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优质全文

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优质全文

辣椒只吃小米辣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越重生《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辣椒只吃小米辣”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流春周溪亭,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户簌簌作响,里间垂下的轻纱被风吹得泛起波浪,床头点着的烛光左右摇晃了两下,房间里也跟着忽明忽暗。......

主角:流春周溪亭   更新:2024-02-12 23: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流春周溪亭的现代都市小说《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优质全文》,由网络作家“辣椒只吃小米辣”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重生《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辣椒只吃小米辣”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流春周溪亭,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户簌簌作响,里间垂下的轻纱被风吹得泛起波浪,床头点着的烛光左右摇晃了两下,房间里也跟着忽明忽暗。......

《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优质全文》精彩片段


陈昕言眉间闪过一抹懊恼,却又很快说道:“不关琼表姐你的事,要怪也怪我,没想到留个丫鬟等着善表姐......”

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只能寄期望于善表姐福运深厚,能够安然无事,不然她这辈子都不能安心了。

马车很快回到文阳侯府,陈叙言从前头那辆马车上下来,快步来到第二辆马车,掀开马车帘子,把江善抱了下来。

陈昕言已经焦急地敲响侯府侧门,很快门内的奴才打开门,正准备笑脸请安,就被她一把推开,一行人脚步匆匆地去了内院。

守门的奴才看到被陈叙言抱着的,毫无声息的二姑娘,脸色猛然一变,没忍住重重地吸了口冷气。

落后一步的江琼扫了眼这人,细声吩咐道:“二妹方才在庄子上迷路,不小心落了水,你快去通知母亲。”

她的声音并不算大,但也在周围奴才能听清的范围内,众人还来不及冒出什么想法,就听她继续说道:“我先去二妹的院子,你刚才下水救人把衣裳打湿了,就先回去歇着吧。”

她这话是对着身旁浑身湿漉的冬橘说的,说完就让碧桃扶着她去了望舒院。

*

“大夫,我这女儿没事吧?”

陈氏面色微白地坐在椅子上,时不时抬头往里间看,手上端着的茶水变凉了也没察觉,直到看见里间的纱帘被人掀开,眉须皆白的大夫从里面出来,猛地一下从椅子上起身,焦急地询问道。

她确实不喜欢这个总和她对着干的女儿,但初一听到她落水昏迷的消息,她心底没有一丝高兴,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刺痛。

老大夫摇摇头,陈氏等人立马屏住呼吸,紧紧地盯着他,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夫人先不必担心,府上姑娘于性命无忧,只是......老夫替这位姑娘把脉,发觉她脉沉而虚,明显是气血不足之象,血不达四末,体内必有虚症,这几日又恰是她月信前夕,此次落水受了太多寒气,日后只怕与子嗣有碍......”

“什么?”

陈氏身子一晃,堪堪扶住旁边的高几才站稳。

女子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不就是传宗接代,一个无法生育的女子,哪府会愿意娶她?

她闭了闭眼,心里涌上些许苦涩,她是不愿她嫁去陈府,却也从没想过会因为这种方式......

是的,在陈氏心里,文阳侯府和陈府的亲事,已经算是告吹了。

陈昕言听见这话,赶忙焦急问道:“大夫,有没有什么药可以治好表姐?不拘多少银子都行。”

老大夫叹息一声,缓缓说道:“府上姑娘应是自小就有体寒之症,寒气在体内聚集日久,已经深入肌理,不是寻常几月就能调养好的。”

他这话说得隐晦,却也将意思表达了出来,她的寒症能够调养,但需得费上数年或者数十年的时间。

见对面几人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老大夫目光微虚地转开,心里安慰自己,他也没说错,这位姑娘确实有体寒之症,只是没他说得这么严重罢了。

他也不想欺骗她们的,但谁让那人给的太多了呢。

陈氏无力地撑着高几坐下,语气消沉道:“......我知道了,还请大夫为小女开药吧。”

月明星稀,微凉的夏风吹得窗户簌簌作响,里间垂下的轻纱被风吹得泛起波浪,床头点着的烛光左右摇晃了两下,房间里也跟着忽明忽暗。


来人一动不动,僵直的犹如坚硬的磐石,江善费力地睁开眼睛,却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玉白的指尖落在他俊美的侧脸上,口中发出微弱的祈求。


可惜她的声音实在太小,尚未让人听清便散落风中。

男人紧绷着下颌,带着清香的灼热呼吸喷洒在他颈上,让他眸底骤然一暗,喉结不由得吞咽一下,臂弯微微用力将怀中女子拢到胸前,随后缓慢的低下了头。

跟在男人身后赵安荣身体僵硬一瞬,而后像是反应过来,猛地垂下头去,悄无声息地往后退了出去。

*

热!

江善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浑身热得难受,湿漉漉的很不舒服,下意识伸手挥开盖在身上的外衣。

揉着发胀的额头从床上坐起来,余光瞥到四周陌生的摆设,迷茫的脑海顿时拨开迷雾,让她立即僵在原地。

她长而翘的眼睫飞快颤抖着,注意到散落在床沿的衣裳,心口像是坠着一块寒冰,凉得她浑身发抖。

蓝粉色的上襦松垮垮地搭在肩上,露出白皙的肩头和里面淡粉色的抹胸,抹胸上的束带松散地垂在两旁,差点兜不住胸前丰盈。白雪也似的肌肤像是泛着光,上面两抹暗红色的痕迹尤其显眼,看上去透着十二分的旖旎。

她吓得脸都白了,赶忙往下看去,同色的百褶裙像是被人狠狠揉捏过,好在并没有褪下还穿在她身上。

身上的感觉不明显但也存在,脑子闪过某些模糊又香艳的片段,她咬着唇不让眼里的泪珠滚下。

等做足心理建设,她才颤抖着手拢住散开的衣襟,捡起床角处扔着的珍珠簪,正要穿上绣鞋,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低咳,江善吓得寒毛直竖,差点从床沿滚了下去。

她循着声音看过去,赵安荣站在红木四扇绣百蝶的屏风后面,讨好地向这边露出半个脑袋,见她看过来,连忙向她招了招手。

江善闭了闭眼睛,快速调整好情绪,确认自己就算再见到盛元帝也不会心神崩溃,这才跟着赵安荣去了旁边的隔间。

房中温暖幽香,亦如方才包围在她周身的气息,她的牙齿咬在嘴唇上,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这里说是隔间,比起方才的房间小不到哪里,两间屋子打通,里面的装设富丽堂皇,错落有致地摆放了不少珍贵的玩器古董,白釉划花梅纹瓶、粉彩牡丹纹菊瓣盘......右侧立着一大排木架,上面亦是放满了各类书籍,前方是一张黄花梨的大案,案上磊着笔墨纸砚,各色画卷笔筒。

由珍珠串成的珠帘垂下,遮住里面若隐若现的人,他半垂着头,只半张脸就能看出他长得十分俊美,身上气势威仪,像是半阖着眼的猛兽,就算小憩也不容冒犯。

赵安荣撩起两旁的珠帘束好,压低声音提醒道:“姑娘,还不快行礼。”

江善身子猛地一颤,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砰’的一声直挺挺跪了下去,听得旁边的赵安荣没忍住咧了咧嘴,差点也跟着双腿一软。

这道声音,成功唤醒书案后假寐的人。

他睁开眼睛,很容易就看到下方跪着的人,清瘦宛如能看到脊骨的后背,乌黑浓郁的发顶,以及那轻微颤抖的削肩。

气氛十分安静,江善不敢说话也不敢抬头,只能隐约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了身上。



一辆垂着青色纱帘的马车缓缓驶入绣南街,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一轮金红的太阳穿透云层,从车窗洒落进来,镂空细花的纱帘把阳光筛成斑驳的光影。

周溪亭伸出纤长葱白的玉指,悄悄撩起纱帘的一角,满含新奇地朝外边打量。

两侧伫立着酒楼、客栈、面馆、杂货铺、绸缎铺......往内一些,是各式各样推着小摊的摊贩,正卖力地向过往行人吆喝。

街上人头攒动,有五六岁的小儿扎着红揪揪在人群里玩闹穿梭,或是围着糖人摊子打转,或是跟着卖糖葫芦的小贩......

她在江宁府时,极少有出府的机会,就这般简简单单充满烟火气的场景,她却是看得着迷不已。

此时,茶楼二层的一处客房中,男人正百无聊赖地拨动着手上的茶盏,余光不经意瞥到下方一只葱白细腻的玉手,目光下意识追了上去。

马车停在一间绸缎铺子门前,流春先跳下马车,然后侧过身小心地扶着周溪亭下来。

周溪亭抬头看了眼面前的铺子,铺面不算很大,里面却收拾的很干净,各类成衣也是整齐摆放着,只一眼就给人干净利落的印象。

刚踏进铺子,就有小二上来招呼,满脸笑意地询问:“小的见过两位姑娘,姑娘是想选成衣还是绸缎布料?”

流春替周溪亭回话道:“成衣也要,不过你们这儿要是有什么好的布匹,也拿上来我们看看。”

“没问题的,两位姑娘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拿。”小二忙点头答应,很快就去里间库房把布料拿了出来。

那是一匹海棠红的杭绸,颜色鲜艳夺目,似有流光溢动。周溪亭看到它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流春小心地摸了摸,眼睛一亮:“姑娘,就要这个吧,再配上梅花,要攒心图样的,最好再用金线绣上花蕊,到时候一定很好看。”

周溪亭心里是想要,又害怕万一太贵,她拿不出那么多银子该怎么办?

她出来前,身上也就带着往年积攒下来的二百两银子,外加年节时分,周父周母随意打发的赏赐,也就是些银花生银瓜子等物。

小二见两人都挺喜欢的,却一直犹豫着拿不定主意,便想到可能是价格上的原因,就笑着说道:“这杭绸咱们东家只进了十匹,如今也就剩下这一匹了,姑娘若是喜欢,小的可以给您算便宜些,一匹只要四十两银子。”

“四十两......”周溪亭低下脑袋,在心里衡量到底要不要买。

四十两银子都够她买两身成衣了,这杭绸买回去还得现做,耽搁时间不说,绣花攒图也是麻烦,到底是不划算。

她抬起头看向小二,抿唇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想了想还是决定选成衣,这些劳请你再放回去。”

被拒绝小二也不见生气,依然笑呵呵地领着两人去了挂着成衣的地方,最后在小二声情并茂、口若悬河的介绍下,周溪亭没忍住,一下子买了四套成衣。

从绸缎铺子出来,她的手都是抖的,若不是最后关头她咬牙挺住了,只怕还得再买上两身不可。

果然到了哪里,都不能小瞧任何人,前世她若有这小二的口才,还不早将文阳侯府一众人怼得没脸见人了。

她心里感叹的同时,手上动作也没停,捻了绣帕擦拭额头,没料想冷不丁抬头瞥到了对面二楼上。

两人猝不及防打了个照面,都有一瞬间的怔愣。

是他,昨日在业云寺遇到的那个人!

周溪亭回过神来,想到也算是相识一场,便微弯起唇角向二楼上的人点头示意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而后就扶着流春上了马车。

二楼上的男人低笑一声,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似乎也因为这一枚浅浅的笑容,就得到了抚平。

不得不承认,对面的小姑娘有着十二分的美丽,最重要的是她的每一处似乎都长在他的审美点上。

她的眼睛生得十分好看,圆溜溜的杏眸在眼尾处微微上挑一个弧度,透出些无辜的妩媚,眼眸圆润有神,清澈莹透,仿佛能看到人心尖里去。

皮肤白皙,犹如上好的白玉,睫毛长而卷翘,在眼下打下一道阴影,嘴唇殷红饱满,娇艳欲滴,看着似乎就能想象到咬上去是何等滋味。

他身边最不缺得就是各种美人,却没一人如她这般,让他看着顺眼。

没错,就是顺眼,瞧着竟是无一处不好。

赵安荣就站在一旁,见男人目光微凝,便主动凑上前说道:“奴婢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江南织造进献了几匹缎子,有霁青的,藕荷......浅红都有,原想着这些颜色太过娇嫩,如今不如给那位姑娘挑两匹过去,也好过放在库房落灰。”

这话其实是有些夸张了,江南织造进贡的缎子,说是价值千金也不为过,哪里会到落灰的地步。

“你倒是会做人情。”男人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这眼神说不出的冰冷,从他漆黑的眼中,射出一阵阵寒光,彻骨的寒意,周围的一切瞬间冻住,犹如身在冰窖。

赵安荣当下就脸色不好了,暗道自己一时大意,不该随意揣度主子心思的。

又想到文阳侯府为了二皇子殿下,在京城上蹿下跳,肆意结交大臣,陛下只怕早就对他们不满了,只等耗尽最后一丝情分,就是文阳侯府的大难临头之日,又怎会在这个关头纳了文阳侯的女儿进宫。

他真是一时脑热,居然没想到这一点。

赵安荣简直是悔不当初,硬着头皮解释道:“奴婢就是瞧着小姑娘挺可怜的......”

男人,不,或者说是大昱朝的第六位皇帝,御极天下将近二十载的主人,盛元帝轻笑着说道:“朕的内官总管,什么时候这么容易心软了?”

这话赵安荣哪里敢接,只能装傻充愣讪笑着。

好在皇帝也没准备和他计较,不轻不重地往他腿上踢了一下,“还愣着做什么,回行宫!”

赵安荣不躲不避,生生受了这一脚,这才如逢大赦一般笑道:“是,是,奴婢这就去安排马车。”


夏日的天总是亮得格外早,西边的天空还挂着一轮弯弯的虚影,东边却已经是红彤彤的一大片,旭日从江面喷薄而出,将清波荡漾的江水染得金碧辉煌,这么大的一整个天空被分成两半,一边是朦朦胧胧的清冷,一边是瑰丽绚烂的艳丽。

在这金乌初升之际,永嘉府的码头上已经是热闹非凡,来往行商络绎不绝,有的船里装着沉重的货物,刚一停靠就有一群壮汉争相挤来。

周溪亭坐在临窗的小榻上,神情新奇地看着外面,薄薄的雾气自码头两侧的小摊上飘来,她轻轻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酸酸辣辣的味道。

流春端着热水从外面进来,伺候着周溪亭洗脸洗漱,上妆梳头,随后将早就熏好的衣裳拿了进来。

那是一件玉簪绿撒花襦裙,又挑出一枚累丝莲花青玉簪和一对赤金珍珠耳坠给她带上,系上一枚同色绣梅花纹荷包,旁边是一枚压裙角的云形环佩。

因为连日来的噩梦侵扰,她眼下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淡淡的青影,显得气色不如往日,流春便为她敷了一层薄薄的脂粉稍作掩饰。

等这一切弄好,流春满意地点点头:“姑娘真好看!”

这还真不是流春有意夸大,实际上周溪亭小得时候,就已经显出颜色不凡来,如今人长开了,更是桃羞杏让,人比花娇。

她五官精致鲜妍,仿若神明精雕细琢而成,眉如远山含黛,眼若秋波含情,鼻梁小巧挺直,嘴唇是非常健康的粉色,肌肤白皙如玉,吹弹可破,虽穿着打扮简单,头上只别了一只精巧的青玉簪,却也无法掩盖她出尘的气质。

这般容貌,说一句倾城绝色也不为过。

周溪亭看着妆奁镜中的自己,眼神有一刹那的恍惚。

她都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看过自己了,上一辈子,她一心都在与江琼争宠上,人也难免显得浮躁和阴郁。

大梦一场,或许是真的放下了,她整个人都开始沉稳柔和下来,原本被遮掩的容貌也变得耀眼起来。

都说相由心生,不外如是。

“瞧瞧,姑娘看自己都看呆了过去。”流春捂着唇打趣道。

周溪亭回过神来,脸上浮起羞赧的粉色,娇睨了流春一眼,说道:“你只管再说,我是要没脸见人了。”

*

小岙山占据地利之便,临近永嘉府,就在城外几里处,山上还修建了一座闻名于世的业云寺,据说是灵验的很,香火鼎盛,每日来往有不少香客,还有远在千里的信徒跋山涉水来此地参禅拜佛。

下了船后,周溪亭乘上一辆马车,坐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小岙山就到了。

因为每日来往香客的原因,小岙山下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市集,车夫将她们送到市集中,约定好下午来接的时间,就回去了。

周溪亭将脸颊边被风吹起的秀发别到耳后,抬头往小岙山上看去,山势不算很高,从山脚往上修有一条石阶,两侧是各种恣意伸展枝桠的大树,再往上,能隐约瞧见隐藏在绿树从中的杏黄的寺庙。

她们刚从马车上下来,就有轿夫前来询问,流春摆了摆手打发走轿夫,这才扶着周溪亭往山上去。

一同往山上走的人不少,除了像周溪亭这种纯粹去上香的,还有许多背着瓜果点心沿路叫卖的,孩童们笑嘻嘻地穿梭在人群中,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走在半山腰时,周溪亭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莹白的小脸染上诱人的粉色,她低头锤了锤绵软的双腿,和流春相互搀着去了旁边的石凳上坐下。

刚准备舒一口气,余光冷不丁瞧见两人拾阶走来。

打头的是一位穿着靛蓝色常服的男人,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流云纹滚边,衣角用金翠二线绣有繁复暗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他没有佩戴钗冠,深黑的头发披在背后,只上半部分用一条同色发带束起。

他应当是已过而立之年,剑眉凤目,鼻正唇薄,身上没有少年人的恣意执拗,而是给人一种温和儒雅的感觉,但这并不削减他的魅力,反而让他多了几分岁月沉淀的深邃,模糊了年龄。

他后面跟着一位面白无须,穿着灰色便服的中年男人,男人身体习惯性地微向前倾,像极了那些能够随时听候主子吩咐的仆从。

这是一主一仆。

周溪亭心里闪过这个想法,眼神不着痕迹地往后面那人看去,她总觉得这人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等要细想的时候又总是蒙着一层薄雾,让她如何也想不起来。

她苦恼的拧着眉头,对面两人已经走近了。

赵安荣早就发现了对面小姑娘偷看的眼神,见主子没有阻止,便笑着问道:“小姑娘,你总是看我作甚?”

偷看还被人抓住,周溪亭难免有些尴尬,红着脸小声解释道:“没、没有,我就是觉得您有些面善。”

虽然不清楚这两人的身份,但见他们就这般简单的站着,磅礴的气息便从身上轻泻而出,瞧着就不像普通人。

周溪亭不敢大意,说话间也不免带上了敬称。

“你是去过京城?”

赵安荣细细打量了眼对面的人,确定没在哪家官眷夫人身边见过她,难不成又是哪位大人想出来的小把戏?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心里对周溪亭的印象瞬间跌入谷底。

周溪亭不知道对面的人想到了什么,看她的眼神陡然冷了下来,她愣了一下,摇头说道:“没有,我之前一直生活在江宁。”

“江宁么......”赵安荣想了想,是一处离永嘉府有半个月路程的地方,“江宁好呀,气候温暖宜人,那里还盛产各种果子,蜜桔、脆李、肺果、荔枝、甜梅......人老了,都有些记不清了,小姑娘,我刚才没有说错吧?”

周溪亭点点头,又摇摇头,“您说得大致没错,只江宁府下半季还是偏冷的,并不适宜荔枝生长,结的果子也多是肉小味涩,栽种的人便也不多。”

赵安荣恍然笑道:“对对对,瞧我这脑子,这荔枝呀,最好的产地还是要看岭南,不止个大肉厚,还皮薄汁甜,说是荔枝里的翘楚也不为过。”

这不是记得挺清楚的么!

周溪亭在心里琢磨了一下,总算是品出他话里的试探,这是怀疑她不是江宁府的人呢。

她奇怪地扫了眼对面两人,耐着性子解释道:“这次出门是准备去京城的,不过我们坐的船要在码头停靠一日,所以就带着丫鬟出来走走了。”

赵安荣很轻易地察觉出对面小姑娘语气里的变化,不由在心里讪讪一笑,他也是没办法呀,谁让那些小姑娘不要命似的往他主子身上扑,他总得替主子把把关不是。

站在赵安荣身旁的男人抬起眼眸,简单问道:“为何进京?”

他的声音不大,却天然带着一种威严,仿佛说出口的一刹那就会落地成真,周溪亭下意识的从命回话:“因为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

话音出口的瞬间,她的身子紧绷了一瞬,又慢慢放松下来。

前世她从回京再到被远嫁渝阳,都是以的文阳侯府二姑娘的身份,这一刻她突然就想将一切说出来。

文阳侯府想要隐藏的秘密,她偏要将它们公布与众,说是不甘也好,愤恨也罢,她只知道,这一刻她全身血液都是沸腾的!

她似乎被分成了两部分,嘴巴在张张合合不停说着话,灵魂却飘到了半空,冷眼旁观着一切。

赵安荣自认也算是见惯风浪,还是被周溪亭口中曲折又离奇的身世吓了一跳,他吸了口冷气,再次确认道:“所以,你才是真正的文阳侯府的姑娘,现在文阳侯府的那位,是那什么周府的女儿?”

老天!堂堂侯府居然会让人将孩子掉包,他是该说侯府的奴才没用,还是侯府的主子没用!

周溪亭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语气郑重说道:“没错,我才是文阳侯府的姑娘。”

她像是在和对面两人说,又像是在和内心的那个自己说。

她才是文阳侯府的姑娘,她不是心思恶毒,她不是容不下江琼,她只是想要他们的不偏不倚!

对面两人明显惊愕了一刹,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得男人温和的声音响起:“你想见文阳侯吗?”

赵安荣闻言,就明白了主子的意思,便笑着对周溪亭说道:“姑娘若是想见,我们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周溪亭小小地抬起了一点点头,好奇地扫了眼对面两人。

之前她就猜到这两人身份应该不简单,如今听他们说起文阳侯时,也多是一种随意的态度,更觉他们身份不低,甚至应该要比文阳侯高出许多。

而且听他们的意思,文阳侯如今就在永嘉府?

周溪亭皱眉思索片刻,突然想起前世这个时候,正是御驾南巡回京的时间,文阳侯不就正好随行在列。

所以他们也是随行的官员?

不过她已经决定好,不会再过多奢求不属于自己的关心,见与不见于她都没有任何差别,更犯不上为此欠下一桩人情......

过了这么一会儿,她激愤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缓缓摇头说道:“多谢两位好意,左右这里离京城也就几日路程,倒不必急于一时。”

说完这句话,她就感觉到男人的目光缓缓落在了她脸上。

她不自在地抚了下耳边的秀发,眼见歇得差不多,也有了力气,就向两人提出告辞。

男人看了她一眼,点头应允了。

周溪亭在心里松了口气,屈了屈膝拉着流春离开。

她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因为刚才不管不顾的发泄,还是对着两个陌生人,她手心里一片濡湿。

原来将一切说出来也不是那么难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