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

畅读佳作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

阿法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主角阮嫆慕景琛,是小说写手“阿法”所写。精彩内容:的轻扣着裙子上精致的花纹,红着脸说了个牌子,随后解释了句,“其他会过敏。”他嗯了一声,在寂静的夜晚有别样的温柔,无端让她安心。慕景琛高大欣长的身影推门进入便利店。便利店收银的是两个小姑娘。看到进来的帅哥,眼睛都亮了,还没来得及互相打眼色,只听帅哥问,“你好,请问女性用品在哪边?”小姑娘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连忙道,......

主角:阮嫆慕景琛   更新:2024-02-28 13: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嫆慕景琛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由网络作家“阿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主角阮嫆慕景琛,是小说写手“阿法”所写。精彩内容:的轻扣着裙子上精致的花纹,红着脸说了个牌子,随后解释了句,“其他会过敏。”他嗯了一声,在寂静的夜晚有别样的温柔,无端让她安心。慕景琛高大欣长的身影推门进入便利店。便利店收银的是两个小姑娘。看到进来的帅哥,眼睛都亮了,还没来得及互相打眼色,只听帅哥问,“你好,请问女性用品在哪边?”小姑娘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连忙道,......

《畅读佳作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精彩片段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阿法。《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79章 番外:尾声,作者目前已经写了361459字。

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写的真好!!!简直甜到爆了!!! 慕景琛的多年暗恋,终于得偿所愿!!!

所有的言情小说都大同小异,这篇很新颖,主要是作者有才,文笔描写手法贴近生活又不娇柔造作。

被名字耽误了的一本好书,说实话,系统给我推荐了几次这本小说,看到书名,我都没兴趣看放弃了,最后一次才点进来的,幸好对我的口味

热门章节

第114章 宝贝,我在

第115章 他老板说了才算

第116章 你有让人反复爱你的魔力

第117章 不喜欢海鲜,喜欢你

第118章 我从不做亏本生意,慕太太

作品试读


现在已至隆冬,今年S市分外的冷,连着下了好几场大雪。

一出大楼寒风一吹,阮嫆忍不住瑟缩了下。

身侧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白嫩柔软的小手,十指交扣一同揣进了他的大衣口袋里。

阮嫆一僵抬头向他看去。

慕景琛很高,从她这个角度仅能看到他轮廓分明硬朗的下颌骨。

他牵着她走到黑色宾利前,很绅士的替她打开车门,等她上车坐稳后才关门,绕去驾驶位开车。

车内温暖舒适,她正欲系上安全带,闭目休息片刻,突然感到下腹一阵暖流。

阮嫆霎时定在原地,脸色如炭火烧红。

慕景琛已上车,将外套随意的扔在后排,留意到她怪异的神色,解衬衫袖扣的手顿住,低声问,“怎么了?”

阮嫆看着旁边清冷矜贵的男人,尴尬的想死,脸赤红,“慕景琛,我来例假了……”

说完她红着脸侧开眸,不好意思去看身旁的男人。

她今天还穿的白色裙子,弄脏了裙子不说,肯定还弄脏了他的车,阮嫆丢人的想撞墙。

这段时间她将例假这回事都抛之脑后了,将自己每月日子都忘了。

慕景琛顿了下,将未解完的袖口解开,嗯了一声,问,“需要卫生用品吗?”

阮嫆脸色爆红,“要,前面第三个路口右转有家便利店。”

慕景琛倒没半分不自在,神色平静,启动车子,按她说得将车停在便利店门口。

还不等她说话,他已自动自发的解开了安全带,一边拿外套,一边问,“买哪种?”

阮嫆有些扭捏,手指不由的轻扣着裙子上精致的花纹,红着脸说了个牌子,随后解释了句,“其他会过敏。”

他嗯了一声,在寂静的夜晚有别样的温柔,无端让她安心。

慕景琛高大欣长的身影推门进入便利店。

便利店收银的是两个小姑娘。

看到进来的帅哥,眼睛都亮了,还没来得及互相打眼色,只听帅哥问,“你好,请问女性用品在哪边?”

小姑娘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连忙道,“在最后面,第三排货架。”

“谢谢。”慕景琛低声道谢,往货架走去。

收银小姑娘遗憾的小声道,“好帅啊,可惜有女朋友了。”

慕景琛没找到阮嫆说的牌子。

问了便利店工作人员说卖完了,还没补货。

慕景琛剑眉微皱,垂眸拨了个电话出去。

那边很快接通,很是意外的道,“哥?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贺嘉与刚结束抬手术,换下无菌手术服按流程处理后,才打开柜子就看到慕景琛的电话。

他表哥很高冷,虽然家里就他们表兄弟还算亲近,但他这还是头一回接到他表哥主动打来的电话。

慕景琛清冷声音透过听筒传来,开门见山的问,“帮我问问妇科和皮肤科,除了xx牌子,其他卫生巾过敏,还有什么可以替代的?”

贺嘉与被惊的连连咳嗽,“哥,你买卫生巾干嘛……”

问完意识到什么,惊讶的倒抽口冷气道,“你有女朋友了?”

他为自己大胆的猜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哥有女朋友了??简直难以想象。

贺嘉与听见那边陷入沉默,便知慕景琛耐心有限,正在等他回复。

他连忙道,“好的哥,你稍等,我让妇科李主任和皮肤科主任这就给你回个电话。”

贺嘉与丝毫不敢耽搁,麻溜去办,谁让他表哥是他们医院的大股东,半夜专家座席服务就为替女朋友选款卫生棉,也是没谁了。

小说《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凌总’两字她咬的分外的重,凌也垂眸看了眼她白皙如玉无名指上的婚戒,他挑了挑眉,慢悠悠的才道了句,“不晚,坐吧。”

凌也身旁有眼色的早就让出了他旁边的位置,反倒葛蔓蔓面色难看,在凌也另一侧稳坐如山。

她坐下凌也才注意到她的穿着,这么多年他多少是了解点阮嫆的,最爱美了,上学时大冬天穿短裙长靴,宁愿冻的瑟瑟发抖也不愿加个秋裤,上班后总要折磨自己穿恨天高的高跟鞋,将脚磨破也要穿。

有一次他实在看不下去,还是他替她贴的创可贴。

她长得美,身材很好,在哪儿都要做最亮眼的那个,但今天这个打扮实在不像她的风格,竟然长袖高领礼服,唯有腰部镂空。

在她倾身去端桌上酒杯时,他不经意的扫了眼,礼服上移,从裸露的镂空处看到抹青紫色,在她分外白皙的肌肤上分外突兀显眼,不想注意到都很难。

仅一瞬,她坐了回来,腰部镂空落回原位,看不到那抹青紫了。

凌也眉心拧起,看了眼一旁眼眸含笑,看周围几人说话的明媚人儿,温暖的大手绕过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轻轻搭在她腰部裸露的肌肤上,低声问,“磕哪儿了?”

阮嫆没明白他在问什么,突然反应过来端着杯子的手猛的一顿,随后又觉得自己心虚什么,他们都离婚了,她爱做什么做什么,只是现在不得不维持表面的恩爱,微微直起身,有意避开他的手,抿了口酒含糊的嗯了一声。

“总是莽莽撞撞。”

阮嫆听见他沉冷的语气里夹带的批评,没再答话。

凌也似不懂她的躲避,温暖的手揽在她腰间却一直没有离开了。

慈善酒会进行到一半,凌也捐了一大笔资金,已打算走了,挑眉用眼神催促她,意思很明显,让她快点捐款,然后跟他一块离开。

这种商业活动为公司博个美名,再跟其他潜在的合作伙伴拉拉关系,其实没多大意思,凌也能来已经出乎意料了,难得他耐着性子坐到现在。

阮嫆继续战术性抿酒,似没看懂他的示意,她不愿意跟他一块走,方才套近乎那是他带小三公开,她不得不为,其实能避她巴不得躲得远远的。

凌也见她不为所动,微微皱眉,修长的手指轻扬,准备叫来他的特助代阮氏捐款,她忙道,“我还有事,再等一等,你要忙就先走吧。”

“什么事?”他问

“私事,你先走吧。”

她随口答,再喝一口酒,假装看向别处,避开这尴尬的一瞬间。

这话一出,霎时凌也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一句话都没再说起身就走。

葛蔓蔓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追上他,攀住他的胳膊,凌也身高腿长,葛蔓蔓身姿窈窕,两人背影莫名的般配。

她轻叹口气,收回视线。

再抬眸对上一双狭长锐利如鹰的眸子。

慕景琛长的不比凌也差,两个人却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慕景琛鼻梁高挺,脸部线条太过冷硬,气质疏离不近人情,凌也虽然也不怎么好说话,却更阳光一些,带了几分骄傲的桀骜不驯,不像慕景琛那么阴冷,让人看到分外不舒服。

她皱眉,刚送走一尊煞神,不想还有一尊,放下酒杯,她本就不愿多待,凌也走了,也没什么需要逃避的了。

走完慈善酒会捐赠流程,她就往会场外而去。

今天司机有事请假,是小月送她来的,公司还有一堆事,她让小月留了车钥匙先回去,打算酒会结束后自己开回去。

但今晚喝了酒,肯定是不能开了,叫了个代驾,等在门口吹冷风。

现在已经初冬,风一吹渗进单薄的裙摆里,冷的她打颤。

搓了搓冰冷的手臂,看了眼手机,代驾离这儿还有些远,她没打算再进会场,准备躲在巨大的柱子后避避风。

突然一名西装革履一看就是商业精英的男子跑了过来。

她这才认出是慕景琛的助理,好像叫邹宇。

“阮小姐,慕先生交代我送您回去。”

阮嫆看了眼刚从车库驶出来的黑色宾利,从他们不远处驶离,半降的车窗闪过慕景琛那张冷漠的侧脸。

她有些奇怪,慕景琛不是一向最讨厌她了吗,怎么会安排助理送她,自己却开车回去。

她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利好的事她一向能蹭就蹭。

将手中车钥匙递给邹宇,道了句,“代我向慕先生道谢,麻烦你了。”

报了地址,邹宇一路无话,分外尽职尽责的将她送到家门口。

她向邹宇道谢。

邹宇将钥匙交还给她,道了句,“不客气,阮小姐再见。”

那天参加完活动后阮嫆一连许多天没再见到凌也,只是偶尔在新闻看到他跟葛蔓蔓出双入对,被狗仔拍了的消息。

她太忙,看过也就过了,没有像以前一样歇斯底里非要探个究竟。

没了凌太太那个身份她没资格再去过问,也不想再过问。

再见凌也已经是半月后,是来给她送已经办理好的让渡协议的。

她笑的分外礼貌的道谢。

毕竟给她送钱来了,当然得笑脸相迎。

“麻烦凌总亲自跑一趟。

凌也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爷爷想见你。”

他说的爷爷当然是凌老爷子。

他们虽然离婚了,但关系还没公开,因此配合对方出席些必要场合,家宴是应该的。

她欣然点头,“好啊,什么时候?”

“明天吧,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下班直接自己开车过去。”

“你开车?”

凌也有些怀疑的问,阮嫆的车技他是领教过的,当初驾照都不知道怎么考的,根本不是能上路的水平。

“我现在开的还可以。”阮嫆道。

慢是慢了点,但总要适应的。

凌也顿了顿,腮帮子微动,也不知在想什么。

半晌才道,“好。”

阮嫆坐回自己的车,由司机替她关上车门。

她没想到结婚两年,除了逢场作戏,平日里也见不了几回的两人,离婚了反而见面频繁了起来。


他非但没半分收敛,反而薄唇挂着冷笑,凌也深邃的眼眸赤红,磁性声音又哑又沉,“非要我把话说的明白?你就这么不甘寂寞,自甘下贱?”

他这么骂着心里非但没缓和一分,反而难受的如利刃在绞,早已鲜血淋漓。

一个女人而已,离了就离了,他这是做什么啊,何必闹得这么难堪,他劝自己。

可她是阮嫆啊。

他从没想真的放开她的手。

阮嫆觉得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她做什么是她的自由,谁也没资格对她评头论足。

更没必要坐在这里听谁的言语侮辱。

阮嫆起身,“凌总,今天的事到此为止,还请凌总以后不要再贸然闯入我的办公室,更不要打搅我的生活。”

“阮嫆,你敢踏出这里一步,我们真的就结束了,再也没可能了。”凌也强忍着没回头去看她一眼。

他已经把自尊放在地上任她践踏,难道要他求她吗?

阮嫆没一丝犹豫的拉开了门,临走时仅留下句,“凌也,你过你自己的生活,我过我的,不必这样。”

房间门大开,外面悠扬的音乐飘了进来,凌也独自一人坐在咖啡桌前,良久都没回过神来,怎么会啊?阮嫆真的不要他了?

——

魏易初他们都快将凌也电话打爆了,凌也也没接。

他没明白凌也怎么会跟阮嫆离婚。

兴许凌也自己都不明白阮嫆对他的重要性,但魏易初看得明白,所谓旁观者清,他一直都觉得凌也喜欢阮嫆甚过阮嫆喜欢他。

因此任凭凌也怎么闹腾,别人也不会知道他们离婚的消息,因为他小子就没真的打算离。

而阮嫆不一样,说公布就公布,显而易见要跟凌也划清关系。

——

凌也银色的迈巴赫停在朝晔会所门口,车都没停稳,车门大开,神色阴鸷的快步进了会所。

会所系着领结,西装革履的会所工作人员正欲跟凌总打招呼,就见人如索命罗刹从身边大步掠过。

王泉今天在会所,听闻凌也要来本欲迎接一下,人刚出来就撞上了凌也。

还没来得及问候,就被来人一把揪住衣领,随意推开个包厢摁了进去。

包厢里面莺歌燕舞,吵闹喧嚣玩的正嗨,被突如其来的场面吓得惊愣住。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来人摁着会所老板,随手抄起个酒瓶就砸了下去,顿时鲜血淋漓。

包厢内一片尖叫声。

旁人没见过凌也却认识会所老板王泉。

王泉背景强大,能做这样的生意没点涉黑背景谁做的下去。

而且从朝晔开业至今这么多年,还没人敢在朝晔地盘闹事,这人是谁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王泉疼的龇牙咧嘴,恨声大骂,“凌也,你他妈发什么神经!”

周围人一片倒吸气声,凌也?凌氏集团首席执行官?

凌也一声不吭,手握拳,一拳又一拳狠狠地朝身下人砸去,手背磕到碎酒瓶血肉模糊似也不知痛。

这时会所工作人员已经都赶了进来,王泉大骂,“还他妈愣着干嘛!还不快拉开!”

“……”

魏易初刚从一个嫩模床上下来,心里装着事,玩的也不得劲儿,刚打发人走了,突然手机开始拼命震动。

魏易初看到陌生号码挂断。

继续懒散的躺回床上,准备给好友再打个电话。

手机刚拿起,又是同个陌生号码接连不断的打了进来,大有他不接就一直打的架势,魏易初撇了撇嘴,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知道他号码了,这他妈都谁啊,他最好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那宽阔的背影并没有回过身来,而是道了句,“坐。”


阮嫆立在门口,并不打算再进去,直接了当的道,“东西呢?”

他听见这句话肆意飞扬的声音沉了几分,讽刺的轻哼了声,“不为那本书,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见我了?”

凌也回过身来,一双凌厉的眸直视向她,上挑的眼尾带着凉薄的笑意,身上透着股懒散又冽然不羁的气质。

他虽带着几分笑意,却不难看出他积压的怒气。

干净无暇的长指夹着烟,另只手随手拉开了个抽屉,拿出本破旧的书本,全身都透着股散漫。

他分外仔细的看了眼手中的书,眸色更是冷了几分。

目光重新落回她身上。

‘砰’一声就将那本书扔到了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在寂静办公室里突兀的一声响,惊的人心头一颤。

只听他冷声道,“过来拿。”

阮嫆从这三个字里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他并非真让她去拿,平静的语气里带了赤裸裸威胁的意味。

真要解读,他该说的是:有本事就过来拿。

她这人就受不得被别人掐着咽喉,受制于人,她的东西为什么不敢拿!

阮嫆快步走过去,从他桌上正欲拿走那本书。

却被他一把抓住了纤细的手腕。

紧抓着她皓腕的那只手不断收紧,无名指上泛着冷光的银色戒指硌在她腕骨上,硌的她生疼。

阮嫆面色沉的如窗外隆冬天气,咬牙切齿的道,“放开!”

若他再不放开,下一刻她保不准他手旁的精致华美的咖啡杯落在谁的头上。

凌也扫了眼她空无一物的纤长手指,一双肆意飞扬的桃花眼满是阴霾,神色森冷,讽刺的看了她一眼,道了句,“不急,不如先看看这些资料,再决定拿不拿。”

说着,他松开紧握着她腕的手,将一旁已拆封过的文件袋推到了她面前,又将抽屉打开,将那本书重新扔回了自己的抽屉。

阮嫆眉拧着,看了眼推至自己眼前的文件袋,她眸色沉了沉,没去动那份资料,而是对凌也道,“不想看,书还我。”

凌也脸色铁青,额上青筋隐隐凸显,却压抑着怒火没有发作。

抬手摁灭了手中的烟,他极少在办公室抽烟,但这段时间来,几乎烟不离手。

他恣意的眸冷冷睨向面前日日夜夜折磨着他内心的女人。

磁性声音紧绷,“你就不想知道那觊觎别人老婆的人,是什么样的败类。”

阮嫆听见他这么说,已知道面前文件袋装的是什么东西了,她更没了想去打开的欲望。

“不想。”她冷冷的道。

凌也怒极反笑,哼笑了声,长指将那份资料抽出来,摊开在她面前,逼迫她来看,长指点了点桌上的资料,“不择手段,费尽心机离间别人夫妻关系的人渣,你当真以为他是什么好人?”

阮嫆侧开眸没去看桌上的文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当然怀疑过慕景琛,只是没深究而已。

现在凌也摊开在她面前,即便真要追究,她也并不想跟凌也说这件事,这是她跟慕景琛之间的事。

凌也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满目怒火,浑身似沸腾着一股难以忍受的怒火,恨声道,“一个阴险狡诈的无耻之徒,你留在他身边就不怕那天被反咬一口,你真玩儿的过他?”

“这种没有底线的卑鄙小人,根本给不了你想要的,嫆嫆,回到我身边来,我不怪你,你要的我都能给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