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优质全文

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优质全文

人间执念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军事历史《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讲述主角楚辞楚南天的爱恨纠葛,作者“人间执念”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围了这一支规模不大的小商队,均是利刃出鞘。“将军饶命!我等乃北安州行商,刚从曲县采购回来,准备回北安州沧县,望将军明察!”商队领头微微躬身,朝将军行了一礼。“哼,我看你们就是辽阳来的山匪,给我统统拿下。”魁梧将军一命令,小队官兵顿时把商队数人控制了起来。“将军冤枉,我等真是北安州的行商,这里还有北安州州牧大人的亲笔文书......

主角:楚辞楚南天   更新:2024-07-17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辞楚南天的现代都市小说《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优质全文》,由网络作家“人间执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军事历史《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讲述主角楚辞楚南天的爱恨纠葛,作者“人间执念”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围了这一支规模不大的小商队,均是利刃出鞘。“将军饶命!我等乃北安州行商,刚从曲县采购回来,准备回北安州沧县,望将军明察!”商队领头微微躬身,朝将军行了一礼。“哼,我看你们就是辽阳来的山匪,给我统统拿下。”魁梧将军一命令,小队官兵顿时把商队数人控制了起来。“将军冤枉,我等真是北安州的行商,这里还有北安州州牧大人的亲笔文书......

《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优质全文》精彩片段


“大哥,有情况!”

正在这时,一匹快马快速朝大部队方向飞驰而来。

张广脸色一沉,打马上前,快速出了大部队。

“耗子,何事?”

名叫耗子的年轻人此时已经驾马来到了张广面前。

“大哥,洝苑府出兵了,目的是冲我们而来。”

“什么!洝苑府出兵了?”

张广愣了片刻,有些不可思议地道。

“没错大哥,洝苑府出兵了,整整五千余人。”

耗子缓了口气,脸色有些难看。

五千人,这可是府城最大的兵力了,帝国律法规定,府城最大兵力上限五千人,州城最大兵力上限两万人,但是州城的军队归帝国直管,而府城的军队却归府城自己管理,这就是一些大家族,往往称霸一个府,而不愿意称霸一个州的原因。

“这是倾巢出动啊!他洝苑府是谁给的勇气?”

“薛武,贡青。”

张广脸色一寒,大声朝身后的两名中年男子吼道:“传令下去,备战。”

“是,大哥!”

薛武,贡青打马出了大部队,一路狂奔高呼:“有敌来袭,准备战斗。有敌来袭,准备战斗……”

原本熙熙攘攘的大部队顿时安静了下来,除了偶尔一两声小孩哭泣,已经听不到其他声音。

“战斗人员前进,其余人员原地待命。”

又是两骑兵飞驰而过,安静的人群顿时行动起来,一些手拿兵刃的年轻人迅速前移,仿佛训练有素般。

而一些老弱妇孺却真的呆在了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眼里不时流露出担心的神色,他们不担心自己,他们担心的,也许是身边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不到半个时辰,一支由八千人组成的大部队严阵以待。

张广看了看身后的大部队,满意地点了点头,作为山匪,他们随时会面临官兵的围剿,而他们大多数山匪,都是有家有室的人,面对围剿,自己不可能丢下家人独自逃命,所以久而久之,所有山匪都学会了对应临时状况的应对之法,就如刚刚发生的一切那般。

“队长,前方出现了大批官兵,像是朝辽阳县城那边去的。”

一条幽静的官道上,一名樵夫打扮的男子挑着木材,在错过一支商队的刹那,轻声朝商队领头道。

商队领头微微点了下头,两人就此错开了来,商队继续往前走去。

没过多久,一支庞大的军队出现在众人面前,为首之人一副文人打扮,看上去和全副武装的军队格格不入。

文人旁边,一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将军手握重剑,直视前方。

“什么人?”

将军看见商队的那一刻,手中重剑出鞘。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哗啦!”

大军分出一个小队,瞬间包围了这一支规模不大的小商队,均是利刃出鞘。

“将军饶命!我等乃北安州行商,刚从曲县采购回来,准备回北安州沧县,望将军明察!”

商队领头微微躬身,朝将军行了一礼。

“哼,我看你们就是辽阳来的山匪,给我统统拿下。”

魁梧将军一命令,小队官兵顿时把商队数人控制了起来。

“将军冤枉,我等真是北安州的行商,这里还有北安州州牧大人的亲笔文书,大人一看便知。”

说完,领头人朝怀里噜了噜嘴。

“嗯,去看看!”

这次说话的是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他朝一旁的士兵说道。

“是,大人!”

很快,士兵就从商队领头人怀里搜出一叠官方文书。

“大人!”

士兵恭敬的把文书递给中年文士,中年文士接过文书看了看,果然,上面不但有北安州州牧的官方大印,还有州牧亲笔书写的通关文书。


“看来这家伙是着急让我走啊!”

楚辞脸上似笑非笑,他已经大致猜到了什么

“有请!”

楚辞转身,坐在了主位上,朝前来的徐福道。

“是,殿下。”

徐福出去后,不一会就带着吴强来到了楚辞的房间。

“小人参见殿下!”

吴强看见有些似笑非笑的楚辞,不由得心里一紧,赶紧下跪行礼。

“府主效率挺高嘛,这才不到半月,五千人半年的粮食就准备好了?”

哼!看你那个熊样,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给老子下跪?楚辞看着跪下的吴强,心里不由得冷哼一声。

吴强一听楚辞的话,心里暗骂,“艹你姥姥,从长流府到关外,无非三个多月的时间,你他妈要半年的粮食,你怎么不去抢。”

不过还好他留了一手,准备了双份的量,就是防着楚辞找事。

“看老子多有先见之明,想要在老子身上找事?做梦!”

吴强心里得意的想着,口上却说:“殿下放心,五千人半年的量,只多不少。”

楚辞看着吴强那得意的眼神有些无语,这他妈有什么好得意的……

不过既然这家伙这么配合,而且北上已经刻不容缓,楚辞也就不想在这里继续消耗时间了。

“好,既然如此,明日本皇子就准备动身北上,这段时间多谢府主招待,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来北冥。”

“去你奶奶个腿,你全家都去北冥,老子也不会去。”

吴强心里怒骂,表面却笑嘻嘻地道:“一定一定……”

他是没想到,七号监狱那群王八蛋,平时凶神恶煞的,狱卒都不知道被他们打死了多少,为此,他还没少操心。

可是就这样一群动不动就杀人的王八蛋,却被这个废物皇子一顿酒就收服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他本来还想让这群家伙给楚辞找点麻烦,最好是一不小心把他给弄死,那样就皆大欢喜了。

然而事与愿违,不但没弄死人家,反而平白无故的给人家添了一份助力,你说这特么都是什么事!

春去夏来……

刚入初夏的天气已经渐渐炎热起来。

长流府大校场,五千多死囚已经被押解于此,顶着硕大的太阳,除了喘气,却没有一丁点声音。

楚辞站在高台上,看着那一张张不解,疑惑,绝望的面孔,仿佛就像看到了自己,渴望生存而发出的无声怒吼。

楚辞身后,福伯,杨云志,左清风,铁塔,古月等十九人面色平静,楚辞免除了他们的一切罪行,从此以后,他们跟随楚辞北上,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我,大楚帝国五皇子楚辞,即将北上称王,今天,你们是幸运的……”

看着下方不明所以的人群,楚辞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因为,从今天起,你们将不再是帝国的死刑犯,也不会被秋后问斩,你们的一切罪责都从此清零。”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楚辞继续大声道:

你们将是我,大楚五皇子楚辞的亲卫队,从今以后,金戈铁马,马革裹尸,你们可愿意?”

楚辞没有任何开场白,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话语。

寂静,短时间的寂静。

随后……

整个校场发出了震天的怒吼!

是人都不想死,管他跟谁,能活着,这就够了!

看着下方一群可爱的人,楚辞笑了,徐福笑了,十八奇葩也笑了。

楚辞笑,是因为这群人太好忽悠了,几句话就换来几千人的效忠。

而徐福和十八奇葩的笑却更加简单,只是单纯的觉得高兴而已。

神历年2835年四月初,大楚帝国五皇子楚辞,以十万两白银的巨额财富,为关押在长流府的五千死刑犯免除死刑,恢复自由身,随后继续北上,一时间天下哗然!

江南苑,一名华服老者拟了拟胡须,看着正在小口品茶的另一位老者道:

“子归兄,五皇子真是大手笔啊!十万两白银,五千死囚,呵呵,呵呵呵……”

名叫子归的老者翻了翻白眼,站起身道:

“你以为五皇子他真的拿出了十万两白银?你也太小看他了!”

“哦?”

华服老者露出诧异的表情,“难道这里面还另有隐情?”

“哈哈哈,则文兄!你自称广陵隐士,不知道其中隐情实属正常,不过……”

老者子归停顿了下,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

“不过什么?”

华服老者正要听他说下去,对方却打住露出疑惑的表情,这让华服老者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陛下居然同意了五皇子的要求!而长流府的吴家小子也这么配合的拿出了十万两白银!”

“哦?你说十万两白银是长流府出的?”

华服老者像发现新大陆般,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不仅如此,长流府还拿出了五万石粮食供他北上!”

“子归兄,你不会是拿我寻开心吧?就吴家那帮吝啬的家伙,拿出十万两白银我都觉得你是开玩笑,现在又来五万石粮食,你确定你不是来忽悠我的?”

华服老者有些不悦,瞪着眼看着子归道。

李子归抬起桌子上的茶水,轻抿了一小口。

“则文兄,我们有两年没见了吧?”

“你少给我扯犊子,我说,你刚刚是不是忽悠我的?”

华服老者并没有回答子归的话,而是走到子归面前,一脸正经的说道。

李子归摇了摇头,随后转身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华服老者也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良久,李子归转过身来,而华服老者也正好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

“你别告诉我,你要北上去追随他去!”

“哈哈哈,则文兄果然了解鄙人,沉寂了大半辈子,也该出去见见世面了!”

“可你要知道,他去的地方可是北冥……”

华服老者心情有些复杂地说道。

“则文兄,你隐居了大半辈子,难道还没看出来吗?有的时候,风险往往与机会并存,正所谓不破不立。

“如果是在关内,一亩三分地都由皇家和几大家族的把持,想要在他们手里夺取大饼,那就牵扯到了诸多利益,一旦卷入其中,试问,又怎么破?又怎么立?还不是跟着大潮一起淹末在芸芸众生之中。”

小说《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一篇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穿越、1v1、打脸、佚名穿越、1v1、打脸、小说《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人间执念,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目前已写198093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960章 后台,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作为穿越者,这样的智商甚忧……已弃读

这本书三星都不值得,两星最好

现在为啥章节名都不起了

章节推荐

第599章 北屠浮

第600章 战舰的能量核心

第601章 弱国无外交

第602章 身份暴露

第603章 一同出海?

作品阅读


其实按照楚辞的意思,是进入北冥安定下来后,再开始考虑组建商队的事,结果李子归一句话就打动了楚辞。

要想了解北冥,商队必不可少,在特殊情况下,它的作用甚至超过了派出去的探子。

结果楚辞就妥协了,商队也很快组建完成,并且在两个月前,就提前进入了北冥。

“成品拿来我瞧瞧。”

楚辞朝一旁的白离人道。

“是,殿下!”

白离人打开一口箱子,很快,一个奇怪的三角锥就出现在楚辞面前。

小说《被流放后,全国都在求我回都当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嗯,这么快?”

楚辞有些惊讶,这才不到一个时辰,邢家人就跟过来了。

“呵呵,看来这一次是掐到他们七寸了。”

李子归笑了笑道。

楚辞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坏的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还差点害了自己,不过这家伙说的倒是事实,这次恐怕真的抓住了对方要害。

“走吧!我们去看看老头子有什么话说。”

楚辞站起身,就准备朝外走。

“殿下,您惊吓过度,卧床不起,这种事就由草民代劳吧!”

楚辞一愣,看着似笑非笑的李子归,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也好,你做事,本宫放心。”

李子归走后,楚辞继续闭目养神。

“看来,自己要想完全适应这个世界,还需要一段时间啊!”

“子归先生,殿下他……”

白发老者见李子归出现,而楚辞并没有一同前来,心里不由得一紧。

“殿下惊吓过度,卧床不起,我已经请了随行医生,正在为殿下安神,不知老太爷前来是?”

白发老者眼角抽了抽,朝李子归行了一礼道:“殿下在府里发生的事,老朽深感惭愧,特意准备了白银十万两,特地向殿下赔罪,还请先生能在殿下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说完,一大叠银票送到了李子归面前,看那份量,怕是比箱子里的十万两还要多。

李子归看了看放在地上的几大箱子白银,又看了看白发老者递过来的银票,心里便明白了什么。

他接过银票,很淡定的放进怀里。

“老爷子客气了,年纪大了,就好这一口。”

李子归脸不红心不跳,连称呼都变成了老爷子,看得一旁的邢家两兄弟一愣一愣的。

“那殿下那边?”

白发老者有些担心的看着李子归道。

“老爷子放心,殿下那边不打紧,等殿下好些,我会亲自给殿下解释,那只是一个误会,不过……”

三人听见李子归这么说,心里都是一喜。

“不过什么?”

三人瞬间反应过来,又看向李子归道。

“刺杀的事,我可以跟殿下解释是误会,但是骑兵围杀,殿下可是亲身感受,这个我也无能为力。”

“这……”

三人又是白高兴了一场,这他妈等于是白说嘛,事情还是没得到解决。

“不知先生有何良策。”

邢庄周见自家老爷子发愣,犹豫了一下,朝李子归行了一礼道。

“一个字,杀!”

“嗯!”

三人同时看向李子归。

“只要把宁川骑兵全部杀掉,邢家自然就摆脱了干系。”

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他妈也叫良策?”

宁川骑兵可是邢家的根本,怎么可能全部杀掉,更何况,在骑兵团里,大多数将领都是邢家子弟。

“这……”

白发老者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苦笑着看向李子归道:“不瞒先生,骑兵团里大多数都是邢家子弟,而且带头围攻殿下的,正是我那不成气的七子。”

李子归一愣,他没想到这老头子这么狠,竟然毫不保留的向自己坦白了所有事。

“所以,还请先生务必要帮我邢家这一回。”

李子归犹豫片刻,看着白发老者三人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跟老爷子您们交个底,殿下此次北上,如果连自身安全都保证不了的话,那他又何必在乎他人死活?而此次受到如此大辱,殿下一定不会轻易罢休。”

李子归犹豫了一会,脸色平静地对三人道:“宁川骑兵,必死无疑……”

“这……”

邢家三人脸色凝重无比,宁川骑兵对于邢家的重要性不必言说,如果真的如李子归所说,那他邢家可能会元气大伤。


沧南大帝有些无语,他也知道,自己能在其他府为所欲为,那也是建立在对方不想与自己鱼死网破的份上。

而且,自己处于弱势,舆论导向始终是在自己这边,自己就会拥有更有话语权。

而夏初府,这里可是镇北军的大本营,是抵御外敌的门户,是百战之地,舆论导向自然偏向于千万守关将士。

加上夏初府背后的势力,话语权基本全在对方身上,所以,稍有不慎,恐怕自己就得被冠上通敌的罪名,身败名裂。

夏初府主应该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才敢对自己如此嚣张跋扈。

但是自己真的就该在这里认怂吗?显然,这不是沧南大帝的风格。

自己拥有的,可不只是一个皇子身份,自己还拥有华夏五千年的智慧,现代人的知识及思维方式。这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完全就是降维打击嘛!

跟自己搞舆论战,呵呵……

“无妨,飘渺宫再强,那也只是外臣,镇北军再怎么厉害,那也只是帝国的军队,至于二皇兄的母妃那边,除非脑袋秀逗了,不然,谅她也不敢出来站队!”

“徐勇,命隐龙卫放出消息,就说本宫前往北冥封王,从今以后,本宫所在之地,将是帝国的第一道屏障,除非本宫身死,不然,任何人休想靠近北仑。”

额,众人一愣,纷纷看向沧南大帝,有些不明所以。

“是,殿下!”

徐勇离开后,众人又把目光看向一旁的李子归。

“好好好,哈哈哈,殿下果然睿智,好一个釜底抽薪,如果消息一旦传开,那夏初府的一切优势就将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李子归第一个明白沧南大帝的用意,不由得拍手叫绝,如此一来,沧南大帝的北冥就成了抵御外族的门户,而相对而言,北仑的地位就会大打折扣,舆论导向自然就会偏向沧南大帝,一旦掌握了话语权,那夏初府还不是和长流宁川一样,随他们拿捏?

“呵呵,走吧!随我进城,让我看看夏初府主是否有三头六臂。”

夏初府府邸,一名鹰钩鼻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一名瘦弱文士身旁,听着手下人的报告。

“府主,玉明先生,五皇子已经进城,随行人员不到十人,我们要不要……”

瘦弱文士摇了摇头,起身来到窗边,看向远处的雕像道:

“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倒是没什么,不过他身边可有能人,吴家邢家之所以吃亏,就是因为他们太过轻示对方。”

瘦弱文士转身看向两人继续道:“如果我们贸然行动,恐怕会落入后尘。”

“那依先生的意思是?”

鹰钩鼻男子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不满。

“呵呵,府主不必着急,以不变应万变,这里可是夏初府,只要我们安安心心的呆在府里,谅他们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

瘦弱文士重新走回了座位,老神在在的坐了下来。

“这样会不会显示我们太过柔软?”

鹰钩鼻男子想了一会,倒也觉得文士所说有几分道理。

“哈哈哈,府主大可放心,如果能让一个皇子吃弊,那可不是柔软,而是睿智。”

瘦弱文士听了鹰钩鼻男子的话,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鹰钩鼻男子一愣,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道:“先生果然高人,如此一来,不但夏初府没什么损失,还让对方有力气没地方使,憋屈,憋屈得很啊!哈哈哈……”

鹰钩鼻男子也大笑了起来。

沧南大帝一行人进城后,并没有去城主府,而是找了一家安静的客栈住了下来。


不一会,人群已经来到了悦来客栈楼下,楚辞也终于知道了声音的来源。

原来是一个大胖子,四肢都拖着一个大铁球,那声音就是铁球撞击地面所发出的声音。

“好强大的胖子。”

楚辞心里暗暗称奇,如此大的铁球,一个少说也有几百斤,这家伙拖着四个,却行动自如,简直就是恐怖如斯。

“还有那个长发男,一副屌丝的模样,头发都快结饼了,还在那里装酷。”

“嗯……”

楚辞发现,这群人也不知道什么来头,看上去就是一群奇葩,反正就是各种形象都有,就没一个正常滴。

“咚咚咚。”正在这时,一声敲门声在外面响了起来。

楚辞和徐福对视了一眼,还是徐福过去打开了房门。

“何事?”

徐福声音低沉,看着门外的两名军士道。

“大人,我们是第七监狱的狱卒,奉狱长大人命令,特地来见五皇子殿下。”

“进来吧!”

楚辞听到是狱卒,来见他肯定是关于囚犯的事。

“参见五皇子殿下。”

两人进屋后齐齐下跪。

“嗯,说吧,何事?”

楚辞淡淡的看着两人道。

“狱长大人命令,让我们把七号监狱的囚犯给殿下送过来……”

“嗯?”

楚辞一愣,囚犯的事他已经交给府主吴强处理,只要北上的粮食准备完毕,他就会接收囚犯一同北上,现在送囚犯过来,这又是闹哪一出?

“多少人?”

楚辞看了看两人,他知道问他们也白问,只能说道。

“十八人。”

楚辞点了点头,“带路。”

两人起身,带着楚辞和徐福下了楼。

“你说的就是他们?”

来到客栈外面,楚辞指着眼前的一群人,心里有些尴尬地看向两名狱卒道。

“是的殿下,人已送到,小人也该回去复命了。”

两名狱卒朝楚辞再度躬身行礼道。

楚辞摆了摆手,打发了两人离开。

两人离开后,楚辞开始打量起众人来,胖子就不用说,就凭那一身蛮力就恐怖如斯。

而在胖子身后,一名白衣男子更是引起了楚辞的注意,男子虽然就站在那里,但是楚辞却总是感觉那家伙仿佛根本就不存在。

还有那位装逼的男子,楚辞甚至不敢跟他对视,也许只要一个眼神,这家伙就能把自己杀于无形。

“有点意思,看来都不是善茬儿啊!”

楚辞心里不由得暗暗咂舌,他瞬间就明白了吴强送这些人来的意思,这是想吓唬自己啊!

如果自己还是以前那个五皇子,想必有点作用,但是现在吗!楚辞心里嘿嘿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照单全收。

“福伯,既然以后都是自己人,带他们去洗漱一番吧!”

楚辞收回视线,转过头看向徐福道。

“是,殿下。”

徐福应允,招呼众人离开。

“老板,准备十八人的酒菜。”

楚辞在众人离开后,大踏步进入了客栈,看着正打量他的掌柜道。

“好的,殿下。”

老板抹了一把冷汗,没想到此人居然就是封地北冥的五皇子殿下,着实吓了他一跳。刚要吩咐下去,楚辞又叫住了他。

“等等!”

一想到这些人在监狱里,可能很久没吃过饱饭,普通一人份的酒菜肯定够呛。

“额,给我每人来双份的!不不不,三份,每人三份的量。”

“自己怎么说也算是小财主了,怎么能亏待自己的手下人呢,以后还要全靠这群家伙保护自己呢!”

大约一个时辰后,徐福带着众人回到了客栈。

“殿下,人都带来了。”

徐福上前,朝楚辞行了一礼道。

“嗯!”

楚辞打量了一下众人,感觉自然了很多,特别是长发男子,看上去还真是蛮酷的,一点也没有先前的屌丝模样。

胖子已经把脚上的两个铁球丢了,只留下手里提着的两个,感觉像随身携带的武器一般。

“都别客气啊,快坐!”

楚辞完全没有一点皇子的姿态,招呼着众人落座。

众人面面相觑,并未入座。

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楚辞意欲何为,要知道,他们这里的随便一个都是恶贯满盈的家伙,手上少说也有几十条人命。

对于官府的人,他们一向恨之入骨,而眼前的是一位皇子,这让他们兴奋莫名。

要是击杀了帝国皇子,这种报复感,可比他们逃出去还要来得痛快。

楚辞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依然我行我素。

“福伯,倒酒。”

楚辞还以为这些人比较拘束,也没有管他们,吩咐徐福倒上了酒。

徐福心里有些发紧,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非常恐怖,给他的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

“不知殿下这是何意?”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人群里响起,不带一点感情。

楚辞突然感觉一股冷风吹来,让他差点打了个哆嗦。

高手,这绝对是杀人于无形的那种超级高手,杀气居然能实质化。

楚辞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众人道:

“救你们的目的很简单,我需要一群能为我出生入死的手下。”

“不管你们过去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也不管你们是否罪大恶极,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为我,也是为你们自己,重新活一回,就这么简单。”

楚辞作为现代人,并没有多少阶级观念,所以他这随便一说,可落在众人耳里,却如晴天霹雳。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帝国皇子竟然要放了他们这么一群罪大恶极的家伙,这完全是滑天下之大稽。

“出生入死?为你卖命?还是为你杀人?”

冰冷的声音继续响起。

“为本皇子卖命又如何?杀人又如何?本皇子告诉你们,只有本皇子,才能让你们活。”

“你们是否觉得自己本事很大?本皇子非用你们不可?

“呵呵,你们错了,在本皇子眼里,你可有可无。”

众人都沉默了,就连有些憨憨的的胖子也陷入沉思。

“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众人沉思的时候,楚辞大笑了起来。

“告诉本皇子,你们还有什么?有一身酸臭味,还是一身破烂衣服?”

“你们不过是一群将死之人,有什么好怕的,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当断则断,能活着,他不好吗?”

楚辞知道,这些人意志消沉已久,又痛恨官府,而自己身为一个皇子,理应是他们仇视的对象,现在让对方屈服于自己,很难!


众人心里一紧,楚辞说的没错,他们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却意志消沉,畏首畏尾起来。

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之大,哪还有他们的容身之所?

如果殿下所言非虚,我杨云志,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人群中,一名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步伐沉稳的走出人群,来到楚辞面前,躬身行了一礼。

他现在已经别无所求,能活着,就是最大的恩惠,至于跟着楚辞做什么,那重要吗?

“本皇子从不亏待自己人。”

楚辞点了点头,任何糖衣炮弹,都抵不住一句能活着!

“只要有酒,有肉,俺铁塔也跟了你。”

胖子看见有人站出来,也挤开人群,瓮声瓮气的来到楚辞面前。

“跟了本皇子,酒肉管饱!”

看着胖子那魁梧的身材,还有那提着的两个大铁球,楚辞心里不由得一喜,主要是这家伙回头率高啊,要是出门带着这家伙,那肯定长脸。

“我,左清风也愿意为殿下效力。”

“古月愿为殿下马首是瞻。”

装逼男和白衣男子也陆续表明态度。

楚辞欣喜若狂,这两个人可是他看重的,就凭感觉,他都能知道两人的强大。

剩下的十几号人也各自看了看,一起朝楚辞行礼,“我等愿为殿下效死命!”

“嗯,很好,从今以后,本皇子绝不负尔等!”

楚辞大喜,他也感觉出来,这群人并非常人,不能以常人待之,能实实在在的收服他们,这是天大的幸事。

“来吧!啥也别说,吃肉喝酒,干就完事儿!”

众人一愣,良久才反应过来,然后纷纷抬起酒碗,大快朵颐起来。

徐福在一旁看到这个结果,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他可是见多识广的人,能这么轻松就降服这群妖魔鬼怪,殿下的本事似乎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徐福也坐了下来,很快和众人打成一片,他跟了楚辞几日,楚辞的不拘一格,让他很是意外。

如果说什么才能快速的拉近双方的关系,那一定是酒桌上拼酒。

楚辞和众人一起狂吃海饮,毫无违和感,让众人都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你们知道吗?本宫是帝国皇子,高高在上的五皇子殿下……”

正在狂吃海饮的众人一听楚辞的话语,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空气中充满了别样氛围,时而杀气凌人,时而冰冷至极,时而失望透顶,时而……

“但是那又怎样?荣华富贵,功名权利就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老实告诉你们,本宫只想好好的生活,做一个普通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部分人听不懂楚辞的说辞,但是也能感受到楚辞那种无奈的意境。

“去他妈的皇子,去他妈的权利,老子不稀罕,老子要……”

福伯赶紧上前,打断了楚辞的话。

“殿下,您喝醉了,我扶您去房间休息。”

“本宫没醉,本宫要与你们一醉方休……”

楚辞确实喝醉了,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世界,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一切都要靠自己,虽然贵为皇子,但是等待他的却不是什么康平大道,而是毫无方向的荆棘之路。

他从穿越到现在,每日都如履薄冰,每一步都在冒险,也许,自己的生死就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远赴北冥,他不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

所以,楚辞才决定,在前往北冥的途中,利用帝都那位可能灵光一闪的纵容,疯狂的搜刮财富,壮大自己的实力。

哪怕永世不得入关,只要有自保的资本,他也不在乎。

第二日,楚辞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现在是春末,房间里不冷不热,温度适宜。

“殿下,您醒了!”

徐福看见楚辞醒来,在桌上倒了一杯温水,抬到了楚辞床边。

“谢谢!”

楚辞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对着徐福道:“福伯,昨晚……”

“殿下,您太折煞小人了!”徐福听见楚辞道谢,急忙躬身。

“至于昨晚,大家都非常尽兴,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您就放心吧!”

“嗯!”

徐福做事,楚辞是非常放心的,由于身份转变太快,一些礼节上的小事老是忽视,搞得福伯每次都特别紧张。

“有你打理,我很放心。”

楚辞起身下床,走到窗边,打量着远方的风景。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又是一年春耕的时候,真希望到了秋日,人们能收获丰富的希望。”

听见楚辞的自语,徐福心里有些触动,“如此心系于民的皇子,帝国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哎!真是……”

一晃过去了十来日,这段时间,楚辞对左清风等十八人也有了充分的了解。

左清风,百里洲江北人,从小跟随师傅进山学艺,一把快剑独步天下,十步以内杀人于无形。

后因行侠仗义而得罪权贵,全家被杀,从而怒杀权贵一家上百人,后逃至江阴,被追捕而来的同门师兄以师傅性命相要挟,自愿被捕。

古月,超级杀手,据说他所杀之人,都是一方强者,身份来历不明。

铁塔,徐州绕城人,贱民出身,从小天生神力,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两人从小相依为命。

有一次铁塔进山狩猎,独自留下妹妹在家中,被路过的城主二公子凌z辱至死。

知道妹妹的悲惨遭遇后,悲愤欲绝的铁塔跑到城主府大开杀戒,一直杀到力竭,才被赶的城卫军所擒。

杨云志,大川漠北人,从小随父投身军旅,杀敌无数,功勋卓越,后被封为奋威将军,官居四品。

在回家探亲的时候,正好遇见小吏调戏妻子,怒而杀之,然却不知小吏家族背景雄厚,不但自己被判秋后问斩,还连累家人流放关外。

所以他也是最不抗拒楚辞的人,如果能不死,他愿意苟活,只因自己的妻儿老小还在关外受苦。

其他人也和楚辞猜想的差不多,都是被这个腐朽不堪的帝国残害而愤起反抗,最后不但连累家人,自己也落得个秋后问斩。

楚辞也很感叹!一个偌大的帝国,权力都掌握在那些世家大族手里,何来公平可言!

但是他也无能为力,不要说自己只是一个被边缘化的皇子,就算自己是楚帝,想要改变帝国的现状,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殿下,府主求见。”

楚辞正在研究北上第二站的时候,福伯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子归微微躬身,他一直怕的就是楚辞觉得自己是在利用他,他之所以说出来,也是想看看楚辞的反应,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楚辞的格局,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走吧!我们去看看这座英雄之城。”

楚辞率先朝夏初府方向走去,李子归紧随其后。

“参见殿下!”

夏初府城门口,迎接楚辞的并不是官方人员,而是徐福等人。

“呵呵,诸位不必多礼,大家都起来吧!”

见到几人,楚辞还是挺开心的,这一路过来,虽然有些波折,但是效果出奇的好,而且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

原本以为,这一路不可能风平浪静,给自己下绊子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但是现在都到了北仑,到了夏初府,却都是自己给别人下绊子。

难道,这就是穿鞋的怕光脚的?自己胡乱搞一通,还他妈那么的自然合理!

“谢殿下!”

几人起身后,又和隐九铁塔等人一阵寒嘘。

“你们一路过来,可有遇到什么棘手的事?”

看众人精神不错,李子归打断寒嘘的众人道。

“这位是?”

徐福几人其实早就注意到了跟在楚辞身边的李子归,但是楚辞没有说话,几人也就没敢多言。

楚辞一愣,这才想起来,几人离开大部队的时候,李子归和南宫允还没有投靠自己呢!

“这位是子归先生……”

楚辞也没多说,只是简单介绍了一番。

“殿下能得先生辅佐,真乃幸事也!”

几人在简单了解李子归后,纷纷发出肺腑之言。

“这一路北上,倒是没有什么棘手的问题,只不过到了夏初府,却不得官方待见。”

徐福皱了皱眉继续道:“而且府城兵士每隔三五天就要来清查一次,搞得我们很是被动,生怕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双方会起冲突。”

“嗯?”

楚辞皱了皱眉,夏初府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人和自己的关系,居然还如此折腾,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吗?

“还有什么?”

楚辞脸色有些不好,你一个小小的府城,还跟自己杠上了不成?

“还有……”

徐福看着楚辞,有些难为情。

“嗯,但说无妨!”

看见徐福犹犹豫豫的,楚辞就知道,准没好事。

“是,殿下!”

“夏初府主曾传出话来,说殿下在其他地方疯疯癫癫他们管不着,但是想要在他夏初府闹事,那就得看看殿下有几斤几两了。”

“哦!这夏初府主什么来历?居然敢跟一个皇子叫板?”

楚辞有些不解的看向李子归。

李子归沉默了一会,看向楚辞道:“殿下,这夏初府不简单啊!”

楚辞翻了翻白眼,这是什么话,说了等于没说。

“先生何出此言?要知道我们一路北上,不管是长流府吴家还是宁川府邢家,哪一个是简单的主?结果呢?还不是被我们拿捏得客客气气的,他一个小小的夏初府还能翻天不成?”

“殿下有所不知,这夏初府可不一样,他不但是北仑的补给地,还是北仑数十万将士的大后方,很多将士的家眷都在城内。”

“而且,最主要的,它还是帝国百姓心目中的圣城,一旦殿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受到影响的,只会是殿下您!”

李子归对于永州,对于夏初府的了解,可比楚辞多得多。

“嗯?那又如何?我还怕他一个小小的府主不成?”

李子归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看向楚辞道:

“夏初府的府主来自飘渺宫,而镇北大将军正是飘渺宫的人,所以,这个府主背后,不但有数十万镇北军将士,还有他整个飘渺宫,而且,二皇子的母妃可也是飘渺宫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