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极客阅读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完整文集阅读

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完整文集阅读

礼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礼午”创作的《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陆争流心里一紧。不是和她说了不要在这时候见庆哥儿吗,她怎么不听!“表姑娘?家里什么时候有个表姑娘了?”陆佳觉得滑稽,笑出了声。蔺云婉轻声地说:“姑奶奶不知道,是老夫人的远房侄孙女,接回府好长一段时间了,就住在偏院。”陆佳道:“既然都是亲戚,弟妹你也不知道接表妹过来,大家一起说话。”说话…......

主角:蔺云婉陆争流   更新:2024-02-23 20: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蔺云婉陆争流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完整文集阅读》,由网络作家“礼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礼午”创作的《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陆争流心里一紧。不是和她说了不要在这时候见庆哥儿吗,她怎么不听!“表姑娘?家里什么时候有个表姑娘了?”陆佳觉得滑稽,笑出了声。蔺云婉轻声地说:“姑奶奶不知道,是老夫人的远房侄孙女,接回府好长一段时间了,就住在偏院。”陆佳道:“既然都是亲戚,弟妹你也不知道接表妹过来,大家一起说话。”说话…......

《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完整文集阅读》精彩片段


“你们都这么关心长弓,怎么不见庆哥儿?弟妹不是我说你,两个孩子都是侯府的嫡子,你怎么能只偏疼一个?”


陆佳冷不丁开口,还道:“我听说你只教长弓这孩子,却不亲自教庆哥儿,你厚此薄彼的也太明显了些。”

她故意看了陆争流一眼,意在提醒他,别忘了谁才是他亲生的儿子!

陆争流确实这时候才想起来问蔺云婉:“你怎么不带庆哥儿来?”

这种见亲戚的场面,实在不该单独冷落庆哥儿。

是蔺云婉做的不周到。

夏老夫人不知道内情,也狐疑地看着蔺云婉。

不等蔺云婉说什么,萍叶就站出来了:“回世子,回大姑奶奶,早上只有长弓少爷过来给夫人请安,夫人才顺路带着长弓少爷来的。庆少爷要是来请安,今日夫人也就带他一起过来了。”

陆争流才想起来,他去接蔺云婉的时候,庆哥儿都没去给嫡母请安。

这孩子确实不如陆长弓孝顺。

陆佳却不买账。

庆哥儿才是她的亲侄子。

“听说庆哥儿在前院跟着先生读书,小小年纪这么辛苦,偶尔疏忽也正常,当嫡母的不要太苛责一个孩子了。”

蔺云婉淡淡道:“姑奶奶说的对,是我不周到——萍叶,去和张先生说,今日庆少爷要见客,让他告假休息两日。”

萍叶转身就去了。

她很快就回来,脸色古怪地说:“张先生知道家里有要客,已经给庆少爷放假了。”

陆佳问道:“既然放了假,那他人呢?”

萍叶也弄不明白原因,纳闷道:“他身边的小厮说他去了表姑娘院里,奴婢已经让人去叫了。”

陆争流心里一紧。

不是和她说了不要在这时候见庆哥儿吗,她怎么不听!

“表姑娘?家里什么时候有个表姑娘了?”

陆佳觉得滑稽,笑出了声。

蔺云婉轻声地说:“姑奶奶不知道,是老夫人的远房侄孙女,接回府好长一段时间了,就住在偏院。”

陆佳道:“既然都是亲戚,弟妹你也不知道接表妹过来,大家一起说话。”

说话……

葛宝儿能过来说话吗?

她能说出什么好话?

陆争流实在是坐不住了,说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在身,不能逗留,又怕陆佳说下去没了分寸,就看着她说:“听祖母说表妹病了不便出院子门,大姐,你就不要再多管她的事了。”

陆佳觉得莫名。

她就是关心几句,怎么就是多管闲事了?

弟弟为什么要针对她?

夏老夫人也皱了皱眉,一个表亲而已,陆家怎么这般在意?还搅得当家主母脸面上过不去。实在不该。

离了卫氏的院子,陆争流直接去了葛宝儿住的偏院。

他脸色冷冰冰的,十分吓人。

“庆哥儿在不在里面?”

看门的婆子们,吓得腿软,哆哆嗦嗦地说:“回世子,少爷在、在里面。”

陆争流脸色更难看了:“你们怎么做事的?”

婆子生怕他一脚就踹过来了,紧张地说:“世子,庆少爷自己要、要来……老奴们拦不住。”

“拦不住也没有长嘴吗?!不知道回禀我和严妈妈?”

婆子说:“庆少爷说一会儿就出来,奴婢们见他半天不出来,正要去回禀夫人的……”

告诉蔺云婉?

真是嫌他麻烦不够多!

陆争流拧眉道:“滚开。”

婆子不敢拦,只能小声说:“世子,这、这毕竟是女眷住的院子。”

还是让他进去了。

陆争流脸色黑沉沉地进去,却看到很静好的一幅画面。

庆哥儿在窗台下练字,葛宝儿也拿着笔跟着一起写。

母子两个,十分幸福的样子。

“父亲?”

庆哥儿放了笔,起来请安:“您怎么来了?来看我和……表姑吗?”他是不能公然叫葛宝儿“娘”的。



“卓少爷又吐了!”

戏台子下,陆佳的儿子卓哥儿刚吃了几颗花生,喝了一盅奶,上吐下泻,脸色都变了。

他来京城几天,因为水土不服,一直病恹恹的,今天刚好一些,这会儿又犯了病。

陆佳连忙过来呵斥儿子的乳母:“你怎么照顾孩子的!怎么能让他喝奶?”

乳母抱着哥儿,战战兢兢:“大夫人,奶是丫头送上来的,我一错眼没看到,少爷就喝了。”

“谁让丫鬟放的奶!”

陆佳气不过,瞪了周围的陆家丫头一眼。

大家都不敢说话,这奶是每个人桌上都有的,又没有人知道卓哥儿不能喝奶,自己的乳母不看紧孩子,还怪到别人府里的丫头来了,真是稀奇。

蔺云婉走过来,说:“先把孩子送到房里去,请了大夫来看看。多耽搁一刻,哥儿就难受一刻。”又吩咐萍叶:“让丫头过来把地上收拾了。”

“是。”

萍叶索性亲自去收拾。

陆家妈妈过来帮忙抱卓哥儿,夏老夫人和陆佳说:“只是吐奶,不大要紧,你安心坐下看戏。”其实她心里也是疼孙子的,但毕竟是乳母失职,也不好为此闹起来。

陆老夫人也说:“陆家胡同外面就有大夫坐堂,很快就来了。”

陆佳心疼儿子,只好让人赶紧抱了儿子去厢房,派了心腹跟过去。

她依旧要留在这里伺候婆婆,应酬妯娌、娘家人。

眼看着众人又在看戏了,陆佳在蔺云婉耳边心有不甘地低声说:“你没养过自己的孩子,当然有许多事不知道,所以这次我不和你计较。”

说的像是她很大方似的。

蔺云婉淡淡一笑:“姑奶奶养的孩子多,自然什么都知道。”她庶子庶女不知有多少个。

“你!”

戏子声音嘹亮,把两人说话声遮掩了过去。

蔺云婉脸色十分平静,根本不管陆佳是不是在瞪自己。

她走到陆老夫人身边坐下,继续听戏。

算着时辰,陆长弓也该见完了厉七老爷,陆争流应该要带着厉七老爷去蔺家了吧。

“不知道母亲的眼睛,还能不能治。”

蔺云婉心不在焉,低声地和桃叶说话。

桃叶俯身道:“兴许能的,不都说厉七老爷厉害吗。”

夸赞厉七老爷的话,是陆佳说的,她难免会夸大自己夫家的人。

蔺云婉不敢全信。

正说着,袁妈妈从发二门上来了,匆匆忙忙走到蔺云婉身边,行了礼,小声说:“夫人!世子不见了。前院管事一直让人到后院来找,找了两遍都找不到。”

“不见了?”

蔺云婉觉得荒唐,什么叫不见了!

她皱着眉说:“先别管世子,让前院管事直接带厉七老爷去蔺家。”

袁妈妈脸色复杂地说:“夫人,来不及了。厉七老爷已经等不及,先走了。”

蔺云婉脸一沉。

桃叶在旁边都听傻了,怎么回事!世子是怎么办事的!怎么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陆佳看到这边有情况,正好戏台上刚唱完一出,静了一会儿。

她高声问道:“弟妹,出了什么错漏?你脸色怎么这样了?”

众人都看了过来。

陆老夫人和夏老夫人一起回头,包括卫氏都放下了手里的瓜子,看着蔺云婉和袁妈妈,关心道:“怎么回事?”

蔺云婉是不想说什么了。

陆老夫人心里本来就不安,便问袁妈妈:“怎么了?”

袁妈妈有些为难,这种事不好在亲戚们面前说啊!

陆佳呵斥道:“老夫人问你话,还不说!我看你是当差当得猪油蒙了心!分不清究竟谁是主子了!”

她一个外嫁媳妇,原不该在娘家这样。

不过蔺云婉脸色难看,显然出了大事,莫说陆佳了,夏老夫人都是好奇的。

陆老夫人放了茶盏,站起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支支吾吾的?”

她看看袁妈妈,又看看蔺云婉,觉得以蔺云婉的能力,操办这种小宴席根本不在话下。

能有什么错漏?

袁妈妈忐忑地说:“不是宴席有什么错漏,是、是世子不见了。”

“不见了?”

陆老夫人一脸茫然,这么大的人还能不见了?

“世子不知去了哪里。厉七老爷等半天不见世子,已经……”袁妈妈越说声音越低:“已经先走了……”

陆老夫人和卫氏脸色顿时黑了。

陆争流是分不清轻重吗?这个时候,有什么事比他岳母的眼疾还重要?

众人默然,难怪蔺云婉脸色不好,早就听说世子陆争流冷落嫡妻,还以为只是传闻……

陆老夫人连忙为陆争流找补,催着袁妈妈:“人肯定刚走不久,还不去把厉七老爷追回来!”

“别追了。”

夏老夫人无可奈何地站出来说:“老夫人,我这个弟弟倔牛一样,说要走就不会再回头了。而且……我弟弟这回要看诊的病人,耽搁不得。今天就算了吧。”

蔺云婉忍着怒气,恭恭敬敬地问:“老夫人,不知舅父近日还有没有空再走一趟?”

她说:“若是有空,我写信让我亲弟弟去接舅父过府。”

夏老夫人和颜悦色地说:“我再派人去和他说说,一个两个时辰功夫,总还是挤得出来的。不过你母亲可得等几天了。”

“到时候我让他直接跟着你弟弟去蔺家,就……不必来陆家再去你娘家那么麻烦了。”

“多谢老夫人。”

蔺云婉十分的真诚。

陆老夫人和卫氏站在那里,面子实在挂不住。当年陆家是怎么保住爵位的,陆家就对待蔺氏女儿?

陆佳心虚地过来安慰陆老夫人:“祖母,您坐下看戏吧。”

陆老夫人坐下了,却推开了她的手。

连卫氏那么粗心的人,都白了陆佳一眼。

都怪她多嘴!

台上的戏又唱到激烈处,蔺云婉的脸色却平淡如水,陆争流应该要在葛宝儿那儿吧。

“了不得!大少爷和二少爷打起来了!”

婆子吓得大惊失色,从外面跑进院子,连滚带爬地进来大声喊着:“老夫人,太太,奶奶,大少爷和二少爷打得见血了!”

今天这台戏是没法看了。

陆老夫人直接让唱戏的都停下了,问那婆子:“把人分开了没有!二少爷伤着哪里了?谁准长弓和庆哥儿动手的?!”

这心眼偏的!

蔺云婉走过去问婆子:“他们是在哪里打起来?”

婆子往身后指了指,就在抄手游廊外面呢,打得不可开交。

小说《重生后,侯门夫人假死嫁权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