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精品

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精品

阿法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是作者“阿法”的倾心著作,阮嫆慕景琛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两人,那头又来个打扮的分外朋克的小妹妹,模样稚嫩,模样长的很漂亮,行为举止却已透着股佯装大人的风尘。她走过来不客气的坐在凌也另一侧,身后还有一群她的朋友在笑闹起哄中,女孩大大方方的问,“帅哥,可以加个微信吗?”......

主角:阮嫆慕景琛   更新:2024-02-12 23: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嫆慕景琛的现代都市小说《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精品》,由网络作家“阿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是作者“阿法”的倾心著作,阮嫆慕景琛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两人,那头又来个打扮的分外朋克的小妹妹,模样稚嫩,模样长的很漂亮,行为举止却已透着股佯装大人的风尘。她走过来不客气的坐在凌也另一侧,身后还有一群她的朋友在笑闹起哄中,女孩大大方方的问,“帅哥,可以加个微信吗?”......

《离婚后,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精品》精彩片段


挂了电话,将手机重重扔了出去,手机磕碰到桌面发出巨响。


凌也举起杯子又灌了一口酒。

那头似乎找不到他不罢休一般,将电话重新拨了过来。

凌也眉眼间染上狠厉,终于忍无可忍,划开手机,声音平静冷淡道,“你最好真的有事。”

魏易初被凌也这语气惊的心中一凛,说来说去他还不是担心他出事。

这人自从梵慕离开就不见了踪影,公司事务不理会,凌家也找不到他,不知道去了哪儿。

往常他有什么烦心事总得他们好友几个约出来喝喝酒去去烦闷,这回凌也跟人间蒸发了一样,好好的兄弟,因一个女人闹腾成这副模样,令人可惜可叹。

到底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私心不想从此就让他们彼此变成仇人。

“阿也,在哪儿?”魏易初完全没了平日一丝混不吝,正经的叫人分外不适应。

凌也没答话,他现在谁也不想见。

只听电话那端魏易初轻叹了口气道,“出来,一块喝一杯吧。”

魏易初车停在离荔枝湾别墅不远的一家酒吧门口,这家酒吧与他们以往高消费的不同,嘈杂又狭小,人声鼎沸,进入酒吧时他抬头扫了眼名字,酒吧名叫夜跃。

穿过狭窄的通道,一眼就看到了在吧台分外显眼的身影。

魏易初径直走过去,在他身边落座,扫视了眼这里的环境,不由的直皱眉。

“怎么选这么个地儿。”

荔枝湾是有名的富人区,不想这种地段还有这么没名堂又低端的酒吧。

凌也没答话,修长的指尖拨弄着酒杯,出神的看着杯中的酒,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似没听见他的话一般。

魏易初扫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仅扬手叫酒保给他一杯酒。

两人分外有默契的仅是喝酒,谁也都不提白天的事。

凌也身上还穿着白天的衬衫西裤,将袖口随意挽到臂弯处,一身名贵的衣物被他穿的已经皱皱巴巴,却衬的他更是野性难驯,狂傲不羁。

两个一看穿戴价值不菲,样貌出色的人,坐在一群吆五喝六,群魔乱舞的蹦迪人群里,如鹤立鸡群,短短的时间内已有无数衣着暴露性感的女人过来搭讪。

魏易初常年流连花丛,在女人堆里如鱼得水,却从未如今天一般这么厌烦过这些如狼似虎,如饥似渴的女人。

没看见这儿正烦着呢,还凑。

他不光帮自己赶蚊子,还得帮凌也赶蚊子,以防大少爷一个不高兴甩手走人。

在又两个女人端着酒杯目光肆意又勾引的来搭讪时,一直不言不语的人,抬起手来,声音分外平静的道,“已婚。”

那只手薄而修长,指甲修剪的干净整齐,让人觉得这只手主人教养极好,养尊处优。

干净利落的手没有一丝杂质,唯有无名指上戴了枚银色素戒,在灯红酒绿的灯光下微泛着冷意,样式简洁却能看出价值不菲,且应成对。

他手上戒指冷,声音更冷。

两名衣着性感的女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撇撇嘴,转身离开。

这么帅个大帅哥,英年早婚,可惜了。

这头才打发走了两人,那头又来个打扮的分外朋克的小妹妹,模样稚嫩,模样长的很漂亮,行为举止却已透着股佯装大人的风尘。

她走过来不客气的坐在凌也另一侧,身后还有一群她的朋友在笑闹起哄中,女孩大大方方的问,“帅哥,可以加个微信吗?”



她原以为最差也就这样了。

万万没想到有个连网名都没改,仅是一串数字的初级陌生账号,在她评论区评论下发了句,“我见过本人,她说的是真的。”

这不算什么。

主要梵慕官博在这个陌生账号底下跟了句,“捞下老板。”

当时场面可以用爆炸两个字形容。

他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却比什么都管用。

一瞬间评论逆转,清一色全变成了,“什么情况,梵慕总裁,慕先生?天呐,有生之年还能看见活的慕先生。”

“家人们,慕大佬刚注册的微博,就为力挺自己老婆,还不磕吗?”

“不是传言这两人不对付吗?这是什么邪门CP。”

“等等,楼上的,阮氏千金不是跟凌氏联姻的吗?什么时候成梵慕总裁老婆了,我有点晕。”

“瓜都过期了,前三个小时前新闻爆料早就离婚了,新欢肯定是梵慕总裁。”

“什么下堂妇,富婆姐姐会缺男人吗?姐姐看我看我,求包养。”

“慕先生,楼上表示随200,伴手礼可以送梵慕旗下最新款腕表,或者珠宝吗?我不挑,都可以的。”

这条评论下一群人哈哈哈哈哈的跟帖,

“好家伙,狮子大开口啊这是。”

最热的一条评论是,“睡吧,梦里啥都有。”

原以为大家嬉笑一下就过去了。

结果就看到这条评论下,已换了ID名,慕景琛回,“私信官博发个地址,我个人买单。”

评论瞬间炸裂。

“卧槽卧槽,真的吗?”

“是慕先生本人吗?”

“天呐,慕嫆夫妻是真的,都给我按头磕。”

“……”

“……”

阮嫆觉得自己还撑着一口气,是为掐死慕景琛。

到了下班的点公司楼下还是围的水泄不通。

媒体记者全扎堆在公司楼下,就为蹲守她。

阮嫆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自卖自夸被人拆穿也就罢了,结果被慕景琛这么一闹腾她彻底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要是慕景琛现在在她面前,她一定毫不犹豫掐死他。

这人早上嘴上妥协,心里恐怕早就有了自己的主意,慕景琛堂堂慕氏当家人,怎么会甘心做别人地下情人。

她一时色迷心窍,给自己惹上的是个什么样的麻烦。

天色渐暗,城市热闹喧嚣的霓虹灯笼罩在雾蒙蒙的雪色中。

阮嫆立在宽阔透明的落地窗前,双手环胸,右手食指在纤细的手臂上一下又一下的轻叩,细微的举动透露了她的烦躁。

外面冰天雪地却不能阻挡记者挖掘新闻八卦的热情,这个时间点还死守在外面,集团的公关部和董办也只好仍在加班,今天一整天惊心动魄,就怕又出什么岔子影响阮氏的股价。

集团公关部联合安保部门正在应对楼下大批的记者,但想清走这些人却很难。

最终她转身走向办公桌前拨通内线电话。

“明天帮我召开个新闻记者会,让他们有什么疑问留到明天。”阮嫆利落的交代完挂了电话。

这事总要了结,不如趁此机会对外做正式说明。

刚挂上内线电话她的手机就响了。

竟然是路骁。

他受慕景琛指使欺骗她的事还没找他兴师问罪,这个节骨眼他还敢打电话来。

划开接听键。

开口她语气便称不上好。

路骁听她语气不善,尽量小心翼翼的道,“阮小姐,地下停车场西侧记者已被清理干净,您放心下楼,我在出口等您。”

阮嫆虽然惦记着要跟他算账,但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


他凝着她狭长的眸子带了冷峭的讽意,“我给你两条路选,要么偷偷摸摸做地下情人,要么人尽皆知做我的女人。”

这赤裸裸的威胁,令阮嫆倏然抬头,眸色霎时冷冻如冰,如被触到了逆鳞,“慕景琛,你威胁我。”

慕景琛一贯冷峻脸上浮现一丝温柔笑意,却叫人背脊发凉,“这怎么能算呢,我从未觉得我们关系见不得光。”

“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见要跟我分开这种话,这是最后一次。”

他们两人离的很近,近到可以看见他乌羽一般长长的睫毛,能闻到他身上淡淡香味,清冷独特,混杂着他的气质显得凛冽幽深。

他微眯狭长的眸,凑近她耳边低声道,“你也喜欢跟我做不是吗?”

阮嫆怔住,几乎瞬间勃然变色。

她不满的蹙紧眉,语带警告,“慕景琛,这里是公司。”

慕景琛冷笑了声,没半分收敛,眸色越来越沉,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愠怒,“那又怎么样,我不介意帮你回忆回忆,昨晚你是怎么在我身下求我的,今天就想抛弃我?”

“阮嫆,你想都不要想。”他淡淡开口。

声音清冽又低哑,如羽毛轻扫过她心头,却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阮嫆觉得自己直到今天也没摸清慕景琛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比凌也难缠十倍百倍,她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个巨大的陷阱,一步步越陷越深。

她正欲开口,手机突然疯狂震动。

慕景琛挑了挑眉示意她接电话。

来电显示是好友魏靖瑶。

她警告的看了慕景琛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胡言乱语。

随后推开他起身往落地窗前走去,调整了下自己心情,划开了接听键。

刚接通就听见好友那边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宝,我才多久不在,怎么发生了这多事,你跟凌也真离婚了?”

魏靖瑶专业主修教育学,前段时间就报名参加志愿者活动,去偏远山区支教了,山里信号不好,她们即便联络也断断续续。

阮嫆头疼的抚了抚额,低声道,“是,原本没想瞒你,但当时情况有些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所以一直没对你说,瑶瑶对不起。”

阮嫆樱唇轻启,声音带了安抚的柔,甜腻娇软,认真跟好友道歉,一点也不似方才对着他绝情冷漠的模样。

慕景琛坐在她的办公椅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打电话的纤瘦背影。

落地窗外城市灯火映照进窗,在她身上洒下星星点点,端庄又透着小性感的绸缎长裙勾勒着她曼妙身段,背对他而立,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隐约可以窥见隐在长发下精致的蝴蝶骨。

整个人媚态天成,像只慵懒的猫。

此时说话语调软软糯糯分外温柔。

慕景琛有点嫉妒电话那头的人,能让她耐着性子这么哄。

他起身走近,从后环住了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

阮嫆被他突如其来动作惊的手机差点都没拿稳。

回身警告的瞪他。

她的威胁,在慕景琛眼里却毫无威慑力。

他垂眸紧盯着她殷红的唇,目光灼灼,亲吻她耳垂低声道,“挂了。”

阮嫆身体又苏又麻如过了电流,连忙捂住听筒,那双清澈如小鹿的眼眸神情慌张。

而另边好友压根没意识到她这边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听筒里传来夹杂着呼啸的风声和好友劝慰的声音,“宝,其实上回替我接风我就看出你们不对劲了,你既然不想说我也不问,但我还是得劝劝你,你跟凌也那么多年感情,你真就这样要放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