留着你的把柄当底牌。

你还搁这儿支棱上了?

“陈庆,你可有话说?”

嬴政面无喜怒,悠悠地问道。

“小民方才听闻:秦朝以法治天下,对此深感认同。”

“天下皆知大秦强,强于何处?从何而来?”

“乃商鞅立木,变法而强。”

“功必赏,过必罚。”

“将士用命,百姓用心,大秦焉能不强?”

李斯心头不禁泛起了嘀咕。

原本以为陈庆会为自己辩驳,他怎么还夸上大秦的律法了?

难道大秦律好,削你的鼻子也好?

“然!”

陈庆话锋一转,指着跪伏于地的工匠和民夫:“吾等为大秦效力,于此营建水车,为的是什么?”

“强秦!”

“为的是让天下千千万万百姓都能吃得上肉!”

“此事若成,功莫大焉。”

“天下百姓都能吃得上肉,为何他们就不配吃一顿肉呢?”

“古贤者有云: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陛下若要惩罚小民,小民无话可说,”

“但就怕此举寒了天下百姓之心。”

“都如小民这般,谁还敢为大秦出生入死,谁还敢为大秦献计献策?”

陈庆一揖到底,再不说话。

李斯瞪大了眼睛,气得七窍生烟:“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利嘴!”

“陛下,不可听信他花言巧语。”

“法就是法,岂容随意更改?”

“信口胡言,你好大的口气,如何敢说让天下百姓都吃得上肉?”

“荒唐!微臣请斩此獠,以正人心!”

御史大夫群情激奋。

他们万万没想到,陈庆虚晃一招,居然杀了个回马枪。

而且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信誓旦旦说自己什么‘功莫大焉’。

简直荒唐透顶!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嬴政喃喃念着这句话,有些诧异的望向陈庆。

他从未听过这句‘贤者所云’,但细细一想,又觉得回味无穷。

“蒙卿,你如何看?”

嬴政把这个问题丢给了心腹近臣。

“回陛下,微臣认为……”

蒙毅感觉无数道目光全部聚焦在自己身上。

毫无疑问,是李斯为首的一干御史大夫。

“秦以法强。然而先王和陛下慧眼识人,选贤任能同样是大秦能横扫六国的根源之一。”

“若无招贤令,何来商鞅变法?”

“若无……”

蒙毅及时压下了话头,然而还是招来了李斯恶狠狠的目光。

这不就是指桑骂槐吗?

要不是秦始皇不拘一格提拔他,李斯还只是赵国的小吏,何谈今日的宰相之位。

“寡人想起来了。”

“赵崇,昨晚你禀报过此事,对吧?”

嬴政慢悠悠地说道。

赵崇一愣,马上低头道:“诺!小人确实禀报过。”

“那这羊就是寡人赐下的了。”

“陈庆自然无罪。”

嬴政负手而立,一言而决。

李斯等人纷纷低头,虽然气愤难当,却没人敢顶撞。

别看先前在朝堂上跳的那么欢,那是因为喷的是陈庆。

如果目标换成秦始皇,谁有那个胆子?

“陈庆。”

“小民在。”

“你说要让天下千千万万百姓都吃得上肉?”

“小民确实是如此打算。”

“靠这水车?”

“然也。”

一番君臣奏对,陈庆回答的痛快无比。

嬴政目光森严:“寡人等你实现那一天。”

“小民必定全力以赴,绝不让陛下失望。”

陈庆掷地有声的回答。

嬴政转身:“回宫吧。”

赵高不着痕迹的瞄了陈庆一眼,暗道:这样都能让你逃过去,将来必成大祸!

秦始皇的大部队络绎而去。

赵崇长舒了口气。

再不敢了!

以后绝对不能跟陈庆这个祸害混在一起,绝对没好事!

“大家都愣着干什么?”

“炭火都快熄了,快快添些炭火。”

“李乙,再去杀一只羊,我还没吃够呢!”

陈庆得意洋洋的喊道。

噗通。

李乙刚刚站起来,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还杀呀?

东家您不怕死,万万不要拖累小的啊!


“诺。”

赵崇上前,三下五除二把捆缚陈庆的麻绳解开。

他一直盯着对方的眼睛,如果对方怀有异心,还要早做提防。

“谢陛下。”

陈庆活动着酸疼的肩膀和手腕。

这苦逼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一番折腾下来,他全身都快散架了,无处不在隐隐作痛。

“陈庆,寡人且问你……”

“陛下,还有外人在场。”

嬴政悠悠的开口,却被陈庆打断。

赵高登时怒目而视。

他是嬴姓赵氏,妥妥的皇帝自家人。

掌管皇帝内宫辂车、法马(皇帝专属马车),以及随驾出行。

相当于秦始皇的司机兼首席秘书。

他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二十多年,早已被嬴政当成了心腹肱骨,怎么能算是外人!

“赵高,你先出去。”

“诺。”

嬴政一声令下,赵高不敢耽搁,倒退着离去。

他阴毒的瞪了陈庆一眼,暗暗把这个仇记在了心里。

“赵崇……”

“陛下,赵统领就不需要了。”

嬴政敢玩这么大,陈庆却不敢奉陪。

如果偏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天知道会不会有三百神弩手埋伏在暗处。

万一哪个神经紧张,抬手给他一箭怎么办?

嬴政没说话,算是默认了他的请求。

赵崇有些意外的看着陈庆。

按理说他和赵高都是内官,赵高的官职还在他之上。

怎么就单单让弱不禁风的赵高出去,却留下了武功高强的他?

“陈庆,你真是那所谓‘穿越者’?”

殿内没有了外人,秦始皇先没有追问扶苏的死因,而是问起了陈庆的来历。

“正是。”

“小民来自2200年后。”

陈庆老实地回答。

“两千两百年后?”

“那大秦……”

嬴政本能反应一般问道,话刚出口又及时止住。

他一直坚定的认为,凡是地上跑的,绝没有哪个是大秦的虎狼之师对手。

老秦人从一场胜利走向另一场胜利,哪怕短暂受挫,舔舐伤口以后也会很快卷土重来。

这种信心已经化作了一种信念。

放眼天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大秦怎么会亡呢?

哪怕两千多年后,大秦的江山也应该固若金汤才对。

但是按照陈庆透露的意思,在他死后短短几年,大秦就没了!

“天下无万世不移之王朝。”

“哪怕到了后世也是如此。”

陈庆利落的说道。

“哦……”

嬴政背对着他,看不清神色如何。

但是陈庆觉得,这位霸气绝伦的皇帝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认可这样的说法。

“寡人心中有疑惑,不知你可否解答。”

“陛下请讲。”

“你既然自称来自两千多年后,那史书有没有记载,寡人因何而死?”

“果真是因为疾病吗?”

嬴政从头到尾,完全就不相信这个说法。

他才44岁,正处在年富力强的时候。

说句实在话,嬴政巴不得六国能重新回来,让他挨个再打一遍。

不如此,不足以证明他的雄才大略。

不如此,简直浪费了大秦百万虎狼之师。

没有对手以后,真寂寞呀!

北方的匈奴一打就跑,南方的百越就会往树林子里钻。

哪像六国这般,兵对兵,将对将,堂堂正正与他厮杀个痛快。

“陛下,这个我还真知道。”

陈庆的心情放松了些许。

“说。”

嬴政转过身来,神情镇定无比。

“史书记载,秦朝天下之事,无大小皆决于上。”

“始皇帝极为勤政,每天批阅的奏章多达一百二十斤。”

“长期的操劳,给他的身体健康埋下了隐患。”

“加上陛下长期服食丹药,导致慢性中毒,因此在出巡途中舟车劳顿,引发了连锁反应,才……”

陈庆的脖子还在流血,这回学老实了,及时止住话头。

“你说什么?”

“寡人服食的丹药有毒?”

嬴政听到史书夸他勤政的时候,脸上不由浮现出喜色。

不枉他每天劳碌奔波,起码后人记得他的功绩。

可听到后面,他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陛下,确实如此。”

陈庆不顾赵崇的眼神提示,固执的坚持自己的说法。

全天下都知道始皇帝酷爱寻仙问道,以求长生之术。

但是敢当面劝阻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没落得好下场。

赵崇眼中闪过莫名的神色。

从未见过如陈庆一般,想尽千方百计找死的人。

皇帝不爱听什么,你偏要说什么。

难道活着还能难受不成?

“陛下,如今方士道人炼制的丹药,多以丹砂为原料,所以才呈暗红之色。”

“而丹砂的化学成分叫硫化汞,乃是实打实的剧毒之物。”

“长期服用,它的毒素会破坏身体内的血管,并且沉积在五脏六腑。”

“时日短还看不出来,但哪一天若是爆发开来,再健壮的男儿也会丢了性命。”

“陛下若是不信,遣人用鸡鸭鼠兔等动物一试便知。”

“体型越小,发作越快。”

“十天半个月,应该就能知道结果。”

后世烂大街的知识,陈庆说起来口若悬河,不带半点停顿。

嬴政面露思索之色。

他听不太懂陈庆嘴里陌生的词汇,不过丹药是一种慢性毒倒是明白了。

“赵崇!”

“诺。”

“寡人命你查办此事,就按他说的去试药。”

嬴政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若果真有毒……立刻将所有方士擒拿!”

“诺!”

赵崇点头应下,人却没走。

他还要留在偏殿内,保护皇帝的安全。

陈庆暗暗感慨:各位大师,真是对不住了。

你们坑蒙拐骗,在大秦地位超然,好日子也过了不少吧?

如今我只是为了自保,可不是故意坑害你们。

到了地下冤有头债有主,别来寻我的不是。

陈庆曾经好奇过一个问题。

为什么历史书上总是记载始皇帝坑杀多少人,而不是常见的砍头、吊死。

直到有一天他翻看地图才发现,八百里秦川正好在黄土高原上。

这里的黄土又松又软,特别适合埋人。

“陈庆……”

“小民在。”

嬴政按下复杂的心思,转过头来目光威严的喝道:“寡人姑且就当你说的确有其事。”

“但扶苏性子纯良忠厚,绝不可能造反。”

“寡人又怎么可能赐死他!”

“你今日若说不出个缘由来……”

陈庆悚然一惊。

卧槽,刚才还想着老秦家的土特别适合埋人,你这就打算埋我了?

小说《政哥,他在CPU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