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精品选集拐来的前夫很难甜

精品选集拐来的前夫很难甜

司夏萌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拐来的前夫很难甜》是由作者“司夏萌”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酒店”指了指,“我现在住那边。”傅景川想到酒店停车场遇到吴奇浩和上官圣杰的事,若有所思地朝上官临临看了眼。时漾已微笑看向上官临临:“在酒店长住吗?”上官临临:“也不是,这不是刚过来没多久吗?还没找到合适的公寓。刚好我爸也在这边,蹭他一波,反正白吃白住不用花钱,还能时不时讹他点零花钱,总统套间住着也舒服。”“刚好我爸也在这边”几个字落入......

主角:傅景川方万晴   更新:2024-02-12 2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景川方万晴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选集拐来的前夫很难甜》,由网络作家“司夏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拐来的前夫很难甜》是由作者“司夏萌”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酒店”指了指,“我现在住那边。”傅景川想到酒店停车场遇到吴奇浩和上官圣杰的事,若有所思地朝上官临临看了眼。时漾已微笑看向上官临临:“在酒店长住吗?”上官临临:“也不是,这不是刚过来没多久吗?还没找到合适的公寓。刚好我爸也在这边,蹭他一波,反正白吃白住不用花钱,还能时不时讹他点零花钱,总统套间住着也舒服。”“刚好我爸也在这边”几个字落入......

《精品选集拐来的前夫很难甜》精彩片段


时漾笑了笑,眼睫稍稍垂下,静默了会儿,又看向他:“很重要吗?”


傅景川点头:“对我来说,很重要。”

时漾知道他说的是沈妤的事。

“如果我是她,你会怎么样?”时漾问,“不是她,你又会怎么样?”

傅景川被问住。

他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根本不想去思考,时漾不是沈妤的可能。

时漾笑笑:“你会惦记她,是因为你们有许多共同的美好回忆。但如果保留这些回忆的只有你自己,她还重要吗?”

傅景川看着她没说话。

时漾收了笑:“我的记忆里没有任何和你有关的东西,你不要把希望放在我身上。我怕你会失望。”

“我很抱歉。”傅景川道歉。

时漾笑笑:“没关系。”

她看了眼已经喝空了的碗,站起身:“回去了吗?”

傅景川点点头,也站起身,就要与她一块往回走,原本平静的人群突然起了骚动,伴着声尖锐的女声:“抢劫,有人抢劫啊!”

傅景川本能抬头,一眼看到拎着个女包朝这边冲来的瘦高个欧洲男人,手臂下意识伸向时漾,在男人冲撞上来的瞬间揽着她往旁边侧转了个身,脚尖也跟着往后一勾,“啪”的一声重响,重物摔落地面的声音跟着响起。

时漾惊魂未定地从傅景川怀中抬起头,一眼看到摔趴在地上的瘦高个男人,对方正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已被帮忙的路人给重新按跌了回去,手上抓着的女包也被按摔在了地上。

气喘吁吁追上来的女孩低头去捡包,熟悉的略带年代感的祖母绿路路通佛像小蛮腰手串落入眼中时,时漾本能看向女孩的脸,没想着竟是上官临临。

她打开了包查看,确定东西没丢以后才回头冲被控制的瘦高个男人瞪了一眼:“光天化日之下还想抢劫,有病。”

说完也不顾瘦高个男人恶狠狠地瞪视,脚步轻快走向傅景川:“这位先生,刚谢谢你了哈。”

谢完才看清傅景川的脸:“咦?又是你?”

但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嫌弃,反倒多了几分惊喜。

傅景川看了她一眼,视线习惯性在那串手串上停了停,而后慢慢上移,落在她稍显惊喜的脸上,冷淡回了三个字:“不客气。”

护在时漾腰上的手也慢慢松了开来。

上官临临这才发现被傅景川护着的女孩是时漾,大方冲时漾挥了挥手打招呼:“好巧啊,又遇上了。”

时漾也客气回以个微笑:“嗯,真巧。”

没忘记她差点被抢劫的事,又担心问她:“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刚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没注意看,差点被抢了个包而已。”上官临临无所谓地挥挥手,不忘往前面的“辉辰酒店”指了指,“我现在住那边。”

傅景川想到酒店停车场遇到吴奇浩和上官圣杰的事,若有所思地朝上官临临看了眼。

时漾已微笑看向上官临临:“在酒店长住吗?”

上官临临:“也不是,这不是刚过来没多久吗?还没找到合适的公寓。刚好我爸也在这边,蹭他一波,反正白吃白住不用花钱,还能时不时讹他点零花钱,总统套间住着也舒服。”

“刚好我爸也在这边”几个字落入耳中时,傅景川又是抬眸朝上官临临看了眼。

上官临临注意力已转向傅景川:“你不会也是住辉辰酒店的吧?那天我就是在酒店门口遇到的你。”

傅景川看了她一眼,轻点了个头:“暂时住这边。”



“你又不是不知道傅总为人,他哪可能和我说这些事啊。”柯辰笑着给时林满上酒,“时漾是您女儿,她也不和你说吗?”


“她就说他们不合适。”时林又是一声摇头叹气,“这孩子从小就什么事都不爱和我们交心,遇到事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我们也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当初一声不吭突然跑回来说要结婚了,现在又是突然说离婚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柯辰心思全落在“从小就什么事都不爱和我们交心”上,好不容易找到突破口,于是笑着接话道:“她小时候就不爱和你们谈心事啊?”

“可不是嘛……”时林又是一杯酒下肚,“说来说去都怪我,以前把她捡回来的时候也没想着她妈可能会不喜欢她……”

柯辰眉心一跳:“捡回来?时漾是你们捡的?”

时林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摆着手否认道:“没有,没有的事,自己家的丫头哪可能是捡的,是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她妈把她生下来的时候,也没想着她妈可能会不喜欢她,我这个人也没什么本事,工作又忙,成天在外面打工,也顾不上她,害她小时候跟着吃不了不少苦。”

他否认得神色自然,没有丝毫慌乱和眼神飘忽,镇定自若的样子让柯辰几乎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他尴尬笑笑,又给时林满上一杯酒:“您看我这耳朵,年纪轻轻就不行了,我还以为您刚才说时漾是你们捡来的。”

“哪可能啊,估计是我嘴瓢了,这大早上的酒喝多了,嘴巴都不利索了。”时林“呵呵”笑着,试图把这个话题带过去。

柯辰却是紧追不舍:“时漾现在这么招人疼,小时候一定也很乖巧可爱吧?”

“可不是吗……她从小就可乖,可招人疼了,长得又漂亮,粉嫩粉嫩的,那时候看着也就五六岁吧,大冬天的,一个人在野外被冻得小脸发青,也不哭闹,就自己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成一团,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满脸惊恐地看着我,也不大声叫。”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时林又陷入了一种对过去的怀念中,端起酒杯一口喝完又继续道,“我走过去的时候还以着虚弱的嗓音小小声地问我说,叔叔,你是来带我回家的吗?”

柯辰眉目一动,没有提醒他话里的漏洞,反而是拎起酒瓶,继续给他满了一杯,看着他端起喝下,才以着轻软的嗓音问他:“后来呢?”

“后来我看这孩子实在可怜,就赶紧把她送去了医院。她一路上明明很不舒服,但一点都没哭,就紧紧抱住我,生怕我把她扔下,看着怪可怜的。”时林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她身体失温导致了一系列问题,后来又肺炎,烧了好几天,醒来后浑浑噩噩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只记得我,我要去哪儿都害怕得紧紧攥着我衣角,生怕我丢下她,那时生病那么难受,三天两头被扎针抽血,每天要打针,打点滴,她完全不哭闹,每次都乖乖配合医生护士,疼得再难受也顶多只是让眼泪在眼睛打转,就是不哭,看着怪让人心疼的。”

时林说完又像想起什么,不好意思笑笑看向柯辰道:“说来说去都怪我,她那时还那么小,没好好看住她,害她走丢了,找了几天几夜,幸好还是把人给找回来了。”



这样的时漾让他想起了高三那年的她,沉静平和下带着几分小女生的单纯懵懂。

那是她和幼年沈妤最像的时候,既有比同龄女孩沉静平和的性子,又有着那个年龄女孩独有的单纯懵懂。

这几年也不知道她是为了配合他的步调还是他影响了她,这几年的时漾沉定了许多,任何时候都和他一样,情绪是万年不变的平和,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悲大怒,就一直是很平稳的性子,连结婚离婚都是平和谈判的。

傅景川长吐了口气,腾出一只手,伸过她肩后,轻轻揉了揉她头发,很怜惜的一个动作。

时漾却被揉得满心惊悚,背脊不由微微挺直了些,眼眸微微瞪大,但没敢看向他。

傅景川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她眼眸里的困惘。

“你放心吧,我没被夺舍。”像是清楚她心中所想,傅景川突然开口。

时漾勉强牵了牵唇:“你今天哪哪都透着不对劲。”

“是吗?”轻而慢的反问,但并不是真心在反问,反而带了丝自嘲的味道。

时漾不由扭头看傅景川。

傅景川也扭头看她,没有打算瞒她:“我今天听说了一些你小时候的事。”

时漾一下就想到了他刚才问她小时候有没有拍过照片的事,一下就联想到了沈妤。

她笑笑:“你还没死心啊。”

傅景川也笑笑,没接话。

他确实没死心,只是很可惜,他同样没有沈妤小时候的照片,没办法拿着照片问她,是不是和她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他不爱拍照,甚至是抗拒拍照,他不喜欢在镜头前僵硬地任人摆着姿势,也不喜欢大合照里看着他父亲和方万晴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样子,在那个早早就叛逆的年纪里,他从不认方万晴是他母亲。

小沈妤也因此随了他。

他不爱拍照,她也就不拍。

小时候的她傻乎乎的没半点脾气,只会一厢情愿地讨好他,他不爱做的事,她就跟着不做。

傅景川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一开始他甚至没给过她好脸色,但她就像天生会怜悯弱者,看不得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总想着以她小心翼翼的讨好和守护来带他去适应这个世界。

时漾看着他脸上的怀念,心里有些不知名的酸涩,但还是笑了笑。

“好可惜帮不了你。”她轻声说,“我从小就不爱拍照,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讨厌,所以那时也没留下什么照片。”

傅景川视线在她脸上停了停,静默了好一回儿,才哑声开口:“没关系。”

小沈妤也不爱拍照。

回到酒店时,傅景川尝试着给沈清遥打了个电话,想问他头发样本的寄出情况。

他不需要鉴定上官临临和沈清遥的关系,但他想试试时漾和沈清遥的鉴定结果。

电话拨过去,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傅景川试着拨了几遍,电话那头都是机械甜美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傅景川记得沈清遥是没有关机习惯的。

他工作特殊又忙碌,哪怕是晚上休息或是开会,也顶多是把手机静音而已,会在这个时候关机,怕是已经在飞机上了。

甚至可能是,如果搭乘最早一趟航班,估摸着人都准备到苏黎世了。



“……”柯辰被问住。

傅景川:“工作不忙?”

柯辰赶紧摇头:“忙,很忙。”

他偷偷瞥了眼已经黑下来的窗外,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老大,已经下班很久了,那个……我约了中介看房,可不可以先走了?”

傅景川瞥了眼电脑右上角,已经七点多。

他轻点了个头:“嗯。”

“谢谢老大。”匆匆道谢完,柯辰粗略收拾了一下就赶紧走。

办公室门被关上时,傅景川终于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目光在合上的门板上停了停,又移向窗外苍茫的夜色。

正是万家灯火之时,远处的小区已密密麻麻地亮起了灯。

傅景川想起每次回家时,家里亮着的灯,以及窝在沙发上画图的时漾。

时漾的脸窜入脑中时,傅景川面色淡了下来,把视线从窗外收回,看向电脑屏幕,长指落在键盘上,想继续工作,刚敲下一个字,又停下,这些曾经让他着迷的设计图和报表如今看着索然无味。

傅景川一把推开键盘,起身,一把扯下衣帽架上的西装外套,弯身拿起办公桌上的车钥匙,转身出了门。

所有的情绪在他上车以后又慢慢平稳了下来。

傅景川轻吐了口气,启动了引擎,慢慢将车驶了出去。

车窗外是车水马龙的忙碌,马路上流光溢彩,热闹非凡,傅景川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并不想回家。

车子从时漾小区驶过时,“时漾好像要把房子卖了”,柯辰的话毫无预警地闯入脑中。

傅景川不由朝小区门口看了眼。

时漾刚好从小区里出来,抬眸间视线和车里的傅景川视线相撞,脚步微微一滞。

傅景川也看到了她,视线平静从她脸上扫过。

时漾勉强朝他扯出了个笑。

傅景川冷淡偏开了头。

时漾一下有些尴尬,自嘲笑笑,收回视线就要走。

傅景川突然叫住了她:“要出去?”

嗓音还是一贯的沉稳冷静。

时漾诧异看他一眼,点点头:“嗯,出去买点东西。”

傅景川点点头,没再搭话。

这是他们过去两年来的常态。

时漾也没再说话,歉然笑笑后,就要离开。

傅景川突然再次开口:“吃过饭了吗?”

时漾点点头:“嗯,刚吃过了。”

换来的还是傅景川的轻点头,但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时漾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儿,她没有多问,也没有问他吃没吃,只是客气地冲他笑笑后,便走了。

傅景川没再出声,没跟过去,但也没离开。

时漾从路边店铺的玻璃里能看到他的车还停留在原处,她纳闷地皱了皱眉,走进了路边超市。

洗手间的灯坏了,她过来买一个换上。

拿着新买的灯管从超市出来时,时漾发现傅景川还在。

两人又不可避免地打了个照面。

时漾和傅景川不是因为变成怨侣分开的,她做不到视而不见,但婚姻里本来就像陌路人,也做不到亲昵打招呼,因而视线再次对上时,她微微牵了牵唇,算是打过招呼。

傅景川没什么表情,只是动也不动地看她,很平静,却带着压迫感,让时漾连呼吸都变得拘谨起来。

她经过傅景川车时,傅景川推门下了车,跟在她身后。

时漾:“……”

但傅景川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不语地跟在她身后,一块上了楼。

到房门口时,时漾终于忍不住,迟疑扭头看他:“你……是有什么事吗?”

傅景川:“没有。”

时漾:“……”

傅景川:“家里还有饭吗?”

“……”时漾忍不住提醒他,“那个,我们离婚了。”

傅景川:“老同学来你家蹭顿饭都不行?”

时漾一时语塞,迟疑着开了门。

傅景川瞥到她手里拿着的灯管,眉心微微一拧:“灯坏了?”

时漾点点头:“嗯,洗手间灯管烧了。”

傅景川把手伸向她:“给我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时漾拒绝的话没说完,傅景川已经取过了她手里的灯泡。

他抬头看了眼洗手间灯,随手拎过玄关的椅子,往洗手间灯下一放,人便站了上去。

他人长得高,人往高凳上一站,抬手便够到了灯。

时漾怕漏电,一声“我先去把电关了”后,便拉下了电闸,房间一下陷入黑暗。

时漾打开手机电筒,给他打照明:“能看得清吗?”

“嗯。”低沉平静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时,傅景川已娴熟取下了灯泡。

时漾没见傅景川换过灯泡,但大概是聪明的人做事总有那么几分无师自通的天赋,他换灯泡的动作娴熟且利落,有种干脆利落的帅气,时漾视线不由从他手上移向他脸,由下往下的视野里,他线条分明的侧脸落在灯影里,深邃而认真。

时漾看得有些失神。

傅景川很快换好了灯泡,他从椅子上下来时时漾还在盯着他看,来不及躲闪的眼眸撞上他的,她尴尬扯唇,稍稍后退了一步,拉开和他的距离。

傅景川视线从她后挪的腿上慢慢移到她脸上,落在她眼睛里,但并没有说话。

他不言不语的态度时漾越发觉得尴尬。

“那个,我去看看灯好了没有。”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手腕突然被一把抓住,手机落地,炸开的光线一下充斥整个空间。

时漾心脏微微提起时,傅景川已经将她提拽到了身前。

她惊惶抬头,他的手掌顺势从手腕滑落进她腰后,紧紧箍搂住她腰,另一只手落在她脑后,托抬起她的脸,清冽的气息逼近,傅景川吻住了她。

时漾下意识去推他。

箍在腰间和后脑勺的手骤然收紧,傅景川突然加重了这个吻,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时漾也拒绝不了。

渐渐粗重的喘息在狭小的空间响起。

傅景川将时漾推抵在了墙上,有些发狠地吻她。

时漾鲜少见过傅景川这样粗暴强势的一面,隐隐带了某种急于宣泄的情绪,她心里困惑,但傅景川并没有给她深究的机会,吻得越发深重,眼看着就要失控,手机在这时响起,刺耳的手机铃声瞬间打破了屋里的旖旎。

傅景川倏然停住,他没有让她看到他的脸,抬手将她脸压靠在了他锁骨上。

时漾能明显感觉到他渐渐平稳的呼吸。

傅景川放开了她,转身捡起二次响起的手机,递给了她。

“谢谢。”时漾轻声道谢,没有抬头看他,只是沉默地接过手机,按下接听键,手捂着手机背过身,“喂,你好?”

傅景川看了她一眼,走向门口的电闸。

时漾也不由朝他背影看了眼,耳边传来说着英文的女声:“请问是时漾时女士吗?”

时漾注意力被稍稍拉回:“嗯,我是,请问您是?”

“时女士您好,恭喜您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建筑系录取。”

时漾愣了下,但很快反应过来,惊喜一下蔓延开来:“真的?”

惊喜的嗓音让屋外的傅景川回头看了她一眼。

时漾有些不好意思,又压下惊喜和对方道谢,这才挂了电话,打开手机邮箱,果然在邮箱里看到了录取通知书。

惊喜的情绪在四肢百骸流转,时漾想释放,抬头看到傅景川正看她,又不好意思地强压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傅景川问,伸手打开了电闸。

时漾微微摇头:“没什么,就一些工作上的事。”

“工作?”傅景川皱眉,他从没见她因为工作这么高兴过,“你在骗我。”

“……”被直接拆穿的时漾迟疑了下,“是学习上的一些事,我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录取了。”

傅景川眉头皱得更深:“申请大学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你准备多久了?”

时漾抿了抿唇:“半年。”

傅景川面色淡了下来:“所以,你半年前就在准备离婚的事了?”

时漾抿唇没说话。

她确实在那个时候就萌生了离婚的念头,但也只是萌生而已,她也是在那个时候抱着试试的心态申请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建筑系,想把怀孕结婚前被打断的人生规划重新捡起来。

她大学学的建筑设计,一直有去瑞士进修的念头,但她家条件不好,父母没这个经济实力也不会支持她去进修,因此从大一开始她就一直在做副业攒钱。

那几年她副业做得不错,钱也攒得还可以,如果不是同学聚会那夜遇到傅景川,意乱情迷发生了关系,还怀了孩子,现在她该是顺利完成学业了。

只是那一夜让她的人生打了个拐,让她从意气风发对生活充满激情的职场新人变成一个身体虚弱、每天在柴米油盐和傅景川家人的嫌弃里不断怀疑自我的家庭主妇,她不想再这样了。

她的沉默等于默认。

傅景川冷淡转开了脸。

“我知道了。”他说,“祝你前程似锦。”

说完,他拉开房门,就要出去。

“傅景川。”时漾下意识叫住了他。

傅景川脚步停了下来,但并没有回头。

“那天在你家,我听到了你和你爸在书房的争吵。”时漾轻声开口,“那天之后,我才决定离婚的。”

傅景川倏然回头看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