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女频言情 > 未曾逾越半分

未曾逾越半分

路迟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暖做了三年的陆太太,未曾逾越半分,她知道对方心有白月光,心里想的爱的人并不是她。即使她为爱委曲求全,男人还是为了他的心尖宠,向她提出了离婚。嫁给陆淮景的三年,姜暖好像度过了自己漫长的半辈子,算了!离婚就离婚吧!离婚后,她挣脱陆太太的枷锁,变得又美又飒。眼看着她有了新的姻缘,新的爱情时,那位陆先生却不乐意了!

主角:陆淮景,姜暖   更新:2022-07-15 23: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淮景,姜暖的女频言情小说《未曾逾越半分》,由网络作家“路迟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暖做了三年的陆太太,未曾逾越半分,她知道对方心有白月光,心里想的爱的人并不是她。即使她为爱委曲求全,男人还是为了他的心尖宠,向她提出了离婚。嫁给陆淮景的三年,姜暖好像度过了自己漫长的半辈子,算了!离婚就离婚吧!离婚后,她挣脱陆太太的枷锁,变得又美又飒。眼看着她有了新的姻缘,新的爱情时,那位陆先生却不乐意了!

《未曾逾越半分》精彩片段

江城,寒冬的风刺骨冰冷,刮得姜暖的脸生疼,她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医院大楼。

内心深处萌生了退意。

姜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她的泪水浸透眼眶。

“对不起,宝宝,妈妈没能力留下你。”

从知道自己怀孕,还来不及喜悦,就被陆母威胁必须流掉这个孩子。

不然的话,姜暖的母亲会死,她的命就攥在陆夫人的手里,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她急需这笔钱替母亲续命。

可,这是她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会舍得,哪怕知道那个男人不会期待孩子的到来。

姜暖只要一想起自己的狠心,就忍不住想吐。

她到底还是没有忍心走进医院。

姜暖后悔了。

明明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资格选择,可她还是转身离开了。

嫁给陆淮景的这三年,漫长的好像度过了她的半辈子。

……

槐园别墅。

姜暖没有想到,陆淮景今天回来的那么早。

男人坐在沙发上,交叠双腿,样子十足的高冷,这就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在这个家里,他永远那么冷。

女人从门外进来的时候,视线瞬间便被男人那俊秀的脸庞吸引,她在犹豫要不要将怀孕的事情告诉陆淮景。

可陆母的话,言犹在耳。

陆淮景接了个电话,一改往日的冷漠,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像是在哄小孩似的。

姜暖知道,电话那头就是那个女人,被陆淮景放在心尖宠着的女人。

陆淮景看到从门外进来的姜暖,脸色不怎么好。

他很快就挂了电话。

姜暖还没坐下,就听到男人冰冷的声音。

“我们离婚吧。”

“!”

姜暖莫得抬头,神色惊愕,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他跟陆淮景本就是协议结婚,要不是陆家老爷子点名要她做陆淮景的妻子。

眼前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娶自己。

这个结果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来的那么快,姜暖的手,下意识的落在肚子上,她咬着下唇,在思考该怎么去回答。

可没有想到,陆淮景率先发难。

“岁岁回来了。”

陆淮景这几个字,就像是针一样,狠狠的戳在姜暖的心上。

她就知道,能撼动这个男人的心,只有顾岁岁。

好像害怕姜暖不答应离婚似的。

陆淮景继续说话,他的神色格外的冰冷,是连多余一个表情,都不愿意给姜暖。

“你该明白,当初要不是你害的岁岁受重伤,她也不会远走异国他乡这么多年。”

“我明白。”姜暖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我会签字的。”

她很艰涩的说出这几个字。

坐在对面的陆淮景,倒是意外,他以为姜暖会搬出老爷子拒绝这个事情。

可没有想到,姜暖却是意外的爽快。

虽然看着样子格外的狼狈。

不知道为什么,陆淮景看着这个眼眶红透的女人,心脏胀得很,很不舒服。

他得快些结束这件事情。

“你能明白最好。”陆淮景的冷漠,在江城可真是出了名的。

“嗯,我会的。爷爷那边,我也会去说。”

姜暖主动开口。

陆淮景却是冷哼一声:“倒是我多虑了,看来你也很迫不及待的结束这段婚姻啊。”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也不知道在不爽什么。

姜暖慌忙解释:“不是的,我只是不想爷爷生气,你也知道,他的心脏不好。”

“嗯。”

陆淮景冷冷的开口,显得很不耐烦。

姜暖连看男人的勇气都没有,她很害怕自己抬头的一瞬间,就会绷不住的哭。

她可不想在陆淮景的面前输得很彻底。

喉咙的酸涩,让她发不出一句话。

陆淮景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低头的女人,又想起当初姜家还未落魄的时候,这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是怎么当跟屁虫对自己围追堵截的。

“爷爷那边处理好了,我会给你一笔钱。”陆淮景打破了沉寂,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我知道姜家现在很需要钱。”

“谢谢。”

姜暖轻声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之后的时间。

因为陆家老爷子的缘故。

陆淮景还是跟她睡一屋,只是她睡床,他睡沙发。

本就身体很弱,再加上怀孕受了冻,心情郁结,姜暖的后半夜可不好受,高烧不退,嘴里一直低声喃喃着什么。

她口渴的很,意识模糊的很,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倒水,可是身上绵软无力。

姜暖根本动弹不得。

床前一个黑影走过来,陆淮景坐在床沿,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女人。

明明当初也是江城第一名媛,怎么就狼狈成这副样子。

“疼。”

“阿景……好疼。”

男人冰冷的手掌,落在那滚烫的额头上。

他的眼眸深邃,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自己应该恨她才是。

为什么这会儿心脏那么疼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